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修伞】乔迁之喜

【经糊糊提醒增加BGM-喜帖街 (。】

第二赛季结束,嘉世战队用不负众望的第二个联盟总冠军奖杯迎来了又一个万木葱茏、鸟语蝉鸣的夏天。

烈日炎炎,苏沐橙站在小区楼下小卖部的阴凉里喝刚买的冰酸奶,顺便蹭蹭免费的电视看。装酸奶的玻璃瓶外液化的水珠滑下来,凉丝丝地滴在她的手指边。放暑假了,小卖部由店主奶奶在上高中的外孙看店,他和苏沐橙差不多一般大,此时正边心不在焉地写着暑期作业,边看电视里《荣耀》联盟总决赛的第N次重播。

等苏沐橙的酸奶喝完的时候,叶修正好过来了,他手里什么也没拿,背上背了只黑色的双肩包,瘪着,看起来是空的。

“走吧。”他招招手,苏沐橙便跟了过去。

 

今天他们是来收拾屋子的,租约到期,叶修没有再续。

“有什么想法么?”叶修瞄到了小卖部的电视机,看到屏幕里放的是决赛画面,虽还没到关键的时刻,可一叶之秋握着那杆超前又霸气的银武却邪的样子,看起来威风凛凛。

苏沐橙想了想,语气轻快地笑着答道:“我在想,沐雨橙风和一叶之秋并肩战斗的样子。”

风吹过来,树叶哗啦啦地作响,叶修也跟着笑了笑,拍拍她的肩。

苏沐橙开始学《荣耀》也不过就是这两年的事情,她一个女孩子,以前从没有直接接触过游戏,也没有人特意要培养她,虽有耳濡目染,但也不过是光看看她哥哥和叶修的操作罢了,最多偶尔给他们选选套装,起起名字。谁知她上手得如此快,成绩斐然,今年夏天便通过了嘉世训练营的考核。果然打游戏这件事是要凭天赋的,既然她哥哥那么厉害,那妹妹自然也——

说起他哥哥。

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上,对苏沐橙说:“你先进去吧,我去抽根烟,一会儿就回来。”

出租屋狭小,走道也不宽敞,在家里就罢了,既然还没进去,还是抽完了再回的好,免得吞云吐雾害苏沐橙吸二手烟。居民楼每个楼层之间都有一个小阳台,叶修就到那儿抽去了。

从这里看下去视野很好,楼下的樟树长得茂盛,郁郁苍苍,给盛夏添了一抹新鲜又脆嫩的绿意。两个老大爷在小卖部侧边摇着蒲扇下象棋,旁边路过补习班下课回家的学生,轮胎三三两两压过水泥路面,自行车的铃铛叮当响起。

叶修吐了口烟,灰白色的烟圈寂寞地缓缓消失在蓝天白云下。

 

他和苏沐秋从前夏天的晚上有时就会坐在这儿聊聊天,屋里太闷热,唯一的电风扇给了已经入睡的苏沐橙,两个少年坐在嗡嗡作响散着热气的主机边,热得都快化了,最后终于受不了,丢下抓了大半天的鼠标,奔到楼道里纳凉去。

叶修跟苏沐秋提过一次,电扇也不贵,要不了几个钱,这段时间帮人仇杀赚了不少外快,省省干脆再买一个呗。苏沐秋考虑了很久,最后用商量地口气说,还是算了吧?反正夏天也快过去了。

叶修其实比苏沐秋耐热一点,那时候八月份,三伏天,光坐着不动,一整天下来苏沐秋的衬衫都能挤出水来。

但后来叶修没再说什么,毕竟他也不排斥和苏沐秋坐在阳台上胡侃,月白风清,就他们两个人,也挺自在惬意。

 

叶修点根烟,苏沐秋坐在他对面的小盘凳上泡方便面。

“你这么晚了泡方便面,有没有公德心啊?”

