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王喻】北京下了一整夜雨 09

09

喻文州提前出院这件事,王杰希还是从楚云秀那里知道的。

他工作艰苦,楚云秀从北京发来慰问,几分钟的对话一来二去话题扯上了喻文州。楚云秀用有点惊讶的语气问,咦,他没告诉你?

王杰希愣了愣,手里的中性笔在纸上戳了个深深的黑点。他抖了抖纸,笑着回答,应该说了,最近工作太忙,我总记不住事儿。

 

事实上这两天他已经出了村儿,信号好了很多,也没原先那样辛苦,喻文州几乎每天都会和他电联,早上晚上都有,但是这其中一次也没提过他已经出院了——当然,他也没说过自己还在医院,横竖不能算他骗人。王杰希也不在这上面矫情,他相信对方并不是有意要隐瞒,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马虎地让楚云秀泄露了消息,可是作为在他受伤期间悉心照顾他的恋人,这件事从旁人的口中得知,总归让人心里不舒服。

这确实有一点喻文州的作风的样子,不是不告诉你,充其量只是“没必要说”。要说这事重要吧,确实不是小事,可是现在告诉他有什么用呢?没用,他还是得在这里好好工作、安心奔波,总不能当下就赶回北京去帮忙搬行李——要是真有能赶回去的时间,就算喻文州还在医院里躺着,他也会归心似箭的。

同理,喻文州这回提前出院的原因,可能他也帮不上忙,至少不是非有他在不可,所以喻文州才觉得回头再说也不迟。

王杰希其实特别能理解,他们向来彼此信任,却也很少互相依赖,他自己也有点这样。可是挂断电话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对于这种关系,两人是时候该作出一点转变了。

 

项目后期意外地顺利,王杰希通了两天的宵,比预期早了三天回到北京。

他也没告诉喻文州这件事,反正在某种诡异的逻辑中,他早不早回来也不关喻文州什么事——当然这种想法虽有三分赌气,但还有七分要给喻文州惊喜。王杰希买的是慢车票,就为了多在火车上睡几个小时,免得喻文州看出他憔悴。

他两个晚上几乎不眠不休,上了车沾上椅子就睡着了,连个梦都没有余力做。火车哐啷哐啷的声响像首太过铿锵的催眠曲,一路高奏回京。到了傍晚车快到站,他才适时醒过来,此时满车厢都弥漫着一股子泡面味儿,特别浓,又香又酸,跟在研究所里忙起来大家都快吃吐了的那个味儿一样,挺让人难受。

 

这种不适感一直保持到王杰希从出租车上下来。门口的路灯不知什么时候坏了,物业的还没来得及修,小区里黑黢黢的,他走到门洞前下意识地抬头望向三楼——以往总是自己一个人住的屋子,现在一反往常地亮着橙色的暖光。这样的变化让他瞬间感到身心愉悦。

有所爱之人等你的,这才叫家。仿佛长大了才能特别深刻地明白小学作文里常模仿的那些背诵得滚瓜烂熟的好词好句,类似什么“家里的灯就是温暖的源泉,是指引前行的北极星,是满身疲惫的旅人永不会失去的怀抱与港湾。”既经典又形象,所以才能万古流芳。

长大后与父母呆的时间越来越少,但他还有恋人,足够幸运了。

 

屋里亮着灯,敲门却没有人应门。王杰希掏钥匙开了锁,推门进去时听见房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喻文州大概正在洗澡。

王杰希此时此刻也很需要洗澡,他觉得自己浑身都是汗和灰,黏滋滋的,不舒服。他放下行李,拖着疲惫的身子坐到沙发上,这才发现水流声的掩盖下,喻文州的手机正在振动,嗡嗡嗡的。

王杰希拿起来看了一眼,来电者是黄少天。

黄少天王杰希是认得的,喻文州的大学室友,也是在广州他奶奶家的邻居,跟他关系挺铁的,之前还来北京玩过,他们三个一起吃过饭。

 

手机响了好一会儿了,感觉挺急,王杰希想了想,拿起手机正想给喻文州送进去,电话却恰好挂断了。

喻文州的手机没有设置密码,电话挂断后屏幕就直接进入了最近通话的页面,王杰希没想着要偷看,但猝不及防地瞄到了那一长串的“少天”,中间间或夹杂着一两个“王杰希”。

王杰希三个字还连名带姓的,喻文州存他号码的时候两个人还不算太熟,后来熟了,谈恋爱了,喻文州也没刻意改过来。

他知道黄少天和喻文州擦不出什么火花来,他信任喻文州,一点都不担心这个,但就是莫名有些吃味儿。王杰希放下手机重新坐下来,百无聊赖地发了一会儿呆。客厅桌上摆着插着电的笔记本电脑,是两人公用的那台,他点了点触摸板,黑色的屏幕很快亮了起来。画面还停留在机票订购的页面上,订单显示有从北京飞往广州的机票,明天下午飞,就一张。

 

“呵?”

