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喻王喻】冬夜喜雪

原著背景,本来是喻王合志《四时如一》的稿子,后来本子窗了……写的时候其实不自觉地有些私心作祟,写得很无差,既然本子窗了那我们就可以随意一点……!当作喻王看也好,当作王喻看也好,我都没意见。

其实就是不想给这篇文设攻受,只是想写两个人并肩而行的感觉。

PS.迎合着依泠老师的喜好,我努力起着四字的名儿!


01

喻文州刚到B市的那天,就是王杰希接的他。

傍晚的首都机场带着严冬的寒意,空旷的大厅里来来去去的行李箱轮子在光滑的地面上咕噜噜地滑动,作着旅人或兴奋或疲劳的伴奏。喻文州刚走出国内到达出口,就看到了身着驼色长大衣、戴着黑色露指手套的王杰希,在暗色衬托下尤显白的指头正握着两杯热气腾腾的奶茶,纸杯上分别插着一蓝一绿两只弯弯曲曲的、做过造型的吸管。王杰希正在喝的那杯用的是蓝色吸管,纯天蓝色,特别小清新。喻文州想,这颜色大概只是个巧合吧。

广播信息在偌大的到达大厅里回响,王杰希一边喝奶茶,一边随意地扫着人群,视线捕捉到喻文州的那刻,他正巧嘬到一颗软弹的糯米珍珠,又被带着吸上一大口奶茶。喻文州冲他笑了一下,他便将嘴巴离了吸管,朝对方小幅度地挥了挥手作为回应。王杰希含了奶茶的腮帮子鼓鼓的,看过去就好像是他正在做着什么卖萌的表情似的,包子脸配合着他严肃的长相与平时的作风,显得十分违和。

喻文州远远走过来就笑了,王杰希不知道他在乐些什么,但也不好奇,只是递过那杯依旧触感温热的奶茶,接了他一个小件行李包,同他并着肩往外面走。

 

“怎么是你来接我?”喻文州拉了拉领子,“联盟最近不是应该很忙?”

“喻队来不是大事么,”王杰希也没看他,径自朝前迈着长腿大步流星,“没什么为什么,我正好有空。”

 

王杰希来的时候是交通晚高峰,没开车。以两人的公众身份,坐机场快轨再转地铁实在不是明智之举,不过首都交通四通八达,各种交通工具应有尽有,就机场这地界儿还不至于被围观,王杰希熟门熟路地领着喻文州往航站楼外走,等着排队打出租。

非要说起来,喻文州南来北往打了十余年的比赛,对首都机场其实早就十分熟悉了。这些年对战皇风、义斩——当然,还有眼前这人曾带队的、与蓝雨可谓十多年老对头的微草,每年都要来来回回飞B市好多次。作为队长,喻文州常年管着队里大小事务,机场地图简直倒背如流,B市本地人都不见得有他熟悉——这里的本地人不包括王杰希。

总而言之,喻文州一个人过来,就这些不多的行李和熟悉的路程,他独自处理起来是绰绰有余的,联盟总部派人来接他,还派了前大神王杰希,主要就是向他表达个诚意和欢迎。

能继续为联盟效力,喻文州觉得自己算是幸运的。来B市前他没有什么多余的担心,这里虽然不比G市亲切,但好歹不算陌生。可惜的是,过去十年来,他每次到B市都是几点一线,即便有空出去也只是在酒店附近转悠,对这个城市的真正文化、景色仍知之甚少——事实上为了保证比赛状态和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蓝雨全员,包括特别活泼好动的那几个,通常都很少出去乱跑,更不要说身为一队之长的喻文州。而这一次,他是真的要在这个城市开始全新的生活了,他有期待,也有好奇。

这是与G市跨越过大半张国家地图的北方城市;这是王杰希出生、成长的地方。

 

