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百日喻王-97】恋爱纪实

卖萌日想看青春可爱的高中生喻王,于是自给自足,时间仓促来不及构建完整的结构和剧情,写了一些可能温馨(但肯定超级无聊)的小片段……

以及分享一个非常OOC的老冯。

Scene 01 放学

“怎么了?”喻文州还在往前面走,旁边的人却陡然停了下来。

时至黄昏,天色暗得很快,高中校园正处在每日最后的热闹景象中。绿顶的自行车棚就设在教学楼旁边,这里来来去去的学生很多,他们背着书包、穿着校服,三个两个地结伴而行,在夕阳下依然抑不住青春洋溢的朝气。他们中有人正讨论着多如牛毛的作业和上午刚发下的小测试卷,也有人正在讨论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和中午吃饭时在学校对面的奶茶店蹭着电视看完的篮球比赛。

 

喻文州停下来等了一会儿,又推着车倒回去几步,看到后边那人蹲下了身子。他蓝白相间的运动校服洗得干干净净,被夕阳衬得金灿灿的,裤脚摩擦着球鞋的地方有点微微磨白,不显眼地隐在另一边的阴影里。

“链条掉了。”王杰希用手扶住单车,仔细查看着车子的链条,“咦?”

他把链条卡紧放好后,试着推了一推轮子,链条又“啪嗒”滑了下去。

初秋的天气,即将入夜时凉风习习,吹过他耳朵边不长不短的碎发。

 

“我来吧。”喻文州在旁边把自己的单车停稳,走过去凑到他跟前一起蹲下。

“啊,”王杰希适时地发出短促而轻声的一句感叹,转过头来,“不用了,应该好了。”

他这次又试着推了一下,链条和齿轮很快顺利地磨合到了一起,机械却流畅地运作起来。

 

两人站起身,王杰希的手上沾了不少链条上残有的黑色油迹,喻文州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没开封的纸巾,体贴细心地帮他拆开,将其中一张抽出一半来:“擦一下。”

 “你居然是随身带纸巾的人。”王杰希接过来,随口说道。

“中午出校门的时候,路边发的。”

 

王杰希低头一看,印刷清晰的纸巾外包装上用黑体小字写着:XX教育机构,电话XXX-XXXXXXXX,成功者的摇篮,您梦想的出发点。

 

两人遵守着几乎已经没人再遵守的“校园内禁止骑车”的条例,规规矩矩地一起推着车走到校门口,才跨了上去。

他们同行的路段不算很长,在经过第二个红绿灯的路口就该告别了。互道了明天学校见后,王杰希便转身往家的方向赶去。这条路上人不多,他骑得有些快,晚风撩起他校服外套的衣摆,露出里头宽松的白色T恤。过了一会儿他听到身后有人正急匆匆地赶过来,轮胎磨擦着正在修缮中的道路上的石子儿,铃铛被颠得发出非常轻微的清脆声响。

“怎么了?”王杰希用脚撑住地,回头看过去。

“没什么,忽然想到今天没什么事,”喻文州在后面笑得如沐春风,很快追上了他,“再跟你走一段好了。”

 

 

Scene 02 开小差

叮叮咚咚的上课铃声响后,班主任老冯春风得意地走上讲台:“今天,我要给大家带来一个好消息!”

底下的学生们一片无精打采,大家兀自闷头看着课本,一点面子也不卖。


天气渐渐转凉,王杰希有点哮喘和支气管炎的毛病,小时候肺炎留下的,每到秋天容易发作,喉咙难受,呼吸不畅,严重的时候喘不上气。喻文州的座位就在王杰希正前方,听到后面的人小声清了清嗓子,他转过头去,有些担心地轻声问:“嗓子不舒服了?”

王杰希摇摇头示意没事,没再作更多的解释。他正在语文课上费心尽力地解一道数学几何题,辅助线画得清晰又干净,喻文州瞥到一点,果然又不是常规做法。

过了一会儿王杰希听到桌下有轻微的敲击声响,他往桌肚下面一摸,抓住了喻文州从前头伸过来的手。

对方送来两颗雪中送炭的喉糖,绿色的包装纸捏在微微汗湿的掌心里。王杰希接过来,又顺道好玩似的捏了捏喻文州的手,非常无聊地整个滑过他的手指,才放开。

喻文州的手确实挺漂亮的,十指修长,甲缘干净圆润,指骨非常不明显,摸起来很软,于是王杰希偶尔有这种想不出题就玩他的手的幼稚爱好。

 

