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王喻】北京下了一整夜雨 11

先说大家关心的事情吧~《食野之苹》的余本还在清点中,本子因为瑕疵退换的关系好像有点不够,印厂去重印了一部分,所以拖久了,大概还要等几天,不好意思><

-----

11

王杰希站在洗手台前吹头发,嗡嗡的气流声隐约盖住了喻文州的声音,简单的几句话断断续续的,不过他还是听明白了。喻文州说话时的广东口音并不重,一字一句挺标准,他说自己明天要回趟广州——虽然这件事在几个小时以前,王杰希已经自己发现了。

王杰希暂时关了吹风机的开关,用手胡乱抓了一下被吹乱的额发,“嗯”了一声,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家里有点急事,才临时订了票。”喻文州手里握着一杯热牛奶,向王杰希那边递了递,对方摇摇头。

“怎么了?”王杰希的手摸到吹风机的开关,接着问。

“奶奶病了,我得回去看看。”

王杰希皱了皱眉:“怎么了?严重么?”

喻文州便又如实报了病的名字,语气挺轻松的,没什么波澜,应该是现在情况还行。王杰希又问:“我不问你也不说?”

“所以你这不是问了吗?”喻文州笑了笑。

他的手指点在洗手间的瓷砖墙壁上,原本氤氲的水汽化成几滴细密的水珠,沿着他的指缘徐徐淌下来。空气里还残留着沐浴露和洗发精的清香,整个房间都带着沐浴后湿润又让人惬意的温暖。

王杰希有点生硬地问:“你不想我跟过去,所以不打算早告诉我?”

喻文州没有惊讶,他低头很浅地抿了抿嘴,把牛奶搁到洗手台上,说:“现在回家挺多事情没处理完,一地鸡毛,说实话我自己都有些焦头烂额……等时机成熟些,我们再一起回去吧,我爸妈这段时间也不在家,下次正式带你回去见他们?”

喻文州还是挺诚恳的,说完还问询性地偏了偏头。

王杰希沉默了一下,片刻才说:“我跟你回去,会给你添麻烦?”他顿了顿,又说,“那我可以不去。”

他说这话时语气平和,不是赌气,虽然这氛围实在算不上很融洽。

“我不是这个意思,”喻文州有点无奈,“既然带你去见家人了,至少要让他们明白你是我的什么人是不是?何必要不清不楚的,委屈你。”

喻文州喜欢男人这件事他父母是知道的,这是好多年前的事了,那会儿他高中才刚毕业,和现在相比有一点过分又冲动的勇敢。当时造成的轩然大波,回头看也就那么回事,二老相比他预想的要开明一些,说不难熬是假的,但事情闹得不大,后来也就这么过去了,时间一长,父母的态度也从默许变成了真正的接受。关于王杰希,喻文州也跟家里说过一点,基本情况二老都知道,那边早就让他带人回去瞧瞧了,只是双方工作都忙,所以才总拖着没落实。因此要带王杰希正式见家长,这话是真的,不是什么轻描淡写的敷衍或推诿,本来一切是顺理成章的,并不难办。

难只难在这事儿他奶奶不知道,老人家年纪大了,思想传统,喻文州读了这么多年书总算毕业,可搪塞的理由又少了一个,老人总盼着孙子能早日成家稳定下来,有个宝宝,孩子是男是女倒也真无所谓,但总得有这么个牵挂,好像只有这样以后的人生才能更安稳好过。别说出柜了,这次回去碰上老人精神好,免不了又要被念一番那些个老生常谈,王杰希要是在场,心里恐怕难免要尴尬或多想。

说,总是要说的,但是也得等老人的身体好起来才行,眼下这个状况,恐怕反驳都不成,只能顺着她的意思先应付过去。

王杰希说:“我不介意,你可以说我是出差路过的朋友,顺道来看看,怎么都行。”

喻文州说:“可是我介意。”

王杰希愣了两秒,不说话了。

喻文州低头看了眼手机,又“咔哒”一声锁了屏:“你这阵子太辛苦了,好不容易有个假期,总该休息一下吧,老实说你昨晚睡了几个小时?”

