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王喻】绵绵 end

给花太的王喻本《杳杳》的G,宣: 大陆通贩地址:

花太说可以混更我就来了2333原文超级好看!给喜欢的老师写G诚惶诚恐……原文非常棒我却写得十分乡村文学(不要亵渎乡村文学好吗),感激花开老师不嫌弃,希望不要因为我写得太矬拉低本子质量……【现在说有什么用

——————————

一、食物

夏季的傍晚只要天一擦黑,B市的大排档便几乎随处可见,王杰希家楼下就有一处,生意特别好,远远的从对街过来,刚下天桥便可见此处人声鼎沸,香味扑鼻,热闹非凡。结束了一天工作的人们坐在桌边碰着扎啤撸着串儿,天南海北地聊天吹水。

这里的摊子几家连在一起,路口是烧烤店,隔壁是涮串儿。老实说烤串儿其实哪里的都大同小异,洒上孜然和辣椒粉就几乎分不出区别,顶多这家的肉质新鲜些,那家的蔬菜天然些。但是涮串儿可就大不一样了,各家有各家的风味,配的汤水都是自家的秘方,熬出来的味道换哪家都吃不上一模一样的。

王杰希带喻文州到这片儿来也就是为了领他吃这里的涮串儿。毫不夸张地说,这一片大排档的招牌都是从这家的名气开始做起来的,老夫妻俩从开始推小车摆摊子到如今盘下这个小店面已经好多年了,这家的涮串儿入味、好吃是有口皆碑的,选的料只有辣味没有清汤,秘制的辣子能辣得人口鼻通畅却回味无穷,吃过的就没有忘得了的,回头客数不胜数。王杰希就是这里的回头客,以前他家不住这片儿,但是这里离俱乐部近,他自己就经常过来吃。当然,他并没有让任何人发现他的这个爱好。

“你能吃辣么?”王杰希把套着食品袋的橙色塑料盘递给喻文州。

“还行吧。”

这是第五赛季结束后的夏休期,微草刚从百花手里夺下第一个联盟总冠军,魔术师被各路媒体一路追捧推上了新的神坛。这个夏天是属于微草的,尤其是在主场B市,年轻的学生群体间经常可见有人兴致勃勃地讨论着荣耀、微草和魔术师,话语间皆是骄傲的溢美之词。

那个时候王杰希和喻文州刚在一起半年,一切看起来都美好而让人充满期待。他们是冬天在一起的,年假结束后便是忙碌的季后赛,两人的交流十分有限——因为忙,也因为自觉的避嫌。但是比赛结束后,蓝雨队长喻文州便借着终于到来的长假北上去了B市一趟。

二十岁的年纪说到底还不算真正的大人,王杰希刚从家里搬出来自己单独住的时间没多长,只是他十几岁开始就住在青训营,家人也一直比较豁达,没觉得有什么不放心的,由着他单独掌握自己公寓的钥匙。喻文州和他两个人在家打了一天荣耀,天色晚下来后懒得自己准备食物,喻文州划着手机想点外卖,正切换定位呢,王杰希却起身把钥匙往兜里一揣,说,走,带你撸串儿去。

 

两个人在一起才刚半年时间,老实说双方对于对方的喜好都还真没有完全摸清,喻文州又是一个擅长琢磨别人而不愿暴露自己的人,王杰希对此便更无从得知了,他也从来没有在这方面表现出什么求知欲过,总之日子很长,慢慢就会越来越懂彼此喜欢什么。

但是此刻这种不了解直观地反映在了喻文州扭曲的脸上。秘制辣椒汤涮出的串儿后劲十足,才两颗威力最小的鱼丸就辣得喻文州眼角出泪,直感觉嗓子眼里冒火,越咳嗽反而越呛人,像是从天灵盖上浇下来的辣椒水,让人整个脑袋都麻了。王杰希忙拧了瓶冰红茶递给他:“还好吗?”