 

热开水一浇,调料包的味道香飘万里,楼下门洞里窝着的野猫都能被香醒。苏沐秋装没听见,熟练地拿叉子固定住纸盖儿,把纸碗搁到栏杆上晾着。

 

“其实关于千机伞,我还有个想法。”叶修掸了掸烟灰,说。

“什么?”苏沐秋眼睛一亮,问道。

“呦,你现在理我了?”叶修叼着烟,漫不经心地说。

“快说快说。”苏沐秋知道叶修开口说这个肯定不是单为了揶揄他一下,一定有当真不错的想法,便也懒得计较之前那些了。

“嗯,你之前不是说,千机伞变换法师系的武器,光有想法,实际不太好操作么?”叶修也正经起来,他转了个身,背倚着栏杆,“其实是可以的,我想过了……”

 

徐徐的微风吹着叶修的头发,他独自抽完了那根烟,把飘到从前的思绪收回来。窄小的四方天地,两个人变一个人,却有了种连护栏都宽了许多的错觉。他伸手摸了摸粗粝的水泥铸成的栏杆,食指上坚硬的老茧摩擦过苏沐秋常放泡面碗的位置,无端蹭出一种灼烧般的炽热感。

夏天的太阳太毒,晒得栏杆都能煮鸡蛋了。

叶修摁灭了烟头丢进墙角公用的垃圾桶,迈步上楼。

 

 

叶修推门进去的时候,苏沐橙正往书包里装东西,一堆电竞类的报纸,还有一些杂志和本子。

“太重的话那些就不要了,不好拿。”叶修说。

“没事,带上吧,本来其他东西也不太多。”苏沐橙还在那堆废纸杂志里翻着,“有的哥哥在上面写了字,”她顿了顿接着说,“我可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够学习的地方。”

叶修点点头,不再反驳。

 

苏沐橙的确是非常认真地想玩好她哥哥留下的那张原本打算闯进职业圈用的枪炮师账号卡“沐雨橙风”。只是叶修当然知道苏沐橙其实很难从那些只言片语里得到什么,他想苏沐橙自己也很清楚,更多的不过是怀念罢了。然而舍不得就是舍不得,没什么不好的,他也舍不得,既然舍不得,不必非要割舍。

 

叶修走到房间另一角去拆电脑,一共两台,虽然硬件都比较旧,但配置还可以,以后用不上了,这么丢了也可惜,叶修打算扛到二手市场上卖掉。

他弯下腰去拆电源线,扭头撇到了旁边的门板。

 

这道门是个装饰,表面看起来是门,其实是个柜子,里面放了些租他们房子的原屋主不常用的杂物,平时不怎么开。因为地方小,空间不足,为了更好的移动,屋里电脑桌是紧挨着这道门的,有需要开门的时候才会挪开。

 

叶修为了拆线推开电脑桌,门下扬起一阵粉尘,他推得用力,带起了点风,门板上贴着的乱七八糟的纸张被掀起来,两三张便签条落在了他的脚边。

这些便签都是苏沐秋写的,有的记录了他的想法,还有些是他备忘的工作,上面记录着老板的QQ号和各种工作内容,什么代练级、冲排名、江湖仇杀之类的,狂草的字体张牙舞爪,龙飞凤舞。

脸长得那么清秀,字写得这么丑。

叶修把便签条捡起来胡乱贴到门上,不过时间久了,一旦掉下来,这些纸条就很难再有黏性,半掉不掉地挂在门上。

叶修低头扫到下头,那儿有张花花绿绿的纸单,和上面这些白纸黑字的草稿、便签画风相左,格外显眼。那是张隔条街的盖浇饭店的外卖单,这家店今年春节后关门了,它家生意一直很好,不知道为什么会关掉。在“吃”这件事上人生仿佛总是充满遗憾,你喜欢什么店,什么店就总是长久不了。

 