“同学们,在你们的热切期盼下!我们要开运动会了!”老冯还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唾沫横飞,“怎么样,是不是该兴奋起来了?”他推推眼镜看了看台下,下头的学生们果然一个个打地鼠似的抬起了脑袋。

运动会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不用上课!不要不屑一顾,辛苦的高中生们可是很容易得到满足的。

第一中学管理严格,从高一开始娱乐活动就少之又少,连常规的体育活动都被取缔,据师兄师姐们的可靠情报,本校近年来连运动会都不开,十分之没有人性。

很快他们又悲催地发现,何止没有运动会,连体育课都被占去了大半,唯一雷打不动的体育运动,就是傻不拉几的广播体操。

“你们看,都开运动会了,有些男生就不要总趁着午休和自习课的时间偷偷跑去篮球场打篮球了,好吧?”冯老师继续说着,一脸精神抖擞、正气凛然,“你们帅气的一面要展现给全校看看嘛!”

说罢,他转身提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五个刚劲有力的大字:脑,力,运,动,会。

 

“下周五要举行校数学脑力运动会,下下周的周四是化学,周五是物理,大家加油哦!”

底下哀鸿遍野。

 

我就知道……

王杰希淡定地往嘴里塞了一颗喉糖,凉丝丝的。

 

Scene 03 好吃的

“啊……”喻文州端着餐盘在窗口前蹙眉不展,神色间一片愁云惨淡,“白斩鸡被打完了……”

他下课去帮化学老师整理表格了,来食堂来得有点晚,结果就遇到这等惨案。

“我真的觉得你可以试着尝一尝新的菜色。”王杰希走过来,从自己的餐盘里夹出所有白斩鸡,一一送进喻文州的餐盘里。“天天都吃,有什么好吃的?”

 

王杰希和喻文州的饮食口味实在很不一致,总体说来王杰希爱吃辣,口味重一些,喻文州饮食偏甜,口味淡点,以及极其热爱白斩鸡。

学校大约有三处可以吃午餐的地方,一是学校食堂;二是后街的小吃摊;三是马路对面的便利店。

因为喻文州爱吃白斩鸡,王杰希也不排斥,所以学校食堂是他们最常去的地方。

而历史悠久的后街小吃摊,是王杰希个人比较喜欢。不过他知道那边不是特别干净卫生,所以十分克制自己。后街上臭豆腐、肉串、麻辣烫、小碗糕之类云云应有尽有,王杰希最喜欢的是一家关东煮,那家摊主用的辣料是自制的,看起来特别简单,就是清汤寡水里加了几根红辣椒,连最基本的用油熬制都没实现,看着十分不走心。可是王杰希吃过一次后便感到惊为天人,那辣度沁人心脾,直达心灵,辣口不辣胃,又香又醇,简直冬天里的一把火,连带着关东煮的汤都特别好喝,让人意犹未尽。

可惜喻文州不能吃这个,他曾经吃过一次,眼泪都不受控地淌出来了,还表现得特别淡定。那是第一次,王杰希完全没想到这清汤寡水会这么辣,后来他再也没叫喻文州陪他吃过这个了。

馋了的话他就自己过来吃。

 

至于便利店,这是两个人都很少去的地方,不过特殊情况除外。如果适逢考试期间或是竞赛准备期间,时间比较紧的时候,他们就会选择去便利店买盒饭。

在盒饭的口感上两人反而比较一致,相对来说都比较喜欢蛋包饭,便利店有公用的微波炉可以帮忙打热,黄澄澄的蛋皮里炒好的米饭色泽鲜亮,偶尔吃一次其实还是挺好吃的,喻文州有时候还会自带番茄酱,味道很好。

王杰希其实挺喜欢和喻文州一起逛便利店的,特别有在一起生活的实感,这是种只可意会无法言传的乐趣。

 

Scene 04 马拉松

期中考试结束后的两周,市里组织全民健身,号召本市市民在这周六上午集体参加全民马拉松大会,不比赛,纯锻炼,自发响应,没有强制。大会要求大家绕着事先规划好的几条街跑一圈,沿路有休息设施和矿泉水供应,还有不少大学生做志愿者,举着喇叭加油鼓励。

这种项目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没什么人回应也是意料之内的,最终积极响应的主要也就是各大中小学校。时来运转,阔别了脑力运动会,作为市区里升学率最高、师资力量最好、最有名气的一中,此次众望所归地迫于压力取消了周六的补课,组织高一、高二的学生参加周末的马拉松。

 

“王杰希,你慢一点。”喻文州从后头追上来,拍了拍王杰希的腰,“现在这么快,等下会吃不消的。”

