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王喻】表白

王喻合志《sweet》的稿子,从开始写的时候就一直在盘算拿稿子混更的事情(……你快够了),但是真的被通知稿子解禁了之后就越看越不好意思发……


00

收到喻文州微信的时候,黄少天刚结束实习,挤着B市下午六点晚高峰的地铁,昏昏沉沉地往学校晃。

“我后天下午到。”对方这样说。

在五道口下了车,黄少天呼吸着并不很新鲜的空气缓解了连闷两个小时的晕车,小跑着去给室友们排枣糕,他来得晚了,看着眼前长长一串的队伍,掏出手机开始啪嗒啪嗒打字。

“大眼!文州来B市了,你知道不?你最近忙啥啊,好久不见你了,约起来呗,把小周也叫上好了,你啥时候有空啊?他后天下午到,有空不有空不?”

王杰希大概是在忙着什么别的事,半天不回,黄少天没耐性只盯着一个对话框,切出去和室友聊游戏,好半天才看到左上角冒出一个“1”。

王杰希就回了个这:“?”

 

01

他们几个是高中老同学,而时间的齿轮一转眼已经卡到大学即将毕业的夏天。

喻文州那一年高考失利,留在了珠三角,巧的是当初玩得好的一帮兄弟却阴差阳错、或好或坏地,都考在了B市。今年喻文州被保研到中科院,来了首都,迟到的重聚怎么说也为当初的失之交臂挽回了一点遗憾——只是这回毕业又是新一轮的各奔东西,黄少天刚签了三方,两个月后毕业就打算回G市工作;周泽楷要出国;只有王杰希,他原本就是B市人,当年高中只是因为父亲做生意到G市,才因此借读了三年,认识了这帮兄弟,现在他考回来了,留在家乡也是理所当然的。

理论上讲,这几个人中喻文州和黄少天是最熟的,两个人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实打实的竹马,除了初中分在了同校的不同班级,其余还全是同班的那种情谊。两人的家也住得近,同一个小区五分钟的脚程,天天一起骑车上学,大学后每年寒暑假也常相聚,打个球、吃个饭什么的。这四年见得最少的是王杰希,准确来讲一次也没有,他回了B市后就不再来G市了,或许是他对这个生活了三年的城市并没有太大的感情。他在高中时人缘不错,可之后几次的同学聚会却每每都缺席。

因此喻文州来B市,最先联系黄少天也无可厚非。

 

几人约在了距离几所学校路途折中的火锅店里,喻文州和黄少天先到,周泽楷和王杰希前后脚。除去喻文州,其他几个都在B市念大学的,实际上联系也不多,同一条路上的几所学校,明明距离不远,可是大家都有了新的生活,还是更多地和新的朋友玩。好在还没出校园的男生,比起高中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男人间的友谊更是奇妙,三秋不见如隔一日,许久没联系了也不觉得很陌生,更何况有黄少天这个话唠在,刚坐下来气氛就显得热烈极了,比起多年前几人聚在高中门口的小面馆里热火朝天地聊天吹水的情景,似乎也差不了多少。

周泽楷默默地拿记号笔勾菜单,黄少天伸长脖子看过去:“多来点肉啊!肥牛羊组合来两份?”

“老王不吃羊肉。”这话接得太熟太快。

王杰希愣了一下,抬头看了眼喻文州,却见对方正冲着周泽楷那头(的菜单)叮嘱,脸上带着笑意,目光没分给他一寸。

“哦是哦,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有这印象了,文州你记性真好,咱们都多久没一起吃火锅了啊你还记得?我真的是小瞧你了,你简直……”黄少天感慨起来没完没了。

周泽楷点完了菜,推给王杰希看有什么遗漏和忌口。王杰希接过来草草扫了几眼,表示都可以。他保持着和周泽楷一样的谜之沉默好一会儿,直到锅底上来,才抽了筷子戳爆面前消毒碗碟的塑料包装。声音有点响,喻文州这回看了他一眼,两人目光相接时冲他露出了一个温和又礼貌的微笑。

又等了一会儿,王杰希终于在黄少天的滔滔不绝中插了个空,问了喻文州一句:“你现在怎么样?”

