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王喻】北京下了一整夜雨 07

07

王杰希特别爱吃甜食,这一点是在一起之前连喻文州都不知道的,毕竟这人在方方面面都有些传统,某些作风甚至像个老人家,外表是完全看不出竟是孩子胃口的。喻文州也是相处后才慢慢知道,王杰希爱吃甜的,爱吃冷饮,还喜欢碳酸饮料,口味挺可爱的,正经是个年轻人。

前阵子王杰希来送饭的时候还跟喻文州说过,叶修这次要回趟杭州老家,得抓紧托他带两盒藕粉桂花糖糕过来,在网上买的都不好吃,号称“百年老店”的也白搭。

杭州城那么多好东西,就惦记这个,还一副特别事关重大的样子。喻文州被逗笑了。

去年王杰希出差到杭州,回京时同事买了几盒糖糕带到机场去,本来是回去分给亲戚朋友的,候机的时候拆了一包,分了王杰希一个。王杰希本来没要,但对方执意要给,小小的东西也没什么推拒的必要,他便收下吃了。谁知道这世上还真有一口钟情,吃完了口齿留香,仅这一次王杰希便念念不忘,还一直说要带喻文州去吃。

 

屋外阳光太大,隔着玻璃都晒得人眯起眼睛。王杰希走到窗户边上整了整窗帘,蓝色的帘子滑下来盖过了烈日的炙烤。

喻文州打开饭盒,香味扑鼻,饭菜的精致度远远超过了外带快餐,连摆盘都有讲究。之前王杰希跟他提了这是楚云秀带来的,他心里也不禁赞叹了一下楚医生的厨艺。

喻文州拆了筷子,瞧见米饭的边上还搁着两块糖糕,软糯细腻,颜色剔透,嵌着小粒的深黄色桂花干,虽然不对季,但仿佛还能闻到秋高气爽间那股沁人心脾的味道。

一边王杰希也揭了盖子,难得地直接露出了欣喜的神色,道:“桂花糕?”

他特别高兴地夹起来咬了口,点点头,又微微扬了扬筷子,对喻文州说:“你真该尝尝看,味道不错。太巧了,前阵子刚念叨过。”

喻文州笑了,也吃了一口,是挺甜的,很糯,非常好吃。喻文州的家乡其实也有很多糕点,广式小吃甚至可说是以点心闻名的,口味偏甜的更是不少,他想,下次也要带王杰希去吃一吃,他会喜欢的。

喻文州其实大约猜到这份午餐不该是巧合,上回王杰希说要叶修带桂花糖糕的时候楚云秀也在,应该是楚医生有心了。不过看王杰希的样子,八成是不记得这回事了。

 

吃完饭,王杰希照例要回研究所。走前他借了洗洁精,把两只饭盒一一洗干净了,拿去送还给楚云秀。

中午的医院不比外头的艳阳高照,整个楼层都凉丝丝的,走廊里一股浓重的药水味儿。

门开着,从外面可以看到楚云秀穿着白大褂,坐在桌前写着什么,头发落在纸面上,晃得光影一颤一颤。她对面站着一位男医生,身子微微前倾,像是在对她说些什么,神色里露出点讨好的意思。不过楚医生看起来并不领情,只是“嗯”、“哦”地敷衍应着,见王杰希来了,更是跟看到救兵似的从座位上站起来。

“打扰你了吗?”王杰希走过来,把擦干水的两只饭盒整齐地叠在桌上。

“没有。”楚云秀笑着摆手,完全视那位男医生为无物,对王杰希说,“怎么样?我的手艺还不错吧?”

“是,很好吃。文州也很喜欢。”王杰希表情认真,简单却又发自肺腑地评论了一番,“真是太感谢了,改天一定请你吃饭。”

“哈哈,这点小事而已,我很喜欢做饭,可是做了一个人也吃不完,没机会开伙,你们也算成全我。”楚云秀把手插进褂子口袋里,眼角含笑,轻松地用玩笑口吻说道,“不过你要请我吃饭嘛,我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哦。”

王杰希说:“好。”

 

那被搁在一旁久了的男医生忽然出声,盯着楚云秀问道:“是他?”

楚云秀看也没看他,坐回椅子上,皱着眉说:“又听谁说闲话,关你什么事?”

王杰希不怎么跟女人打交道,看这状况心下茫然,不过他理解,像楚云秀这样漂亮又能干的姑娘,身边多聚集点男人不奇怪。

男医生黑着一张脸出去了,出去的时候连门都不敢摔,扯了一下又轻轻放掉了。王杰希心想,大约是楚云秀拿自己当了个挡箭牌,赶了赶追他的男人吧。

 

楚云秀似乎司空见惯,毫不在意,依旧笑着,摇了摇圆珠笔,语气带点不易察觉的小心翼翼,问道:“桂花糕好吃吗?”

王杰希愣了愣。

“上回听你说特别爱吃桂花糕,我正巧周末无事就自己学了一下,味道还过得去么?”