“哟,文州,做题慢,跑步也慢啊?”跑在王杰希旁边的叶修偏过头来,调侃道。

“并没有,”王杰希果然速度降下来了一点,转成跟喻文州并排,“他是我们班长跑第一。”

 

“卧槽?叶修你不是高三的吗?!为什么你也来了——哦谢谢谢谢!”前面黄少天边接过女生递来的矿泉水,边回头大呼小叫,“来人啊,这里有个高三的学生逃课!叶修你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你知道吗,你怎么可以掉以轻心呢?你难道不明白,在这样的时候,你只要一天不前进,就会被后来居上的人丢到退步的滚滚洪流中去,这个世界上……”

“监督你们,维持秩序。”叶修“唰”地拉开外套,露出里头的牌子。

黄少天比赞:“靠,我服!”

 

活动所占用的街道是市里比较繁华的商业街,因为路程恰好是环形,道路又比较宽敞,所以市政府选择了这里,不过现在街道已经做过清扫,人流也通过了疏散。

不多时,大家就跑到了电影院附近,这区的影城很大,旁边有好几家冷饮店和游戏厅,不少人伺机浑水摸鱼,打算过会儿瞄准机会就脱了校服混进去。喻文州视力比较好,远远地便看到了影院前张贴的那张大海报,一部新的片子即将隆重献映,海报是童趣的风格,标题金光闪闪。

 

“下周一起看电影吗?”喻文州边跑边碰了碰王杰希的手,示意他往马路右边看,“《小王子》?”

王杰希闻言抬眼看了一下,点点头答道:“好。”

 

“我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唐昊一巴掌甩在孙翔背上,上气不接下气。

“你干嘛?!”孙翔被吓了一跳,凶巴巴地把他甩开。“小心跑岔气了!”

“我刚才听到喻文州叫王杰希小王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唐昊笑得顾不上介意,“王杰希还答应了!哈哈哈!我的妈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孙翔也张牙舞爪地一巴掌拍到前面周泽楷挺直的背上,“喻文州叫王杰希小王子,王杰希还答应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泽楷:“?”

那个……好像不是这样的吧。

 

Scene 05 书店

放寒假后的第一周周末,喻文州约王杰希在市中心的新华书店见面——他们课外随物理老师一起研究了一项兴趣课题,学校图书馆的书不太够用,市图一次又不能借阅走太多,还麻烦。

这天不算太冷,可是风很大,呼呼地吹起外头煎饼摊的布帘子,刮在脸上也生疼。王杰希站在书店门口,看到喻文州在几米外的停车处停好了单车。等他走过来时,王杰希递给他一杯刚才买好的热可可,纸杯盖子的小孔里散出甜腻又温暖的气味来。

虽然放假了,但喻文州还是穿着校服,他在里头套了件加绒的白色卫衣,露出一个内里绒绒的帽子来;下边规规矩矩地穿着稍显宽松的校服裤,白色的滚边线顺着蓝色的长裤笔直地垂落,显得他的腿特别的直。

“等很久了吗?”喻文州问。

“没有,之前和黄少天他们打球,刚过来,他们说叫了你,但你没接电话,”王杰希摇摇头,“你上午去学校了?”

“嗯,做高二学生代表去参加了高三的一个活动,救急的,老冯抓不到人。”喻文州点点头,伸出戴着手套而显得又圆又可爱的手,抓住了王杰希的手腕,“走吧。”

 

书店里开了暖气,一进门一股热风便迎面而来,很暖和。两人坐电梯上去,三楼的人不算太多,他们要找的书在新开辟的区域里,味道还有点重,不过不是什么不好、不健康的味道,木头书架的香气和书本的油墨味混在一起,挺好闻的。

 

两人的身影隐在高高的书架后头,紧密排列成行的书本隔绝了前后的视线。王杰希的手指点着一排书脊,然后在某本上面停下,转头问了喻文州些什么。

“对了,其实我觉得你上次提的——”

话还没说完,尾音却戛止。

隔着玻璃窗还能听到呼啸的北风呜咽一般地嘶嚎,合着喻文州翻动纸张的声响和不远处人们踏地的脚步声,在此时此处逼仄的角落,竟也顿时变得悦耳起来。

王杰希愣了一下,抿了抿刚被人匆匆亲过一下的嘴唇,严肃地说:“喻文州,你真是够了。”说罢他自己没绷住笑了起来,转头别开脸,伸手去拿下别的书。

“嗯?”喻文州也弯了弯眼睛,无辜地举举手里翻开的书本,催促他,“你继续说,不要分心。”

 

end


评论(27)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