王杰希带点自嘲地笑了一声,疲惫地靠回沙发背上去。他知道喻文州不会干什么出格的事情,但他就是觉得,这事情是不是有点过分了?难道这也不值得说?

他原定三天后回来,等他回到家面对空无一人的房子和查无此人的医院,喻文州预备怎么解释?还是他打算三天内就回来,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

 

就在这时候,浴室忽然传来特别响的“哐”一声,像有什么东西重重砸在了地上。

“文州?!”

王杰希站起来,忙往浴室小跑过去。

打开浴室的门,里头雾气缭绕,湿漉漉的。家里常用的是淋浴装置,喻文州也没动那个好久不用的浴缸。此时他正皱着眉头坐在角落淋浴间的瓷地板上,半蜷着,姿势有一点别扭。

浴室水声大,他刚才显然没察觉到王杰希已经回来了,听到开门声后,有点惊讶地抬头看着他,神情还带着点尴尬。

 

王杰希皱着眉头走过去,伸出手担心地问:“摔着哪儿了?”

“没事儿。”喻文州动了动,低着头龇牙咧嘴,靠着王杰希的手臂才慢慢站起来。

“你还想再骨折一次?”王杰希半抱半扶住他,旁边还没停歇的莲蓬头洒下的水把他的衣服都弄湿了,好在都是些热水,还挺解乏的。“就不能等我回来再出院吗?你看,你腿不方便,一个人还是有可能出意外,是不是?”

王杰希之前没问过喻文州提前出院的事情,但是看他发现自己在家后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喻文州也明白他早就知道了。

“没事的,摔的是屁股……”喻文州可能也有点不好意思,又理亏,说得有点小声,还忍不住笑了一声。他很快转移了话题:“你怎么提前回来了?赶的?累吗?”

王杰希摇摇头,莲蓬头一直在喷水,喻文州语气温和地说:“看你精神不太好,现在衣服都湿了,当心感冒,我差不多洗完了,你先洗个澡吧,我去帮你拿衣服。”

王杰希没应声,沉默了一下,忽然伸手从正面抱住了喻文州。他把下巴搁到对方的肩膀上,闭上眼睛像是在休息。他的头发几乎全湿了,发梢粘在喻文州光裸的脖颈上,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轻轻点了点头,头发搔得喻文州的皮肤痒痒的。

“你怎么了?”喻文州笑了笑,湿漉漉的手拍了拍王杰希的背,又稍稍抱紧他了一些。

王杰希直起身子看了眼喻文州的脸,那双黑色的眼睛湿润又温柔,在水雾下看起来格外真诚。王杰希偏过脑袋吻了上去,对方的睫毛在他的嘴唇下微微颤抖。喻文州也很配合,手掌抚摸着王杰希的耳朵,仰起了一点脑袋,嘴唇摸索到对方的嘴巴,他的舌头纠缠上王杰希的唇齿,温柔又缓慢地吮□吸□舔□吻。

两个人好久没见了,在医院也不方便,不管各自藏有什么心事,至少两人对彼此都很是想念,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他们从没有怀疑过对方的感情。

两人微微喘着气分开,喻文州还是带着微笑,说:“不累吗?先洗个澡睡一觉吧……”

睡什么?就算是在一起这么久了,也不可能面对恋人的裸体熟视无睹的好吗?他又不是柳下惠。

“不累。”王杰希平静地打断,伸手顺着喻文州的胸膛,滑过鼠□蹊部,摸到了下面……

王杰希同学身体力行地诠释了什么叫“我真的不累”。

喻文州神情看起来稳如泰山,正如松柏,其实下面也开始硬□了,王杰希忍不住笑了笑。

“等一下……”喻文州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

王杰希却没再给他缓下来的机会,推着他靠在了被淋浴水打得湿热的墙壁瓷砖上,有些强硬地吻了上去。

喻文州便不再拒绝了。


TBC

如您所见下章是肉:)

评论(19)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