喻文州的退役对外有一点突然,但是也非不在情理之中,十多年的职业生涯,即使是注重保养双手的现在,他作为电竞选手也的确是到了职业暮年。谁都知道蓝雨的队长是个手残,这手速放在职业圈里几乎没什么可退步的空间;而与之相对的,随着时间推移,喻文州的意识和手段却都越来越强。众所周知联盟这几年来战术大师逐年渐少,更缺乏他这样满腹经验的选手。在黄少天退役后,作为中流砥柱,喻文州凤毛麟角的战术意识一次又一次为转型后的蓝雨力挽狂澜。在外界看来,他似乎还没有完全渡过当打之年。

不过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是人就总会老的,对喻文州来说,绝对手速的一点点下滑都会给他带来巨大的压力,他心里清楚,无论从精神上还是身体上,他的消耗都已经抵达了一个临界值。电竞这个职业吃的是年轻的本钱,饶是喻文州这样注意体能的人,在快到而立之年的时候,也时常会在赛中感到些许力不从心,注意力也难以如从前般长时间保持集中。他要继续打比赛、继续指挥其实都还是可以的,只是让他继续做核心撑起整支队伍,就有点勉强了。现在的他与其当个第六人或是辅助角色,他倒觉得不如相信队友们,相信俱乐部,把机会让给那些年轻的、充满理想的新人。后来俱乐部有了能够接替的人选,他也就尊重老板的意思,顺理成章地给了弦崩得太紧、太久的自己一个松口气的机会。

 

喻文州一直不是一个那么“热血”的人,他冷静、成熟,考虑问题时很少带小孩子的脾气。正如不反对联盟后期的商业运作一般,他也理解职业生涯的规则。

从进入训练营开始算起,喻文州在蓝雨呆了整十五年,没有转过会,没有退过役,蓝雨上上下下对他都敬重有加。别离是个伤感的词,不管他有多理智,多处变不惊,离开时总是有点舍不得的。走的时候他也想过很多——例如蓝雨是否需要他留下,例如他本人未来真正想要做的是什么,他需要牺牲什么,他又渴望获得什么。

最后喻文州权衡利弊,在各种可行的路中接受了冯主席的邀请,一路北上。

他热爱蓝雨,但是他最爱的还是荣耀,在哪里并没有什么不同。

如果非要把他这看似刚正不阿的心剖开来谈谈私欲的话,他也不否认王杰希算是其中一个影响到他决定的因素。对方因着地理上的优势和丰富的荣耀经验,现今也在联盟总部工作,因缘际会,喻文州又一次成为了他的后辈。

王杰希是两年前退役的,他最后的比赛璀璨纷呈到能记录进荣耀史册。魔术师重出江湖,神行诡变,天马行空,洒下瑰丽熔岩、漫天星辰,诡妙到令人叹为观止。不过还是得感谢最后的决赛地图与对手刚好适合这样的战术,不然王杰希也并不会因为自己要退役了,就特地不顾一切大摇大摆地展示风采。

那场比赛太让人记忆犹新,喻文州处在观众席也感到难以忘怀。从此荣耀的猎猎战场上或许还有魔道学者,还有王不留行,还有新的神话与传奇,但是再也没有了光芒万丈的“魔术师”和他大胆又奇妙的个人风格。

而他将被记录进光荣的岁月里。

 

02

两人在出租车上没怎么说话。B市的司机大多能侃,既愤青又热血,这天他们却难得碰到个带着外地口音的,问了地址后就不再说话专心开车,整段路程谜之沉默。

王杰希有些疲累,歪在座椅上对着车窗户打了个缓慢的哈欠,喻文州歪过头去正好看到他映在玻璃上还没收住的表情,忍不住笑了笑。

王杰希好整以暇地坐正看回来:“喻队有什么事吗?”

“现在不是队长了。”喻文州说的时候尾音似乎还带着一点点惆怅,不过很快便隐去了。他顿了顿,略显突兀却又语调平和地提起了一个两人之前都默契地避之不提的问题,“杰希,你考虑好了吗?”

