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王喻】真戏假做 04

04

不行,配合这章狗血我要加个bgm:BGM:秦岚-《一肩之隔》

-

热水、毛巾、蜂蜜水,随时待命地折腾来折腾去又耗费了一大通时间,等喻文州忙活完后,那些原本带着心意做好的食物终于全凉了。喻文州将它们细心地覆好保鲜膜收进冰箱里,然后关上了客厅的灯。一切归于黑暗,只有墙角的小壁灯依然散着淡雅的白光。

王杰希把卧室的冷气开得过足,喻文州洗完澡换上短袖的睡衣刚进门,手臂上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间屋子“怎么也住不熟”的感觉连卧室都没能避免,不过喻文州想,他原本就不是屋主,始终是个客人,住不熟也没什么,没必要烦恼这些有的没的,无事找事。

王杰希已经睡着了,他自躺下后就没怎么动,很乖地占了小半边床,被子都还和喻文州离开时掖好的那样平整。酒精带来的变化还未消褪,他的脸颊泛着红,刘海有些湿了,斜斜地遮住眼睛。这些使得他看上去和平时有点不一样,可是无论什么样的王杰希,喻文州都已经很熟悉了,没什么可新鲜的。他将空调的温度调高了几度,拉开被子钻到王杰希旁边,他这侧的床铺凉凉的,在夏日里很舒服。

距离这一天的结束还剩下一个小时,他能听到床头的闹钟在一片寂静里滴答走过的声响,王杰希没有再留给他更多的时间。喻文州不是圈外人,不至于不理解,也就不会太计较这方面的缺失,或许下午门边的一个亲吻和沙发上的短暂休眠就应该让他满足,毕竟在更多的时间里两人彼此彼此,公正地说,他也曾迫不得已地抛下过王杰希的好意。可是他明白这一切在此时已经不能完全说服他自己。他总认为,不论结果如何,两人至少应该在这件事上为对方努力一把。时时刻刻把彼此摆在第二或更后位,并渐渐默认为理所应当,这终究不是恋爱正常的形态。

关上灯,疲倦的感觉自四肢百骸涌来,喻文州躺在床上始终没有睡意。眼睛在一会儿后适应了黑暗,能依稀辨清屋内的摆设。他扭头看过去,薄薄的月色铺上窗台,窗外的绿植从窗框后露出了墨绿色的一角。他身边的王杰希睡得不算太安稳,偶尔从喉咙里发出不太舒服的几声短促呻吟,喻文州伸手,在他眉心抹了抹。

他相信王杰希不是有意要辜负难得的相处时间,可是全怪工作,这也不公平。

喻文州记得,微草的超级新人叫高英杰,当真是匹黑马,几家数得上的公司都已经开始注意他。这孩子年纪不大,可是表演天分惊人,目前为止还没接过什么主役,但演的几个小配角全都爆了,和老戏骨们搭戏竟毫无逊色,出彩得很。王杰希是在母校校庆的话剧表演中慧眼识珠挑中的他,带其到了微草,并在之后的日子里以前辈和师长的身份,表现了十足的器重与关照。

喻文州看过高英杰的表演,的确很有灵性,眼角眉梢都带着意气风发的少年气,很纯粹,很干净,值得更加用心周到的雕琢。高英杰本人谦逊好学,长相也是时下受欢迎的奶油小生面貌,未来不可限量。唯一遗憾的是,这位新人的缺点也很明显,高英杰的心理素质不是太好,这点王杰希不说喻文州也能看出来,高英杰的表演之所以亮眼,是因为他能够全身心地融入角色,所以放得开,表演比起旁人的琢磨、模仿更加淋漓尽致。可私下的他缺少了可融入的灵魂,自己的性格就显出来了,他有些太过羞涩胆小——别说媒体采访了,连跟共事的工作人员打交道的时候,他都透着股不自信和羞怯,这在演艺圈是十分吃不开的。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做这一行的,台下也得端住了,拿捏稳了,才能棋高一着,走在别人前面。

喻文州心下多少也明白,今天这个局其实与王杰希本人并无关系,他本大可以继续潇洒地休他的假,过他的生日,陪喻文州好好吃一顿难得的家常饭,微草照样运转,不见得有差池,就算有,也没有人会怪他,根本没理由去怪他。家里装修再怎么没人气,氛围总归是人衬出来的。他是可以做喻文州一个人的王杰希的——或许一年里就这么几次机会,一点也不过分。

然而今天的王杰希,只是单纯地不放心,他知道小辈还远远没到可独当一面的时刻,他不愿意因为这样那样的可惜原因放走大好的机会,他想最大限度地表达微草的诚意,所以他执意要去。蓝雨的人是最知道个中实情的。前段时间有部热门IP电影在选角,双男主,要的都是少年演员。因为原作人气很高,粉丝圈子至今还在壮大,无论之后反响是褒是贬,这两个角色都是大家心知肚明演了必爆的。现在其中一个角色已经花落蓝雨,原作者指明要了蓝雨的卢瀚文来演,另一个便理所应当地成为了众小生角逐的焦点。现在看来,角色十拿九稳是属于高英杰的了。

蓝雨除了卢瀚文,没有人再适合这个电影,所以不存在竞争,不然恐怕喻文州现下这点心思都得被当成恶人。电影能拿下,他其实也挺为高英杰高兴的。

理智与情感天人交战,喻文州翻了个身,感到肩膀和腰腿一阵酸疼。伤痛并非突如其来,是积劳成疾。他不想自怜地回顾自己这些天的辛苦,他想给王杰希一个好的生日,他来陪王杰希,结果却在这里因为王杰希没陪他而生闷气,他这么想想觉得自己也是有一点喜感。