“挺好的。”喻文州回答。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四个人一起还是有很多话可聊的,黄少天主讲,其他人补充说明加点头回应。几人从高中的班主任说到实习时的老板,从科比的最后一场比赛聊到RNG战胜SKT,期间还夹杂各种对高中那段牛逼哄哄的光辉岁月的真情追忆。

快吃完的时候王杰希犹豫了一下,问喻文州:“交换一下微信?”

此言一出竟满座寂静。

黄少天闭口不说上次打排位遇到傻X的事情了,只顾着大惊失色,夸张地挤了个奇怪的表情:“我靠,你俩真有什么事么?连微信都没加?”

周泽楷也愕然了,抬起温顺的眼睛看着他俩。

喻文州冲王杰希点了点头,把手机推过去,点开二维码让他加好友。王杰希扫完了号,看到他头像上那张高中毕业时的四人合影,干脆地回答了黄少天的问题:“没什么,就是毕业后没什么机会联系。”

那些年微信还没出现,联系大多是短信和QQ,还有风靡一时的校内网。微信是大学后的这几年才逐渐成为大家日常联系的首选工具的。

周泽楷笑了一下,不再说别的,黄少天左看看右看看,又扯出了一个新的话头。

 

03

吃完饭已经有些晚了,第二天大家各自还有正事,便都没有了续摊的兴致,约了下次有机会再聚,就先散了。喻文州问师兄借来的自行车之前恰好停在了王杰希他们学校门口,路途距离火锅店很短,两人便边聊着边步行过去。

“你没怎么变。”

夜晚的B市凉凉的,这条路很窄很小,只有两个人走,安静得能听到树叶沙沙晃动的声响。王杰希脚下踩到一块石子,硌了他一下。喻文州其实比他健谈,但是今天对他的话却很少,王杰希先打开话匣,侧过头,却看到身边的人只是笑。

喻文州还是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好像过去几年的失联对他来说毫无波澜。这让人莫名产生一种不公平的心情。

“你真没想和我联系了么?”王杰希把手插进裤兜里,陡然停下了步子。

“如果没想联系,我不会特意考过来吧。”喻文州已经走到了前面,他回过头来,慢慢地说。

他的眼睛里仿佛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又或许什么也没有,只是王杰希的错觉。

照理说这样的重逢应该是要有些事情发生的。黄少天和周泽楷惊讶他们竟然没有互加微信,十分合情合理。或许理论上来说,和喻文州情同手足的应该是黄少天,但在高中时代真正和他情坚金石、终始不改的,却是王杰希。他们曾经有一阵子不对盘,可后来不知怎么的,一起打了场游戏就突然成了相逢恨晚的知音,去哪儿都在一起,比亲兄弟还亲。这种感情怎么想也不会说没就没了。

 

“大一的时候,我给你发过短信,但你没回。”王杰希低下头,又跟了上去,这下他显得放松了许多,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边不知看着些什么,边像是不经意地和喻文州说话。

“呃?”这下却轮到喻文州怔忪片刻,“大一……?”

“后来我还给你打了电话,才发现你已经换了号码。”

王杰希想,有些问题如果再不问,可能就真的迟了。

 

喻文州原本是不信什么星座的,大一的某天他在学校门口的公交站丢了手机,舍友神神叨叨地说最近水星逆行,水瓶座受到剧烈影响……絮絮叨叨的跟神棍似的。喻文州没有在意,回头挂失了手机卡,打算第二天去买新的手机,结果当天晚上忽然觉得脖子后面痒痒的起了红点,还发了低烧,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去校医院一看,和蔼的医生大妈温言说,同学,水痘。