盖浇饭店开的时间不长,就两三年,刚开业的时候门口发了好多外卖传单,苏沐秋和叶修从网吧回来的路上领了两三张。新店开张,又和某外卖软件合作,打折力度特别大,算下来每人一份饭才5块钱,跟泡面差不多。于是苏沐秋也懒得买菜做饭了,跟叶修(有时也有苏沐橙)吃了快两个月的盖浇饭,每天换着花样点,直到活动结束。

 

那时候苏沐橙在备战中考,周一到周五在学校吃饭不回来,两个网瘾少年都不大爱动弹,有时激战正酣又不能两个人同时消失,于是谁去拿外卖就成了老大难的问题。

好在他们有万能的《荣耀》。每天快到饭点的时候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就会JJC见,谁输谁下楼拿,太公平了。

恰逢有段时间苏沐秋状态不太好,连输了叶修一个星期。虽然平时也是苏沐秋输多胜少些,但也不至于这么惨烈。

那几天《荣耀》刚出觉醒任务公告,散人被废,苏沐秋付出了长时间心血的供散人使用的银武千机伞顿时失去了意义,一切努力付之一炬。

这个武器是他很早就开始研究的,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重塑,十分不易,他却从没有过放弃,也没有过一丝一毫地不耐烦,他热忱地为之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到现在好不容易就要完成了,却因为这么一个小小的公告功亏一篑。

叶修特别理解这种心情,公告下来的时候如晴天霹雳,连他都有些不能接受。千机伞是苏沐秋做的,这么久了他看在眼里,很多个晚上他们兴奋地谈及,分享了很多大胆又绝伦的想法和主意,而这些都被完完全全地扼杀了、推翻了。

公告出的时候是中午,苏沐秋正在吃饭,看到那边叶修的异样的反应后,便走过去看了看屏幕。之后他不发一言,沉默地回了卧室,反常地没碰电脑,一呆就是一天。叶修不太会安慰人,又和他一样感觉悲催,除了干担心,也没什么别的好做的,两人一夜话都没说一句。谁知第二天早上苏沐秋又没事人似的坐回到他旁边的电脑前,把原本培养准备用来配合千机伞的账号卡君莫笑丢给他,然后若无其事地摁下了主机的开关。

叶修用担心的眼神看了看他。

“只是从头再来罢了。”苏沐秋笑了笑,从容地说。

 

苏沐秋的确洒脱、坚强,说放就放,但也不知道怎么的,那阵子就是老天不垂怜,连带着几天他状态都不佳,具体表现在和叶修单挑的时候。

即便如此,苏沐秋也没表现出什么异常来,更没说什么丧气的话,最多像从前一样活泼地干嚎两句,就下去乖乖拿外卖。

有天苏沐橙在家吃饭,看到苏沐秋无语地一推键盘。

叶修调侃他:“不行啊苏沐秋,你可都连拿一个星期了。”

苏沐橙知道他们拿外卖跟打游戏有关,看她哥哥总不太顺的样子,便停了写作业的笔,抬头道:“要不我去拿吧。”

“沐橙你写作业,我去拿!”苏沐秋气呼呼地站起来,推了门便往外走。

 

“叶修,”等门关上了,苏沐橙才问道,“是不是因为上次那个公告的事,所以哥哥……”

“没事,”叶修摇摇头,点了根烟,“放心吧。”

 

后来苏沐秋又连输了一个星期。

再后来,到了第三周的某天,他终于如愿以偿地把叶修干掉了。本来赢了叶修也没那么值得高兴,但那天他就是心情特别好,心情一好,就给叶修的伙食里多加了个荷包蛋。叶修忽然觉得拿外卖也没那么亏。

 