王杰希一早也想到G市人不怎么吃辣食,喻文州说的“还行吧”和普遍意义上的“还行吧”可能不是一个概念,便特意让老板拿热水略微涮了一次(不能涮得太彻底,不然就没味道了),应该不算太辣,没想到的是对方还是这么快就趴了:“你其实完全不能吃辣吧?”

“不想扫你的兴嘛。”喻文州笑了笑,抿起的嘴巴通通红,过了两秒又开始咳嗽。

王杰希起身,从旁边摊子端来十几串刚洒了孜然还没放辣椒的羊肉串,搁到喻文州面前。

“吃烤串可以缓缓,但可能口味还是太重了,你小心拉肚子。”

“那你还带我来吃?”喻文州吸了吸鼻子,终于有点活过来的迹象。

王杰希居然谜之沉默了一下。

喻文州忽然笑道:“你该不会是报我上次给你汉堡里多加酸黄瓜的仇吧?”

王杰希看他一眼,递给他两根羊肉串,说:“没什么,就是前两年有次队里吃饭,大家胡侃,聊到以后有了对象一定要去的地方是哪儿,当时方士谦开我玩笑,说我这么正经,有了对象肯定要带她去天安门。”

喻文州笑出了声:“所以老方对你有什么误解?”

“然后我说,应该会带他去‘张记麻辣串’吧。”

“…………”正常一点好吗,这位朋友。

 

二、生病

荣耀职业联盟第七赛季的全明星周末恰在新年后的第二天,由蓝雨战队主场承办。微草提前一晚到,专车大巴直接将他们从机场送到下榻酒店。G市的冬天比B市暖和得不是一星半点,两市温差将近三十度,微草战队的队员们下了飞机就一个个把外套脱了。

喻文州在酒店大厅里看到王杰希领着人进来,后头还跟着小批记者,但是被保安拦在了门外,偶有闪光灯打在玻璃门上刺眼地一闪。王杰希穿着白色的长袖字母卫衣,厚厚的微草冬季队服外套和墨绿色的围巾搭在小臂上,看起来很精神。

王杰希进门也注意到了喻文州,便做了个手势让大家先去领各自的房卡,自己径直往喻文州那里走过去打招呼。彼时喻文州还穿着夏季那套短袖队服,冬服显然还没到值得从衣柜里翻出来的时候——虽然他们的冬季队服也不过就是件薄薄的夹克罢了,和对面的王杰希一比,看着像是从两个季节穿越来的。

喻文州对他笑笑,两人寒暄几句后便聊了聊有关季后赛的事情。对于季后赛各自战队自然是有准备的,甚至变动不小,电竞周刊的记者们都抓破了脑袋想从采访的只言片语中琢磨出什么玄机来猜测后半个赛季这些强队的战略意图,更别说上个赛季刚在总决赛中杀了个你死我活的蓝雨和微草,简直冤家路窄。两个冠军队的队长互相尝试着摸了个底,却又滴水不漏地让对方空手而归。尽管如此两人还是乐此不疲地讨论了半天,气氛却不剑拔弩张,挺和谐,挺轻松。等微草的队员们都乘着电梯上去好一会儿了,他们才谈笑着走到电梯前,按了上行的按钮。

 

喻文州不住酒店,只是来协助安排的——当然,也是为了见见王杰希。他在王杰希房里没呆太久便回去了,楼道里遇见刘小别和周烨柏,这两个人正在等电梯,他们打算去楼下超市买些吃的上来。

“在G市不用戴口罩吧,热死了。”刘小别正在听音乐,说话声音有点大。

“又不是御寒用的,G市PM2.5也超标了!队长都去检查了,你也不多关心一下你的肺?”周烨柏回道。

两人没注意到喻文州,一前一后地进了电梯,喻文州在半路停了脚步,又折回王杰希房里。

 

“你生病了?”

“啊?”王杰希开了门一头雾水,把对方又请了进来。“没有啊?”