虽然喻文州仍然不相信星座,但是水痘还是这样来如山倒。几个舍友小时候都没得过,他一个人搬去了学校辟的隔离室,每天由小时候得过水痘的同学轮流给他带饭,弄得他也特别不好意思。他病得不严重,只是偶尔起热度,有点晕,身上有些痒;但是那几天他都没法上课,只能自己一个人呆在隔离室里看看书、上上网,连个讲话的人都没有,太孤单,不能说不难熬。手机他没空去买,就用QQ告诉了父母朋友自己的情况,让他们有事网上联系。他拣着平时联系多的人说了下,列表点到王杰希的时候,光标却陡然顿住了,他握着鼠标的手上下摩挲了一下,还是叹了口气。

他俩高考完的那个暑假吵了一架后,再没联系过。大学已经过去了快半年,连新鲜感都已经殆尽,他却连一条王杰希的问候都没收到过——当然他也没有主动联系过对方,仿佛谁都畏惧去开一个头——又或者对方不是畏惧,只是不想。

照理说男生之间的矛盾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既没杀父之仇,又没夺妻之恨,谁也不是小心眼的人,再不济打一架,什么事儿不能解决?可他们偏偏不是那样的矛盾。

尴尬。喻文州觉得他们之间更多的是尴尬吧。

这问题就大了。

 

人在孤独的时候总是容易想得很多,隔离的第四天夜里下了场暴雨,喻文州窝在被子里看电影,他把亮度调得很低,却把耳机的声音开得很大。

没有意识到对方语言不通的长发男孩终于无措地说,我知道这或许有些蠢,但是,你相信灵魂伴侣吗?[1]

爱上一个人大概没有什么道理,也未必要言语才能说明。

镜头切到因为听不懂法语而一直沉默的男孩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感情,扔下了蓝色的外套,拔足在街上狂奔时,外头的雨突然下大了,噼里啪啦地打在窗户上。

 

要喻文州说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王杰希的,他也真的说不好。还能从记忆里分辨的最初印象,只是某一次打完篮球回教室,他回过头去和王杰希交谈,对方原本挂在发梢上的汗珠在那瞬间不偏不倚啪嗒掉进了眼睛里,王杰希眯起了一只眼睛,水珠打湿了他其实并不长也不浓密的睫毛,而阳光正打在他的脸上。喻文州愣了一秒,突然觉得对方搭在自己小臂上的手掌,皮肤的温度有些烫得过分。

这种怪异的念头一旦开始就无法遏制,横行无法地迅速在他的身体里扩散。他最初迟疑地回避,可是王杰希是那么坦然又直接的人,他逃无可逃,避无可避,因为他甚至无法坦率地说出一个原因。

而这个在隔离室度过的孤单晚上,喻文州终于想,算了,就同过去告个别吧。

 

一个周后喻文州的水痘全消了,终于回到了人群中。他没再补以前的号码,换了一张新的电话卡,语气客套地给包括王杰希在内的所有普通同学和朋友们群发了一条“换号码、望惠存”的提醒短信,理所应当地没有得到什么期待中的回音。

 

04

“我开始一直没换号码,担心你万一哪天想给我打电话,却打不通。”王杰希说。

他没说后半截。和喻文州“决裂”后的日子并不愉快,他有时甚至翻来覆去地想对方说的那些话和这三年来两人的相处,越想越心绪难平,终于在某天部里聚餐喝多后鼓足了勇气,拨了曾经的号码。这时他才发现,对方的号码已经打不通了。

他猛然惊醒,一直念念不忘、惴惴不安的只有他自己而已。如果有心联系,有千百种方式,电话不过是其中之一。第二天,王杰希就去换了新的本地手机号,便宜,方便,套餐有优惠。

他不知道的是,喻文州就在那之前几天丢了手机,还特别倒霉地得了场莫名其妙的水痘。

他要是早知道,或许会早点感慨,这特么才是真缘分啊。

 

很快两人就到了目的地。

“文州。”

这句称呼让喻文州的手一僵,钥匙打在前杠上清脆的一声响。他仍弯着腰,等待着对方的下文,却迟迟也没有听到。周围太安静了,喻文州简直怀疑方才语气温柔地唤出旧日称呼的人已经先行离开了。

他终于抬起头,发现王杰希还在。对方已经站直了身子,正望着自己的方向。

喻文州突然明白了什么,便顺着这层意思往下说:“这么多年了,如果可以的话,你能当那些都过去了吗?”