 “喻文州,我有时候真的不明白你,也不知道什么才是你的重点。” 王杰希头发也不吹了,拔了插头把吹风机收进抽屉里,“你想得太多了。”

 

这家才住进来没多久,被窝都没被暖过一天,喻文州就拖着包收拾行李了,王杰希都有点搞不清是他太不解人意还是喻文州太固执,又或许是他开始变得计较,才总是节节败退,总之这种感觉挺糟糕。

 

“如果有什么情况的话你要及时告诉我。”见喻文州点了头,王杰希又说,“伤还没好吧,一个人能行吗?”

“没事,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你放心。”喻文州笑了笑。

“有什么需要的也记得跟我说,条件允许的话可以把老人接到北京来,我们照顾起来方便。你假也没剩多少了吧?”王杰希帮喻文州把衣服叠好,递过去。

“嗯,好,你别担心。”

“文州……这么说吧,我希望我们至少是可以互相依赖、甚至索取的关系,而不是互相不添麻烦的关系,即便后者或许反而让你更轻松。”王杰希站起来,耸了耸肩。

喻文州怔忪了片刻,然后才点头。王杰希拍拍他的肩膀:“我不等你,先睡了,你差不多了也早点来睡吧,明天我送你去机场。”

他这时候才显现出真的很疲惫的样子,一整天不睡觉是很难受的事,也不知道之前的精神劲儿打哪儿来的。

“王杰希。”喻文州叫了他一声。王杰希应了声,喻文州笑了笑,把原本想说的“谢谢”咽进喉咙里,给了对方一个结实的拥抱。

 

等王杰希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12点了,这一觉睡了十几个小时,简直昏天黑地,跟上大学那会儿通宵打过游戏后的下午似的。窗帘拉得严实,但还是挡不住外头正午明亮的阳光。他翻了个身猛地坐起来,抓起闹钟看到提醒已经被关掉了,便有点迷迷糊糊地开始回想,是不是因为太累,所以一个顺手就给关了,结果自己也忘了。

他又伸头望了望地板,睡前在床头放着的行李已经不见了,王杰希揉了揉太阳穴,想,算了,那家伙应该能照顾好自己。

这时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王杰希一愣,门咔哒开了,喻文州双手插在家居裤的口袋里,微微歪了头笑着说:“醒了?”

王杰希呆了呆。

“好饿,本来想等你起来做饭,但是看你好像还没睡饱?”喻文州还在那笑,“那我点外卖了?”

喻文州是真不会做饭,一窍不通的软肋。

 

王杰希也笑了,“嗯”了一声缩回被子里,然后才问:“怎么没走?”

“等你一起呗,”喻文州的声音在卧室外飘远,“快点起床啊你~”

 

前一天晚上喻文州睡得迟,行李收拾得差不多后,他收到黄少天的微信,说他奶奶情况挺稳定的,让他别着急。过会儿那边又问,这次老王来吗?

喻文州又抬头望望床上那家伙,打了行“他不来”,想想又删了。他忽然发觉王杰希说得没错,自己就是真的思虑太多。他不想委屈了王杰希,但是王杰希原本就是一个直来直去的人,他说不介意就是真的不介意,不需要为他绕那些弯弯曲曲的花花肠子。他是真心实意地想在这种时刻陪在自己身边,简单直接到没任何可拒绝的理由。

 

外卖到的时候王杰希恰好洗漱完,循着香味到了客厅,看到喻文州坐在沙发上边拆筷子边看电视。

“你说你是什么?”

“我作,都是我作,行了吗?”喻文州还是笑,又默默嘀咕声,“还想听这个……”

王杰希笑出声,挨着对方坐下来:“我可什么都没说啊。”


TBC

我终于更新这篇文了,其实早就写完了,但我一直不敢更,因为这章写得太奇怪了,ooc到极致?我改了一个多月了还是没改好,所以想干脆发出来,有什么意见我再改吧!

最后让喻文州亲自说出了这一章的主旨……(。)


评论(2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