陈旧的往事被一一打翻,叶修有些沉默地望着这扇门,上面纸张凌乱,字迹斑驳,门锁生锈,可是它满载了无数的奇思妙想。

苏沐秋当时就坐在靠着它的一侧,有了想法手边又没笔记本的时候,就会先简单写下来往上面一贴。

门上还贴着很多他们夜晚在阳台上闲聊出的成果,一些大胆又奇妙的思路,一些超前到不可思议的创意,叶修还记得苏沐秋在夜色中那双明亮的眼睛,眉宇间的意气风发,谈吐里的自信从容,和那张写满对未来既无畏又兴奋的期待的年轻的脸。

只是奈何世事难料,他连从头再来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的人生戛然而止,可是他的荣耀不会。叶修伸手摸了摸那扇门,淡黄色的门板有点掉漆,手指不注意就剥下些碎屑。这些东西都陈了,旧了,脱落了,像每一根终将腐朽的木头,总有一天会埋进土地,成为历史不足挂齿的尘埃;而那些闪着光的想法,将永远发亮。

苏沐秋在叶修的生命中统共不过只出现了三年的时间,可是他带给过他的想法,震撼过他的坚强,他们在高手过招中一起累积的经验,都将会伴随他很久很久。

叶修知道,苏沐秋曾设想过的一切都会慢慢实现的,他超前的想法不是毫无根据的空想,而是必将发展成为的趋势。

听说在今年内,最迟明年初,《荣耀》就要推出神之领域,如果传言属实,只要完成技巧挑战,便可以成功进入神之领域。挑战任务不限等级,这意味着即使是50级的、没有觉醒的散人,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挑战进入神之领域,并在进入之后获取经验继续升级。

 

至此,散人和千机伞的意义竟又回来了,尽管苏沐秋已经看不到了,他终究还是没能赶上好时候。叶修想,或许总有一天,即使不是苏沐秋创造的“君莫笑”,也许也会有一个别的散人,用一个同样让所有人瞠目咂舌的武器,站在《荣耀》的战场上,让所有人看到这样新奇的、大胆的妙想成为现实。而只有他平静地看着、笑着,想,我有一个朋友,很多年前就做出来过了……

只是下一个像苏沐秋这样的天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又或许,即便到《荣耀》停服的那一天,也再不会有了吧……

 

“叶修,”不知何时,苏沐橙走到了叶修身后,她有些轻声地说:“我有点……舍不得这里……”

年轻的小姑娘眼圈泛红。

叶修背对着她,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在这里住了好几年,苏沐秋和苏沐橙兄妹俩更是住了很久,难免有情。更何况,如果是普通的住处也就罢了,这里的每一寸地板,每一件家具,都仿佛带着苏沐秋的影子,而离开了这里,他的一切气息便都再寻不到踪迹。

回廊一寸相思地,谁又舍得放下呢。他对苏沐秋怀有的感情,或许都不比苏沐橙少,也未可知。

 

“现在你也是嘉世的人了,我俩放着免费的宿舍不住,非要自己付租金在外头住,被你哥知道了,他又要念叨了。”叶修转过身来笑笑,摸了摸苏沐橙的头。

 

“继续收拾吧。”见她不动,叶修又说。

“要不要把门上的纸也撕下来带走?”苏沐橙看了看叶修之前一直盯着的那扇门,问道。

“嗯?”叶修抬眼看了下,笑着说,“这个也太夸张了吧,不要了,没什么要紧的。”

苏沐橙沉默了一会儿后,点点头,离开收拾衣服去了。

叶修弯下腰来,拆下了电脑的电源线。

看到苏沐橙哭了,他也有一瞬间蓦地感到眼眶发酸,但最终他还是觉得一切依旧值得庆幸。有些东西留不住,带不走,可也有些东西无论什么都抢不走。

他扭头又看了看那扇门。

那是一扇,永远沉默的门。

FIN.

 -----------------

CP意味比较隐晦,感觉他俩似乎不适合爱得死去活来……虽然的确是阴阳两隔了QAQ

总之终于写了修伞感觉好开心,真的好喜欢他们T_______T


评论(19)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