王杰希有些不明白他怎么能那么自然地把“王队”改成去掉姓的名,叫得这样亲昵。

“我觉得这件事,不是我考虑不考虑的问题。”王杰希回答。

 

喻文州退役在今年夏天,蓝雨得了个冠军,他这时候退下来功德圆满,没几个人有他这样的好运气。王杰希退役后就一直留在联盟总部,他知道喻文州夏天就确定了要来联盟报到,却没想到这报到时间居然延到了冬天,这给了他很多的时间去作所谓的考虑——即便他觉得这并不是光靠考虑就能解决的事。

喻文州在蓝雨的最后一场比赛王杰希去看了。那日在蓝雨的主场,索克萨尔出人意料的强硬与决绝;卢瀚文操作着角色,像当年的黄少天一样锐利、敏捷,可是似曾相识的影子只是一瞬而已,他有他自己锋芒毕露、势不可挡的风格;其他或老或年轻的队员们也都斗志昂扬,很有干劲。这是对于王杰希来说既陌生又熟悉的蓝雨,整个队伍配合默契、所向披靡,打得非常漂亮。尘埃落定后王杰希在观众席起立,为多年的老对手诚挚地送上祝贺的掌声。

 

赛后喻文州在记者会上简单地宣布了退役,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乍起千层浪。

结束了媒体采访,喻文州给王杰希打了个电话,说,出来坐坐?

 

蓝雨和微草是多年的老对手,但王杰希跟喻文州的私交却一直不错,从第二赛季他们尚未出道时开始,两人便常有种英雄相惜的略同感。王杰希觉得,这种友谊的建立基础大约只是:喻文州很懂他——尽管王杰希其实并不十分需要,也并没有期待别人懂他。喻文州的这种“懂”,不是表面意义上的懂,也不单指荣耀上的灵犀相通,而是真的能给他“高山流水遇知音”般不言而喻的默契感。普通玩家也不是没有能看出点门道来的,很早前就有人在论坛上发帖问:不负责任猜想,如果喻总和眼队当初签在了一个队,会怎么样?

下头蓝雨粉和微草粉掐成了一团。

王杰希对这个假设一笑置之。没有如果。他们是对手,或许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懂”,才更有趣。

 

这场比赛是喻文州邀请他来看的,因为是决赛夜,体育馆人满为患,票一早就售罄。喻文州给了他一张VIP席,他在这区看到去年退役的黄少天和郑轩也来了,一人脸颊上贴着一张蓝雨队徽的贴纸,看起来特别忠贞。从这阵仗和喻文州的语气里,他稍稍思忖,便对喻文州想做什么猜到了个七七八八,内行人的王杰希本人对此倒并不感到十分意外。

他真正意外的是,结束后竟然是自己被单独邀请“出来坐坐。”

决赛就在蓝雨主场,又出于各方面考虑,喻文州当天是自己开了车来的,车就停在两条街外的停车场。喻文州到场馆后门接他,王杰希拉开车门,扑面而来的是空调凉爽清冽的味道。

王杰希坐进副驾,自己扣上安全带。喻文州说:“带你兜兜风吧。”

 

那天他们停在小蛮腰下,背景的大楼鳞次栉比,灯火辉煌,映照在夜色中波光粼粼的珠江水里。七彩的霓虹灯沿着电视塔盘旋而上,直至城市之巅。

 

这一晚上对喻文州来说不平静,他刚得了职业生涯的又一个冠军,也刚作出一个改变他职业轨迹的决定。

王杰希看了看窗外,打算开口问问喻文州关于退役的事情,对方却又一次像会读心似的,掐着时间点没给他机会。

喻文州堵着他话语冒出喉咙的瞬间,突然扭过头来说:“王队,其实我喜欢你。”

——太突然了。

喻文州说的一字一句十分认真——尽管他一直就是个说玩笑话也一本正经的家伙,可无论如何,在此情此景下开玩笑,都不像是喻文州会做的事情。

王杰希有点震惊,他下意识地提出了拒绝。坦白说,他觉得拒绝喻文州简直不需要什么理由,他从来没想过男人和男人的爱情,一直以来的好同事、好对手、好朋友,忽然说喜欢自己,这简直太荒谬了。

理所当然地,他也没去想自己究竟喜不喜欢喻文州、未来会不会喜欢喻文州这件事。在这一分钟内,他就十分单纯地觉得:真是莫名其妙。

喻文州的手轻轻摩挲着方向盘,叹了口气,说:“抱歉,我知道这有点唐突……我只是觉得,或许你也有一点感觉。”

 

感觉……?

