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王喻】真戏假做 03

03

六号凌晨喻文州给王杰希发的生日短信一直保持着石沉大海的状态,直到他快登机的时候才终于得到回复。

王杰希在短信里寥寥几字简洁地说:谢谢,等你。

喻文州盯着看了一会儿后笑了笑,利落地删掉短信,把手机揣进牛仔裤背后的裤兜里。他看了看不远处的时刻表,又过了一小阵,便戴上墨镜,站起来轻装简行地向登机口走去。

 

此番虽是秘密的私人行程,但大明星的隐私哪算什么隐私,总有些消息灵通的后援站姑娘们能知道他时刻的动态,成群结队地“围追堵截”,追本溯源都是好意,可是带来的麻烦多多,既让人感动又叫人烦恼。

出发的时候机场的粉丝还不太多,但是得知他的航班号后,早早在首都机场守着他落地的可就不少了。私人行程不可能走VIP通道,他刚落地首都,还没走多远,就看到出口处沿着玻璃矮栏排成两列的姑娘们了。粉丝们心里还是有点数的,知道是秘密行程,连记者都没来一个,所以没那么大张旗鼓,来的大多都是有点关系和门路的铁粉,只是粉丝间消息网灵通,人也不可能太少,望过去还是黑压压一片。她们看到喻文州出来后都兴奋地叫起来,端着单反、举着手机拥上前去,伸长胳膊给喻文州塞信塞小礼物。

喻文州知道会这样,出关前特地摘掉了墨镜,干脆地让粉丝们看他。他最近休息不太好,脸颊上长了一颗凸起的痘痘,有点发红,他没化妆,所以还挺明显的,好在他原本皮肤白,这样看上去也不脏,甚至挺可爱的。

“文州,你怎么来北京了?有新戏吗?”

“是啊,我们都不知道呢!说起来,昨天小A提起,去年的七月六号你也来北京了?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么?”

“北京欢迎你!要常来啊!新专辑的FM会不会有北京场?”

 

“你们不要都像记者一样地抛问题给他了,”一个端着带长焦镜头的全幅单反、化着淡妆的长发高个姑娘边跟着喻文州的脚步往前走,边小声朝旁边的人语气有些严厉地说,“没觉得他今天看起来特别累吗?”

 

“咦?今天不是王杰希的生日么……”这时,后面一个年纪比较小的姑娘后知后觉地插口道。

“哎哎,肯定和这个没关系啦!”这下大家都笑了起来,连连摆手。

喻文州也笑了一下。后面还有人在小声责怪那个姑娘不懂事的发言,不过喻文州没有再作出反应了。

前几个敢和他聊天、提问的都是追了他很久的粉丝,大多是从他歌手时期一路粉过来的,陪他渡过了看似顺利,其实内里艰辛挣扎不过冷暖自知的转型期,追过片场,做过应援,在他的签售会一掷千金地买一大摞专辑,个个都特别执着、特别专一。喻文州记性好,这些脸孔都能眼熟,也是打从心底里感激,但是他也不会特殊对待,作为艺人,他对所有粉丝们一视同仁,也不愿助长这么狂热的追随,于是这些问题他大多都没有回答,只拣了些无关紧要的部分作了回应,并且亲切地提醒拥簇的粉丝们当心脚下,注意安全,然后在出口处顺利地由安保人员带着上了黑色的轿车,摇下车窗冲大家挥手作别。

 

帝都这日天气晴好,空气质量也还不错,天都是蔚蓝色的。喻文州到达王杰希私人公寓的时候是下午四点,那时候王杰希还是在家的——他正窝在沙发里看一部很老的伊朗电影,窗帘都拉严,只有沙发边的一盏立式台灯开着,在昏暗的客厅里散着柔和的浅黄色光。王杰希穿着平易近人的白色T恤和浅灰色的宽松睡裤,头发没有做任何造型,没有发胶,没有往后梳,干干净净、柔柔顺顺地搭在额前。

喻文州带着一身外头的喧嚣气息走进门里,他有钥匙,自己开的门。

厚重的防盗门被谨慎地关紧后,王杰希按了暂停,光着脚走到门边,按着他的肩膀跟他交换了一个濡湿的、不紧不慢的亲吻。

 

“这几天你应该没怎么睡?”王杰希去厨房拿了只玻璃杯,从凉水杯里倒了水,自己先喝了一口,又再满上递给喻文州。“在我这休息一会儿。”

“嗯。”喻文州点点头,接过来往客厅沙发走去。

他把杯子放上茶几,然后像屋子的主人刚才一样地躺倒,脚踩着厚厚绒绒的垫子,放松地陷进王杰希家宽大柔软的沙发里。王杰希走过去坐到他身边,伸手把他的脑袋拢到自己的肩窝,另一只手摸到遥控器,重新按了播放。

在熟悉的气息里,喻文州感到有点困,他疲乏了太久,眼皮上下打架。陌生的语言背后是抒情婉转的背景音乐,光影在他阖起的眼皮前摇晃,他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听着电视里传来的台词变得愈发遥远,之后在昏昏沉沉中忽然混入了很近距离的王杰希的声音。

“累了就先去床上睡一会儿吧,嗯?”