喻文州愣了一下,想了一会儿,又问:“体检报告拿到了吗?”

和很多单位一样,每年年末俱乐部也会安排工作人员和在役的队员们做全身体检,这个时候大家应该都已经收到自己的报告了。

“拿到了。”王杰希点点头,“一切都很正常,担心这个做什么?”

“真的?”喻文州皱了皱眉,“包括肺?你体检报告我看看?”

“你听谁说什么了,谁出门带体检报告?”王杰希哭笑不得,“是,当时检查肺是有点问题,说是右下肺有可疑致密影,后来去做了复查,已经排除了,什么事也没有。”

“……”

喻文州顿时也有点窘,他心里明白真有什么事王杰希不至于瞒着他,现下倒显得他有些不冷静了,挺尴尬的。

“你别担心我。”王杰希忽然用一种很温柔的语气这样说。

 

B市的空气质量其实并没有传说中那么糟糕,但是后来全明星周末结束王杰希回到B市的时候,和微草大部队一起到达俱乐部的,还有不知名人士寄来的一箱包装得严严实实的3M口罩。

 

三、电话

晚上的常规训练结束后,喻文州整理了一下全队这日的训练成果,将资料分门别类地放好,最后一个出了训练室。

刚关上门,手机就振动起来,喻文州从口袋里把手机掏出来,来电显示是王杰希。

“喂?”他边掏钥匙锁门,边接起电话,沙沙的电流声和从耳边拂过的晚风一样亲切温柔。

“不在忙了吧?”王杰希问。

“正好结束,”喻文州笑着回答,转身背倚着门讲起了电话,“你呢?在干什么?”

那边传来一片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整理着什么。

“刚洗完澡,今天去接受了一个采访,还被要求拍了照片,”王杰希终于回答,“累。”

对他们来说这种事情并不是乐趣所在,自然是比打荣耀要累人许多的。众所周知联盟里叶修是最抗拒这些弯弯绕绕的,但是王杰希其实也不怎么喜欢,甚至时而感到厌烦。尤其是他的眼睛,每次都要被摄影师和化妆师翻来覆去地摆布,一帮人费尽心思地去美化去遮掩。其实王杰希并不介意不上妆就这么随便拍一下,反正他又不是周泽楷,粉他们这些人的有几个是真那么在意他们的脸啊?

就算粉丝在意,王杰希也不是很在意。

喻文州笑起来:“问了什么有意思的么?”

“也没什么,”王杰希边擦头发边说,“是跟广告商合作的杂志,没问太多电竞相关,倒是问了些没怎么想过的问题。”

“比如?”喻文州问。

“比如,未来退役后会去做什么。”

“你怎么说的?”喻文州忽然有点好奇,也有一点说不上来的紧张。不过关于这些,他们其实一直都有心照不宣的默契和信任。

“怎么说呢,记者问时的措辞很礼貌,可是让我有些尴尬。他说认为我是一个有规划的人,所以想问我未来退役后有什么打算,可我直接回答他我还没有仔细考虑过。

“坦白说这样看来我是不是确实有些不靠谱?但这件事我又必须诚实,未来总有一天会真的到来,我不能说到做不到。其实我觉得太远的将来在现阶段去想也没什么意义,更何况是荣耀之外的事,那些可能到了职业末期我会认真考虑吧——这算狡辩吗?”

喻文州笑了笑,听到对方这么一长串的陈述,他大概明白了王杰希可能是在“未来规划”这件事上竟然有一些怀疑他自己——这还挺难得的,或许是因为他对这件事着实十分在意。但老实说喻文州从没觉得王杰希是一个不靠谱的人,即使对方坦诚地告诉他自己对未来的规划一片空白。

王杰希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这件事而感到不安,喻文州不知道王杰希现下所想是不是与自己完全一致,但他觉得至少慎重程度是一样的。只不过现阶段,他们没必要给自己增加这样或那样的压力。