王杰希刚从震惊中平静下来,认真地看了喻文州两眼,仔细思考是自己的什么举动给了对方错误的信息。可是真当头脑冷静下来,他才慢慢感到细思恐极,不自觉地蹙起了眉。

王杰希并非纯情到没谈过恋爱,喜欢是怎样一种心情,他还是能理解的。

他对于喻文州的关心,的确凌驾于其他朋友之上,可是他向来只把这归于“知己”,他以为喻文州也一样。

爱情?他是真的没有想过,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他也并不想纠结于此。

 

“你再想想吧,”喻文州看着他的表情笑了笑,转回头去,没有急切地追问一个答案,“别急着拒绝我,万一后悔了呢?”

王杰希觉得这逻辑有点神奇,表白被拒后居然还可以这么说,脸皮厚得理直气壮,竟就显得很应当。

魔术师向来天马行空,也难得喻文州一而再再而三给他“神奇”的感受。

 

“今天少天他们都来了,过会儿要一起聚聚,你来吗?”喻文州脸上丝毫显不出尴尬,依然带着微笑,温和地说。

 

03

联盟给喻文州安排的住处跟王杰希现居的寓所同在一个小区——其实大部分的联盟工作者都住在这儿,北三环外,靠近中关村,也靠近他们的工作地点。王杰希B市土著,在这个城市另有房产,但他还是为了工作方便住在了这里。

出租车在小区门口停下,暖洋洋的橙色路灯点缀着漆黑的夜晚。两人下车,合力搬下了行李。夜晚的风刮得很大,呼哧呼哧,跟要吃人似的,直往人领子里头钻。

喻文州边问话,边呼出一团团的白气:“今年还没下过雪吗?”

王杰希应道:“嗯,还没有。今年冬天不是太冷的,不过再晚些日子,应该是要下的吧。”

“哦……”喻文州点了点头。

王杰希沉默一下,又笑着说:“南方人就这么爱雪?也不是没见过。”

“总还是见得少吧。”

就像过去两年里他见王杰希的次数似的少。

往年每当天气最冷,开始下雪的时候,他们都已经放了春节假,喻文州当然也不会再来这些北方城市。在过去的几年里,虽然喻文州也不是没见过B市的雪,但毕竟不是年年都有机会,也并不是每次都有机会出门。想看场雪,天时地利人和,一项都不能缺。

 

“反正今年以后……”王杰希说到这里顿了顿。他认真地想了想,这个“以后”有几年。

喻文州会在B市呆几年呢?

“咳,”他咳嗽了一声,“你要是一直在的话,很容易见到雪的。”

“嗯。”喻文州点点头,笑了一下。

走到路口,喻文州停下脚步,冲王杰希伸出手道别:“晚安。”

“嗯。晚安。”

然后两人在路口分开,进了不同的单元。

 

许久未见面,他们也没有聊什么特别的话题——如果不算喻文州在车上的提问的话。

王杰希这次的拒绝不像上回那样斩钉截铁,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没答应也就代表了他的态度依然是觉得,两人在一起是不合适的。

喻文州还是让他再想想。

虽然王杰希说这事不是考虑就能行的问题,但这段时间他也确实抽出空来思考了。不说在不在一起,单从感觉来看,深思熟虑后他也承认,喻文州说的没有错,他或许是有点喜欢对方的。

喻文州表白后的那个夜晚,他和蓝雨的人一起去唱了歌、吃了宵夜,接下蓝雨队长接力棒的卢瀚文当晚喝了不少,举着杯子去向前任队长敬酒,眼睛里有亮晶晶的水汽,可是那股子坚韧又勇敢的劲头,同曾经的蓝雨双核一脉相承。

喻文州这就要走了,他在蓝雨当了十几年的队长,虽然性情温和也好讲话,但毋庸置疑他是整个队伍最有威信的人,俱乐部老板都敬他几分。这样的队长,谁都舍不得,蓝雨的现役队员们又哭又笑地闹成了一团。已经退役了的黄少天喝多了,一个劲儿地说,队长!整个职业生涯里你一直是我的队长,我真的对这件事特别高兴你知道吗!