他用半开玩笑的试探语气,尽量轻松地问。

“什么?你指什么,”王杰希的表情却竟然变得严肃起来,他突然走近了两步,语气认真地说,“什么过去了?”

一字一句的咬字特别清楚,好像是认认真真地想要刨根究底。

喻文州打了个愣,回想自己是不是会错了意。他以为这一路上王杰希的友好和对过去的回避,都表示他已经放下了对那件事的尴尬,想要重新回到高中时的朋友关系。喻文州不介意和王杰希做朋友,老实说,总比老死不相往来要好。

然而看起来王杰希并不是这个意思。

喻文州挺聪明的,特别会洞察别人的心思,他很细心,也很体贴,黄少天还开玩笑地说过文州这样好可怕啊。但喻文州觉得王杰希是真的有点难懂,从高中开始就如此,就算他总是直来直去、开门见山,并看不出什么百转千回的花花肠子,却还是让人感觉猜不透。以前喻文州确实对这样的他感到好奇,特别想弄明白,哪怕是一起打场游戏,他也会下意识地去分析王杰希的意图。

但他现在有点不想了。

 

05

喜欢这种心情如果一直被束之高阁,倒也能相安无事,喻文州想,他们的友情应该还算坚固,倘若保持下去,只要没什么大风大浪、两地相隔的话,或许到了七老八十还能相约喝个早茶下盘棋。这样就挺好的。

喻文州并非不能忍耐,在他看来,这场暗恋才刚刚开始,他甚至没有想过未来要怎么办。只是这个秘密被揭开得太早,自欺欺人只好比做无用功——

王杰希在喻文州的草稿本上看到了满页自己的名字,排列错乱,看来写得心不在焉,笔迹清秀飘逸,唯独笔锋锐利逼人,杀入纸中。

这太怪异了,尤其是你最好的兄弟这样做,显得太深情款款又叫人无言以对。他回想了三年间的种种,他们确实很亲密,之前出去参加竞赛还睡过一张大床,可是一切都很正常。他想不出什么结果,干脆给了自己喻文州太无聊了的结论。最后喻文州却走过来,推翻了他好不容易说服自己的说辞,给了定音。

他说,对,我喜欢你。

他的语气很平静,只有尾音轻微的颤抖,几不可闻。他说完还淡淡地笑了一下,仿佛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他的眼神太认真,这一点都不像是一个玩笑。

王杰希震惊了,一瞬间还有点愤怒,第一反应竟是“你为什么要承认?”,接着才开始想,他是真心拒绝的。他甚至觉得喻文州可能是高考压力太大了,需要心理疏导。他没有恶意,甚至处处以喻文州为出发点着想,可最后两人依然不欢而散。

那是刚高考完不多久的暑假,他们各自打游戏,各自出去嗨到凌晨,几次喝醉了回家闷头大睡,过得快活却也浑浑噩噩。直到分数出来,王杰希拿着填报志愿的书去敲喻文州家的门。

 

“我已经决定了。”喻文州说。

王杰希忽然觉得特别生气,说话都硬邦邦的:“你说过你想报B市的学校。”

王杰希高考前一段时间回了B市,志愿学校早已经填报好,现在分数出来了,应当是稳妥的,没什么可虚的。但喻文州考得确实有点砸,名次比起模拟考不知跌落了多少。好在也没有到不可救药的地步,B市仍有许多不错的学校可以填,选择面依然很广。

王杰希之所以能理直气壮地生气,是因为高二的时候,他们一起去B市参加过物理竞赛的夏令营,那个时候喻文州说过喜欢B市,他们也约定好要一起考B市的大学。王杰希认为他们都不是随便说说的,现在喻文州却言而无信。

就因为这他妈狗屁的错觉一般的“喜欢”,就不能跟他一道了?

他到底在想什么?