楚云秀收起了小心翼翼,很大方地笑道。

听语气,楚云秀的意思也就是她平日里便乐意研究菜色,王杰希给了她灵感罢了,但王杰希听到这话还是有点惊讶。

他点点头,说:“味道很好,我也不是杭州人,不知道本地真正正宗的口感是怎样的,但是这和我在杭州吃过的念念不忘的那种相差无几,很好吃,真的谢谢你。”

楚云秀笑着说那就好,心里想,这人真有趣,夸好吃就行了,还非得说下不能确定这是不是正宗,怎么一点都不会哄女生的?

 

又隔了几天,王杰希给喻文州请了一个护工帮他解决吃饭一类的问题,原因是他要出差。要去的地方不远,但是是在河北一个特别偏僻的小村,十天半个月不能回来,听说信号还特别差。

喻文州和王杰希商量,其实自己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该出院了,回家休息就成。但王杰希坚持说:“还是好好养着吧,等我接你回家。”

他说完去吻喻文州的嘴唇,对方刚喝过水而留下的水珠蹭着他干燥的唇瓣,痒痒的。

 

王杰希出差后的头天晚上,喻文州照常在病房里头看电视。不过这天特别热闹,旁边大爷家的小外孙女又来了,背着粉红色的小草莓书包,里面装着学前兴趣班的作业。孩子上的是美术班,她蹦蹦跳跳的,里头的水彩笔全从没关牢的盒子里掉出来了,哗啦哗啦响。老大爷特别惯孩子,允许她在写作业前看一会儿电视,小丫头兴高采烈。她看的还是少儿频道,于是喻文州也陪着一起看少儿节目。

电视里做游戏有惩罚,苹果哥哥哭丧着脸,草莓姐姐得意地在他脸上画画,两撇画出两道黑乎乎的八字胡。

小朋友们最爱模仿,小外孙女拿着彩笔,兴致勃勃地说要给姥爷画。孩子母亲不在,姥爷也随她“无法无天”。老大爷指指腿上那石膏,说:“好好好,画吧画吧。”

别人都能画脸,只有她能画腿,小姑娘看起来挺高兴的,舔着嘴认真地画起来。

画完了姥爷的,丫头又跑过到另一头,踮起脚来,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说:“哥哥,我能给你也画一个吗?”

喻文州大方地让出一条腿,笑:“好啊。”

 

小丫头画得特别认真,一笔一划地,描了两个手牵手的人。五六岁的小女孩,能画成这样也算挺有天分。

“这个是哥哥,这个呢——是常来看你的那个大小眼哥哥!”小丫头嘻嘻笑着,又蹦回去换了只红色的笔,“再给你们加一颗爱心吧!”

“哎呦小祖宗,”老大爷被逗笑了,“哥哥都是男的,你可别乱画!”

小丫头才不管。

喻文州看了看腿上那个涂得看不太出形状的爱心,笑着说:“挺好的。”

 

老大爷平日里就是挺乐呵的一个老头,但很明显,有小外孙女在的时候,老大爷显得更加开朗,喻文州觉得老人这是打心底里的开心,那点晚年落寞的感觉全被赶跑了。是啊,谁不喜欢抱抱孙子,享享天伦之乐呢。

 

晚上女儿把外孙女接走,老大爷随着手里遥控器有一搭没一搭的换台,跟喻文州感叹起街坊邻里的闲事来。

他说他家楼下住的李老头两口子,养一个独生儿子几十年,现在儿子出息了在大企业做高管,老人们总算熬出头了,可是呢,儿子明明都结婚好几年了,小夫妻俩非要做什么丁克一族,说连自己都养不活还养什么孩子。老大爷说,可是真一点不掺假话呀,他们家经济条件是真特好,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那个李老头是个知识分子,特别有文化的一个儒雅老头,他说看得开,孩子不生就不生,没什么大不了的……哎,说得那叫个宽容,现在他老伴儿还不是成天抱抱、逗逗小区里的孩子,他在一旁看着,也不好意思跟着抱,怪可怜的。

老大爷叹口气,又说:“你们年轻人啊,也不是非得要逼你们生孩子,但到底孩子是老来一个念想,我们这辈就算不一定抱孙子,你们年轻人以后也会老的,没个儿女,万一老伴儿先去了,以后无依无靠的,日子不好过啊……”

 

这些老一辈的言论,喻文州要反驳起来其实也是可以条理清晰、字字珠玑的,可是从情感上来说,这些逻辑又显得严丝合缝:谁不想老来有个依靠呢?

王杰希就挺喜欢孩子的,喻文州也知道。不过他们俩,到哪里生孩子去。

他们在一起好几年了,说认真,两个人是非常认真的,一心一意,凡事也向来为对方考虑;可是平心而论,喻文州当真觉得这恋爱谈得也有些“得过且过”的意思,长远的事没有人提,过去的事也没有人问。

喻文州又想起前几天楚云秀送的藕粉桂花糖糕,是挺甜的,好吃。喻文州知道自己是跟着沾的光,王杰希应该也觉得甜。

 

好在喻文州向来不是个喜欢胡思乱想的人,况且这次他还没来得及胡思乱想,就有新的烦恼劈头盖脸掀过来了。


TBC


评论(2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