 

王杰希一个对家前选手,坐在一边角落里默默吃着虾皇饺。他不由得想起自己之前的队长林杰离开微草的时候,想起魏琛离开蓝雨的时候,想起张佳乐离开百花的时候,想起叶修离开嘉世、离开兴欣的时候……也想起自己离开微草的那一天。天下从无不散的筵席,曲终人散三五年,就天各一方了。微草当年那位好脾气的、他非常敬重的队长林杰现在在哪里呢?诚实地说,王杰希不知道。分离就是这么残酷的一件事情,生生把原来吃住都在一起的人,变成只有逢年过节才会互相发寥寥几句问候的关系。

退役后的喻文州还会选择与荣耀相关的工作吗?未来他有什么打算?之后会去哪里呢?这些王杰希都不知道,喻文州从来没跟他提过。

他嚼着虾仁又想,或许之前的表白就是喻文州在孤注一掷、背水一战也说不定。他这次拒绝了,那么他们日后还有多少相见的机会呢?

想到了这里,王杰希就觉得心里有点略略不得劲。

 

不过事情没这么糟糕。再后来他就知道了喻文州要来B市,要和他一起工作的事儿。从主席那里得到口风的那天,理智与情感都告诉他,他确实对此挺高兴的。

于是他想,这大概就是有点喜欢的意思吧。不过要说真的爱得有多深,那他自己心里也明白,显然是没有的。

那天晚上在小蛮腰下,喻文州望着挡风玻璃说,你别急着回答,万一后悔了呢?

对于这个问题,王杰希很想得开地觉得,就算后悔了,这后悔也算不得什么。

王杰希承认,自己是挺喜欢喻文州的,跟他相处很舒服,想起日后见不到他也确实会有点难过。可是就这点儿喜欢,并不足以支撑他们俩在一起。他认为像喻文州这样周全的人,也一定不是没有考虑过如果在一起,两个人需要承担的那些东西。在此之前王杰希从没考虑过同性恋情这回事,现在面对这劈头盖脸而来的表白,光是稍微往日后想想,都能猜测到即将接踵而至的压力。无论是面对各自的家庭,还是面对社会的舆论,对他、对喻文州来讲,都绝对是不小的考验。没谁愿意自己谈个恋爱还要偷偷摸摸的,他们也都不是那么不磊落的人。

王杰希不是怕,他就是觉得没爱到那份上,没必要受这个罪,他也不想喻文州为了他去蹚浑水。

当初拒绝了就是拒绝,拖拖拉拉地搞暧昧不是他俩的风格。坦白讲,就算日后真的后悔了,也不是什么大事,这世上爱而不得的事情多了,爱情在王杰希的生活里本来就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错过了顶多算遗憾吧。

喜欢一个人是很正常的事,未来他们或许还会爱上别的人,女人,人生会简单很多,也未必不会幸福,何必为了这点不知从何而来的莫名感情自扰呢。

 

04

新年前是冬季转会期,联盟忙成了一团,每天打印机咔咔的声响伴着电话铃声齐飞,上上下下都忙着调资料、联系俱乐部,午休的时候,提前知道消息的工作人员们边吃饭边讨论各个俱乐部转会情况的细节八卦,简直是一年里最热闹的时候。

王杰希跟着大部队负责审核各个战队的选手转会情况,而喻文州则在跟进之后全明星周末的事儿。他们的办公区域很近,可是工作时间向来从不互相干扰。

喻文州是个很细心很体贴的人。新年前是王杰希比较忙碌,在他忙到昏天黑地的时候却总能在恰当的时间得到一杯温茶和一份热饭的关怀,从没饿着冷着。这对于王杰希来说其实是有点新鲜的,他鲜少被人照顾,即使是小时候,也是非常独立的性格,从来都是他照顾自己、照顾别人。