王杰希觉得喻文州大概是真的魔怔了。

 

“我填的学校,也不委屈我的分数吧。”喻文州蜷起食指敲了敲屏幕上他填报的学校的名字,笑了笑。的确,他的选择也不像是意气用事。

他还说,对不起,我食言了。

 

王杰希心里也知道,他没有资格要求喻文州什么,尤其是他没有、且不打算给对方任何回应。他回B市是回自己家,又凭什么要喻文州和他一起呢?以什么名义?喻文州也想留在离家近的学校读书,合情合理,没有什么不可以。况且他填的学校是他深思熟虑过的选择,高考志愿填报这么重要,当年一句玩笑话般的承诺又有多少分量,有什么资格去左右别人的人的选择呢?

只是那时候的世界太小,一点无聊的事情都惊天动地,他甚至没有意识到他的愤怒和不甘心来源于什么。他本来不该为这种小事生气至此,只是再回想起这阵子与喻文州之间不明不白的关系,两次不欢而散后,王杰希竟然也困惑起该如何相处这件事。

装模作样地维持常态,其实并不能解决问题。

 

06

老同学B市聚会后的第一个周末,喻文州第一次收到王杰希的微信。

“看电影么?晚上八点王府井,多了张票。”

喻文州没觉得王杰希是个爱看电影的人。

 

两人坐着公交一路晃悠,特11路上了二层,刚好有两个并排的空位,两人坐过去,喻文州从口袋里掏出整齐码好的耳机线,他把线拉开,发觉王杰希正看着他,那神情让他瞬间像是回到了高中时代,恍恍惚惚递了一只耳机给对方,王杰希也自然地收下塞进了耳朵里。

到了目的地,王杰希去取票,喻文州去买爆米花,等王杰希取完票回来找他,喻文州排队还没排上,买的时候喻文州想买两桶,王杰希说,一桶就行了,我不怎么吃。

检完票进场,两人刚一踏入黑暗的时候,喻文州听到王杰希问:“你这次考来,是来兑现承诺的么?”

他的声音好轻,又很低。喻文州忽然想起四五年前那个夏天,他接过王杰希递来的北冰洋,边翻物理卷子边说,B市挺好的,以后我也考这里吧。

王杰希说,当然好,大学四年咱们还能一块儿玩儿。

多年后,黑暗的放映厅里,喻文州想起这个仍被两人记得的承诺,背僵了一下,继而点了点头。

 

王杰希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挑了一部口碑一般的爱情片,剧情一般,但是感情丰富渲染到位,仍有特别催人泪下的桥段。

男女主角互诉衷肠,解开了多年的误会,可岁月更迭,早人事已非。

喻文州低头抓了粒爆米花,恍然听见王杰希又问:“文州,你以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什么?”喻文州一时没反应过来,偏过头去看他。

“你说你喜欢我。”王杰希耿直地问了出来。“还算数吗?”

喻文州这次真愣住了,他把那粒爆米花又放回了纸筒里,然后开始无意识地走神——前面一位姑娘被感动得哭了,喻文州隔着两排居然能听见她抽泣和吸鼻子的声音。

所谓当局者迷,两个人说着相同的语言,也有难以沟通的情况。就像那个过去了很多年的夏天,王杰希说,你魔怔了吧,让他认认真真的喜欢如坠冰窟。

“那天吃火锅,你说不要点羊肉,我就突然想明白了。要魔怔,也是一起魔怔了。”王杰希低声说,“是我一直不敢承认,喻文州,我喜欢你。对不起,迟了这么多年,我却没有主动去找你说。我就问你一句,你的喜欢,还算数么?”

这一次,喻文州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不安、紧张和期待。

他这才发现,自己一直不敢承认的那种隐隐约约的期待,是可以期待的。他一直不敢多想的对方的暗示,也不是他的自作多情。

他突然轻松地想:原来王杰希也不难懂。

“算数的。”

于是他笑了,这样说。

 

FIN.

 

 


[1] 电影《巴黎,我爱你》中桥段。


2016-11-17 /  标签 : 王喻 184 9  
评论(9)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