王杰希说得很小声,他握了握喻文州的肩膀,又轻轻拍拍他。

喻文州本来想回答不用了,因为过会儿就该到吃晚饭的时间,他之前叫私人助理去超市采购了些食材,还订了蛋糕,打算难得地在王杰希面前露一手,再过一会儿东西应该就会送来了。

可他还没回答,王杰希又接着说起来,这次的声音稍微大了些:“我等会儿有点事,没办法和你一起吃晚饭,我尽量早点回来。”

喻文州睁开眼睛,皱了皱眉:“公司的事?”

“嗯。”王杰希也没细说,“就吃个饭,我不是主角,应该很早就能完事。我订了你喜欢的餐,餐厅过会儿会送过来,你不要等我,先自己吃。”

王杰希当时也说了对不起,但实际上这句抱歉并没有什么用。喻文州没说什么,他们之间不太需要这个。虽然定好的生日放假,微草出尔反尔不太人道,但这种事很正常,早就习惯成自然,艺人不可能总像荧幕上那样光鲜亮丽,不为人知的辛苦地方有很多,总被召之即来也算是一点,换了是喻文州,也不能拒绝。好在王杰希的地位摆在那,在微草的局里应该不太会有人故意为难他。

 

王杰希出门后没多久,高级餐厅的晚餐外送和平民超市的食物材料就都到了。王杰希的助理和喻文州的助理两个人也挺熟的,他们在小区楼下相遇,乘了同一趟电梯上来,一起把东西摆好后便离开了。

王杰希现在的家是黑白的格调,装修简约大气,十分现代化的风格,比较空旷,美则美矣,就是看起来没什么人气。这套房子是他去年买的,原来的老房子装修与之截然不同,那边住久了很有生活气息,风格比较传统,因着各种装饰有点古香古色的意思,王杰希平日里喜欢收藏些字画、邮票和钱币,成套的都堆在老房子里。可惜那套房子住久了不够隐蔽,早就被不少记者甚至部分粉丝察觉了,经常有人在楼下蹲点,他自己不方便不说,还连累了不少老住户。

去年买新房子的时候王杰希正巧接了部文艺片,他饰演的是一位精神有问题的作家,剧本中这个人物总是坐在墙壁、桌椅和床柜都被刷成一片惨白的房间里写东西,当时的宣传海报也是这样的场景,喻文州觉得王杰希装修房子的时候可能多少受了点影响。

 

这里喻文州来的少,还不是很熟,氛围也让他有点不习惯。他将新鲜的草莓蛋糕放进空空荡荡的冰箱,挽起袖子去厨房洗菜。准备工作都完成后他也没急着做饭,先把王杰希给他定的餐厅外送给吃了。美味佳肴都还热乎着,全是他喜欢的味道,他来北京总要去吃的那几样。不过王杰希点的太多,喻文州一个人没吃完。

他坐在沙发上,有些散漫地看了一会儿五花八门的娱乐新闻,真真假假,眼花缭乱。新闻里提了《开始恋爱吧》的新一季人选,画面切到采访,王杰希在镜头前没露笑容,可是谈吐得体、稳健,没多说一个能爆新闻点的词。王杰希总说他现在这种四两拨千斤的本事都是跟喻文州学的,其实喻文州知道不是,这么些年了,也不是年轻气盛的时候,谁还没点这个本事。

 

又晚了些时候,喻文州才又去了厨房。老实说喻文州的厨艺其实不是很好,但也不太差,有那么一两道私房菜王杰希还是相当赞许的。他没把食材都用完,只炒了两个王杰希爱吃的家常菜,微信远程跟经纪人学了个精致的摆盘,然后端到瓷白色的餐桌上。

 

王杰希回来的确实不算太晚,大概晚上九点多,饭菜都还没凉。喻文州听到动静去开门,从猫眼望出去,过道的白炽灯下,王杰希和他的助理站在外面,助理正半扛着他,手忙脚乱地找钥匙。

喻文州适时地伸手开了门,屋外两人都愣了愣,王杰希抬起眼睛看了看他,然后上前一步,一下子将身体的重量都靠到了他的身上。喻文州贴着他的脖子闻到一股子酒气。

王杰希酒量不好,不,应该说奇差无比,所以一般很少喝酒。

 

“怎么了?今天是什么饭局?”喻文州温和地轻声问。

王杰希的私人助理知道喻文州和王杰希的关系,也不多嘴,先问了喻先生好,接着毫无隐瞒地回道:“今天王先生是陪新人给制片方敬的酒,其实也没喝多少……”

 

喻文州点了点头示意知道了,承诺会照顾好王杰希后,便让助理先走了。

 

留在家里的这个麻烦也不算太麻烦,王杰希虽然量差,但是酒品不错,至少不会闹事。他脑子还是挺清醒的,只是人身体难受得很,走路也不稳,助理走后便跌跌撞撞地摸到卫生间去。

王杰希跪在马桶前面,喻文州在后面帮他拍背,听到他难受的呕吐声,间或带着咳嗽,心里实在不好受。


TBC

那些年,作者终于意识到了题目中的错别字,于是改了过来……

2015-10-14 /  标签 : 王喻 173 7  
评论(7)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