可是现在给他这种照顾的人是喻文州,是做什么都让人感到舒服的喻文州,除了新鲜,他实在也说不上来有哪里别扭——好像并没有什么别扭的地方,理所应当一般。

 

时间转眼就到了新年,联盟放了两天的假,短得不足以容喻文州往返G市,只好留在B市跨年。除了同事,他在B市没什么亲属朋友,凄凄惨惨戚戚。

工作的间隙,喻文州用脚在地板上挪动着椅子移到王杰希对面。

“杰希,新年有约吗?没约的话,和我一起过吧。”

真是巧了,王杰希的家人计划要去国外过年,他工作走不开,没法儿随行,若没有喻文州,横竖新年都是要一个人过的。他低头考虑了片刻,便应下了。

 

今年的新年,《荣耀》官方照惯例有活动,一大早各大公会就开始厮杀。虽然是来之不易的假期,可是对于他们这种职业的人来说,工作是游戏,消遣照样是游戏。尽管两人都已经退役了,但是这种活动当然还是不会错过的。

于是新年这一天,两人便同在喻文州家度过,说暧昧倒也并不暧昧——孤男寡男共处一室,就为了一起打个游戏,十分正直。

 

喻文州和王杰希都是公私分明的人,他们现在在联盟工作,虽然私心里对以前的战队都留有很深的羁绊与感情,但是自然也不能像叶修那样明目张胆地给自己的母队抢夺战利品。

两人看了看积分榜,合计了一下,开着两个小号,组了个队。

 

蓝雨和微草向来是宿敌,从第六赛季至今也差不多针锋相对十年了,如今两位队长一起坐在家里,异常和谐地一人捧着一台电脑,背靠背斩断来敌,也是挺新鲜的事儿。

开始战况不是很激烈,两人也不像以前那么拼,中午是在家楼下随便吃的,点了两道小菜,一碗番茄蛋汤,配一盘酸菜炒饭;到了晚上战况升级,战术大师和魔术师的胜负欲燃烧起来,晚饭便没顾上,悲催地错过了饭点。

等他们开始盘点战利品,去领取奖励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了。外头风太大,坐在室内就听到北方呼呼地刮,谁也不愿意再出门,更何况又是新年,店里夜宵和外卖估计都停了。

 

王杰希其实觉得还行,中午吃得挺饱,现在也不算太饿。他正开着QQ和黄少天聊天,对方知道他和自己的前队长现在是同事的事儿,刚才又意外得知他俩现在在一起过年,一颗八卦的心简直收不住,吧嗒吧嗒说个没完。

过了一会儿旁边飘来一阵香味,王杰希扭过头去,看到喻文州捧着两碗热气腾腾的泡面。

泡面这个东西没什么营养,最大的优点就是特别香,香得把王杰希胃里的馋虫都给钓起来了,本来不太饿的,这一下忽然就一阵饥肠辘辘。

虽然是泡面,但喻文州还不算太没诚意,好歹是用锅煮了的,还打了两颗半熟的鸡蛋,加了火腿肠,看起来色香味俱全,黄澄澄的蛋黄和筋道的面条十分诱人。

 

“饿了吧?不会做别的,”喻文州摸了摸鼻子,“将就一下吧。香辣牛肉味的,我记得你爱吃辣的,没错吧?”

“嗯。”王杰希先点点头,之后又顿了顿,说,“其实……我会做饭。”

喻文州把碗端到他面前,推了推桌上的杂物:“但是我家里其实没有食材,就算食神来了也只能做方便面和鸡蛋烙饼。”

王杰希愣了一下,皱起眉,表情有些严厉地说道:“你平时过的什么日子?”