并且很显然,他知道即使没有这通电话,王杰希也能很快地想明白,不至于纠结,但是关于未来这件事,他认为自己有必要给王杰希一个肯定的回答。

“不会。我认为你没有想那么远的事,是因为你正在脚踏实地。”

训练室靠门这面的走廊是半露天的,喻文州直起身子,握着手机走到围栏边。天已经黑得很彻底,这两天G市都是晴朗的好天气,夜空中月朗星明。

 

四、同行

“我印象里G市就没有这么冷过。”喻文州把手揣进衣兜里,边说话边吐白气。

这年冬天的寒潮来势汹汹,地处南方的G市气温破天荒地直逼零度,今天恰是自寒潮来袭后天气预报播报的最冷一天。

“没错,上一次这么冷的时候你还没出生。”旁边王杰希和他保持着一样的揣兜姿势。

“嘶……”喻文州倒抽口气,“真的冷,我们走快点。”

他边说着,边掏出手来快速上下搓了搓,稍微热点了再收回口袋里。

但是他的左手还没伸进尚未被捂热的口袋,便被灵巧地捉住了。王杰希的手心温暖又湿润,相比之下喻文州被冻得苍白的手指显得有点干巴巴的,指节僵硬。

“手残也要对自己的手好点吧,手套呢?”

“忘记带出来,没想到会冻成这样。”

喻文州心情很好地任由对方拖住自己的手,他们平常不这样腻歪,但昨天刚刚过去,他们认定了未来,今天有权利放松地享受爱情。

过会儿他呵了口气,忽然说了句粤语。

“什么?”王杰希愣了一下,“听不懂。”

“这话用普通话就不好意思讲了。”

“你太不够意思了吧喻文州?我都那样了,”王杰希说,“你连句话也不好意思跟我说?”

喻文州低下头,嘴巴掩在高高竖起的领子里偷偷笑了一下。他知道王杰希指的是飞过来陪他过生日,还送了他那样一份贵重礼物的事。

他不知道王杰希在他家门口等了多久,是如他往常那样慎重周全地掐好了时间,还是如这次出人意料的冲动一样坚持地守在门口很久。喻文州的手在王杰希的手心里蹭了蹭,感觉到表盘轻轻挤压着手腕的皮肤,触感真实而令人感动。他们彼此都明白这件事的意义——这几乎可以算是一个许诺一生的承诺,它属于过去、现在,更属于未来——他们都慎之又慎,不敢轻易触碰的事情。

“不是我自己讲的,是句歌词。”被这么呛了,喻文州只好说下去,“‘我会与你变爱侣,就是为着在历史低温当天那一抱。[1]’其实也没什么,单靠一句比较容易断章取义。”

两人出门是为了饮早茶的,这会儿天还早,再加上寒潮的缘故,大街上人烟稀少,从路侧走上天桥的时候更是一个人都没有。

他们站在高高的楼梯中间,晨间有很隐约的雾气,在最冷的一天里阳光依旧是暖的、亮的,像在晨雾中披荆斩棘的勇士。

“那就抱一下。”

王杰希说完,隔着厚厚蓬蓬的羽绒服拥抱了喻文州,他的双臂微微收紧,像是要挤压掉喻文州刚买来御寒的羽绒服里膨胀的空气,他们被冻到有些泛红的鼻翼间尽是早晨寒冷又清新的香气。王杰希把喻文州的脑袋按在自己的颈窝里,他看到对方头顶的发旋儿,和被冷风吹起的几缕发丝。

他想起另一首歌了,“任面前时代再低气温,多么的庆幸长夜无需一个人;任未来存在哪个可能,和你亦是最后那对变更。[2]”

END

 


[1] 歌词出自梁汉文《半边生命》

[2] 歌词出自张国荣《最冷一天》


(港真我真的很喜欢《半边生命》这首歌,以前也写到过,不过真正经历寒潮之后感受的确不同,尤其是历经三次全楼停电开不了空调,每天真的快要被冷死233333)

评论(22)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