他不能太无所谓,就算道理都明白,感情上也过不去。他喜欢王杰希,也需要王杰希,不能因为他不说,就代表他不在意。

今天王杰希喝醉后难受的样子他看到了,他诚实地觉得心疼,他很难对此无动于衷,好好的一个生日过成这样又是何必呢。

喻文州当然不是跟新生代的好苗子置气,也不至于因为王杰希过分的尽心尽力而质疑他的感情,只是很多事情积压已久,需要一个解决的入口。

两人十年有余的恋爱关系,彼此对外谨慎,对内却太松懈,太过有恃无恐,造就这种岌岌可危的心累状态,仿佛不可能失去,所以也不需要那么在意。喻文州觉得,是时候该好好经营一下这段感情了。

空调的声音嗡嗡低响,寂寞又和谐。被子下,喻文州伸手摸到王杰希的手,对方的掌心温热,在睡梦中无意识地将他的手掌包住。喻文州往他那里凑了些,终于闭上眼,睡了。

 

清晨到来得不急不缓,窗帘没拉,晨光倾泻,高楼下马路上的马达和汽笛声间或可闻。王杰希睁开眼睛,看到旁边喻文州也刚醒,似梦非梦,眯着眼睛软绵绵地躺在他旁边。

睡了一觉后酒劲过去很多,除了轻微的头疼,已经不再有什么后遗症。王杰希坐起来揉揉太阳穴:“抱歉……没想到昨天会喝酒。”

这话是真的,虽然应酬上不喝酒简直是天方夜谭,但王杰希不说谎,他这人是真的几乎滴酒不沾,很少有人能说动他碰酒精。

喻文州看上去还没完全睡醒,摇摇头,抱着被子又闭了会儿眼睛。

王杰希摸摸他的头发:“你几点的飞机?”

“下午的,晚上有通告。”喻文州回答。

王杰希看了看表,现在还早得很,完全可以把昨晚错过的都补回来。他低下头把裹在被子里的喻文州压在身下,吻了他的嘴唇。对方偏了偏头,但最终没有躲闪,片刻的僵硬后,反而搂起他的脖子,认真地同他接起吻来。

王杰希很久没见喻文州了,熟悉的触感总是让人生情,喻文州不是个会让人感到腻味的人,就算十几年了他也不可能对他视若无睹。而当他的手摸到喻文州的后腰时,对方却突然坐起来,吐了口气。

王杰希适时地收回手,好整以暇地等待着。他知道喻文州这是想要谈谈。

然而喻文州看了他一会儿,却什么也没说,自己下床洗漱去了。

王杰希家虽然不放什么食材,但是早餐用的切片土司和鸡蛋还是有,王杰希拉开冰箱,这才看到里头摆着的蛋糕和两道一筷子都没动的菜,它们挤在薄薄的保鲜膜下,摆好的装饰都变了形。

“文州?”他回过头,叫了一声在客厅看报纸的喻文州。

“冰淇淋蛋糕,早上空腹吃不好,你要是想吃的话,可以晚点自己吃。”喻文州温柔关切地补充,“不过,你有时间吃蛋糕吗?”

“……”王杰希沉默了一下,提着蛋糕坐到他身边,“抱歉,昨天是我不好。我会补偿。”

“好啊,而且我们确实需要聊一聊——等等,你把它摆在我面前,我会馋啊,”喻文州笑了,自己揭开蛋糕的盖子,拆开一次性叉子毫无吝惜地挖了一口,完整漂亮的草莓蛋糕瞬间缺了个口,“第一口就不留给你了,这就算补偿吧。”他笑着说。

“空腹不要吃冷的。”王杰希铁面无私地又把盖子盖了回去。

喻文州没应声,他抿了抿嘴上残留的奶油,沉默了一会儿后,开门见山地把话打开了。

“你觉不觉得,你有些过分关心那孩子了?”

高英杰?王杰希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不,当然,我并没有误会什么。”喻文州读懂了他眼里的意思,很诚恳地慢慢说道,“只是依我之见,每个人的成功之路都是不可复制、不可被代劳的,只有他自己走过了,才能成长、蜕变,如果他失败、放弃,那就不是值得可惜的遗憾。无论结果怎样,你要给他这个机会。”

“我会的。”王杰希平静地说,“可是还没到时候。”

“……”喻文州苦笑一下,“你不累吗?现在微草的发展太倚赖你,其实原本不需要这样。你觉得微草的一切担子都应该背在你身上,所以你自认为理所当然地包揽——”

“那是我的责任。现在微草的状况和蓝雨不一样。”

“……好吧。”这回喻文州却用妥协的语气轻快地答应了,但很快接着问,“难道我们之间的这段感情,就不是你的责任吗?”

王杰希愣了愣。

喻文州自己也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道:“我也想了很久该怎么开口,但实在很难整理好自己,还是不自觉地强加了我的想法给你,抱歉。我当然相信你有你的考虑,你的做法有充分的理由,我只是想给你一些我的建议而已。私心作祟我也认了,它们不一定正确,所有事都只是‘我觉得’,但我还是要说,我觉得,你应该考虑多分一点时间和精力给你自己,至少我不愿意再看到你昨晚那样疲惫又难受的样子。”喻文州见王杰希按着额头,伸手也替他揉了揉,“当然,我也承认,我确实有些自私地,更希望你把自己多分一些给我——我有这样要求的权利吗,王杰希?”


TBC

2015-10-20 /  标签 : 王喻 188 21  
评论(21)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