喻文州笑了,抓起筷子,说:“以前是挺注意这些的,但是这阵子有点顾不上。”

他拿筷子的姿势特别标准,很好看。

王杰希听完也没说话,睁着大小眼高深莫测地看了看喻文州。

他忽然意识到什么,开始认真地猜测起,喻文州是不是故意表现出这副邋遢的样子来“博取同情”的。毕竟在他的认知里,对方一直是个十分注意养生、能把自己收拾得井井有条的人,不像是会过得这么乱七八糟的样子。

世邀赛的时候,他还瞧见喻文州每天晚上泡脚呢。

王杰希又看了喻文州一眼,对方正浅浅地笑着,看起来特别真诚。

谁知道呢。

 

05

新年过后便是万众瞩目的全明星周末,今年的主办是经年来风头依然强劲的轮回战队,摆了个大排场,尝试了很多新鲜的玩意儿。这一趟基本都是脑力活儿,喻文州跟另一位工作人员负责了这一趟的行程,随主席一起去了S市。

 

另一边,冬季转会的事基本落下帷幕,王杰希清闲起来,连续几天都能在家睡个舒服的懒觉。

他在网上下载了一个食谱,去超市买了食材,打算趁着这段时间锻炼锻炼厨艺打发时间。他很有天分,学得挺快,做的都像模像样的,只是偶尔标新立异创造出个不错的新菜色,却没有人分享味道,也怪无趣的。

王杰希兴起,在朋友圈发了自己做的菜,一次把几顿的都po上去了,凑了个漂亮的九宫格。尽管到底也只有形色能同旁人分享,但曾经的一众微草队友以及现役的、已退役的大神朋友们还是纷纷惊讶地点赞加评论,刘小别和卢瀚文更是在下头把话题引到十万八千里外,刷得还特别快,到后面王杰希都懒得看提醒了。

 

到了半夜,才多出条喻文州的评论回复:“好厨艺,那下周去你家蹭饭吧?^_^”

黄少天在下头大惊小怪:“我靠靠靠,队长?!你怎么了队长?画风不对啊?”

 

王杰希莫名心情有点好,回复道:“好的。”

 

喻文州在S市呆一个工作周的时间,刚落地的第二天随同的工作人员便患了肠胃感冒,不大的病却很折腾人,脱了水似的躺在宾馆几天不能动弹。

联盟常给休假,但是不养闲人,派了两个人来就是实打实地需要两个人,喻文州无奈地一人揽下了两个人的工作量,压力剧增。他是个十分井井有条的人,但是也被这措手不及的工作量给虐了。就这么几天,联盟没再加派人手,直接在轮回那边调了个人帮他。

 

今年B市的雪姗姗来迟,过了年都没下过一次,却在喻文州走后的第二天,忽然下了起来,连天气预报都没播准。

王杰希踏着雪从外头便利店回来,脚下的积雪被踩得咯吱咯吱响。也不知道这雪要下多久,他不禁在心里有点好笑地感叹,喻文州真是不逢时,前脚刚走,后脚雪就要来。搞不好几天后他前脚刚踏入京城,雪花后脚就要化了。

想起喻文州,王杰希找着钥匙孔的手抖了一抖。他觉得自己挺不对劲的,喻文州这些天鲜少联系他,他甚至还有点不习惯,不高兴。

后来喻文州没再提让王杰希考虑的事儿,也没有特别表现出对他的追求——事实上“追求”这个词放在喻文州身上就怎么看怎么怪。他觉得喻文州的吸引力大概是潜移默化的,润物细无声,一点点嵌进了他的生活。

 

隔天下午喻文州给他发了条短信,拜托他帮忙去楼下门卫处取个快递。无关紧要的内容,但就这么看到他的名字,王杰希不知道怎么也能心情转好,简直莫名其妙。

 

王杰希后来这样想,当初拒绝喻文州,是因为他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不对劲,压力大,没必要把那丁点喜欢拿出来任性;但是现在的他突然发现,不在一起更不对劲,更不开心。既然不在一起更不对劲,更不开心,那干嘛不在一起呢?

更何况,他们现在的情况也不比喻文州表白那会儿了,一不异地,二工作稳定,未来少了很多的不确定性。一个人住久了总会寂寞,需要一个相爱的、合拍的伴侣,彼此依靠,互相挟持。

——万一后悔了呢?啧,喻文州真有先见之明。如果相爱可以不留遗憾,那还拿什么乔。

 

06

为了全明星周末的顺利举办,喻文州在S市那几天过得日夜颠倒,非常不规律。最后一天顺利结束后他特别高兴,终于卸下了沉重的担子,身心都放松下来。那天晚上他在庆功宴上被邀着喝了点酒,因为酒量不行,没喝多少就难受的很,第二天头晕脑胀地上了飞机,在舱内吐了两回。

 

王杰希当然不知道这事儿,但是因为有话要说,喻文州回来他还是挺重视的。那天上头其实没有特地安排人去接机,但王杰希当天不忙,便主动驱车去接了他。

他去接机也算是一时兴起,在飞行时间内才给喻文州发了条短信,理所当然地没有得到回音。

到了机场,王杰希等了一会儿,在时刻表上看到这班晚点了,便又一个人回到车里,打开空调,吹着暖风听电台。

喻文州夜里十一点左右才到,落地便给他来了电话。

 

王杰希的车就泊在T2航站楼二层的停车场。灰暗的空间内带着一股地下室的潮味,拥挤的车位顶上亮着一排排光线森白的日光灯。他从后视镜内远远看到喻文州后便切掉电话,打开后备箱,亮起了暖色的车灯。

喻文州看起来很累,走得挺慢,到了也没问问联盟总部那么多人,怎么会排到王杰希来接他,只是带着疲倦的笑容向他说了谢谢,将沉重的行李放进后备箱里,开了副驾的门,之后几乎是把自己整个摔了进去,闭起眼睛养神。

 

王杰希没说话,心里泛起点心疼的意思,从后座上摸到一条小毛毯盖到喻文州身上。

他发动汽车,想着既然喻文州累就让他休息休息吧,反正要谈的内容比较严肃,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

快驶出机场的时候,喻文州带着点鼻音问了问王杰希这段时间的事儿,说谢谢帮忙,辛苦你来接我……

王杰希应了几声后,那边又没声了,过会儿王杰希歪头看过去,见他睡着了。

B市的夜景很美,路上的车辆川流不息,被薄薄的白雪覆盖的城市霓虹闪烁,华灯高照,橙色的路灯蜿蜒得像一条璀璨的巨龙。

驶入市区的时候,天又下了小雪,很快越下越大。王杰希开了刮雨器,在心里乐了:下得是时候。

 

车子开进小区,停在喻文州家楼下,王杰希熄了火。电台里正在播市区的实时路况,窗外是小雪落下的簌簌声,几乎轻不可闻。

他看了眼喻文州,对方正歪着脑袋窝在座位里,柔软的头发散开来,压在椅背上,呼吸温柔又平稳。

王杰希觉得喻文州很少有这样不设防的姿态,他在蓝雨是基石一般的存在,在生活里也是一个十分可靠的人,这份可靠来源于他缜密的心思和活泛的手段。当然,生活里喻文州很少算计别人,不过更少被别人算计。

 

车里总不比家里暖和舒适,王杰希犹豫着要不要叫醒对方,可是喻文州看起来实在很累,而他也享受这样的宁静,突然就有点舍不得放他上去。

电台里开始放歌了,软软绵绵的情歌,实在太有氛围。王杰希握着方向盘沉默了片刻,歪过头去看了看喻文州的脸,无奈地笑了一下,对着那双唇就亲了上去。

喻文州的嘴唇有点干,起了一点干燥的死皮,可是压下去却是柔软的,挺好亲。

没两秒王杰希感到那双唇忽然弯起了一个颇小的角度——喻文州醒了。

王杰希把头偏回来,若无其事地说:“醒了?”

喻文州笑着点点头:“嗯。”

 

王杰希也笑了。本来他还有挺多想说的话,在脑海里整理过半天了,能够一二三四地排成条来。但他还没开口,就发现喻文州的读心术技能已在读条中。王杰希发现知音就是知音,没啥好解释的,真省事啊。

王杰希叩了叩窗户,看了一眼窗外,压在树上的积雪啪嗒地掉下来,打在灌木上。他扭头对喻文州说:“恭喜你啊,你终于可以看到雪了。”

窗外是冰天雪地的洁白一片,又美又静谧。

喻文州凑过来吻了他,按着他的肩膀,把他压在一玻璃窗的水雾上。

这个吻是雪花味的。

END



评论(25)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