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王喻】北京下了一整夜雨 05

05

意外横来的住院生活对喻文州来说,倒也没有那么难熬。

公司很宽容,给主管发了主治医生的全休证明后,部门就打了招呼到人事,那边意外爽快地批了他的假,一批就是两个月,喻文州捧着电话简直受宠若惊。

从各种意义上来讲,喻文州都属于十分好养活的类型,同王杰希不一样,他是个随遇而安的水瓶座,对人生的松弛紧迫都报以风平浪静的心情,深刻地明白事已至此,再挣扎着强自己所难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便很知趣地习惯着无所事事——毕竟无聊的日子也有无聊的乐趣,人生并不是非得时时忙碌才有色彩,正如木村大神上世纪末出演的收视率破表的电视剧中的经典台词说的那样,“人生不如意的时候,是上帝给的长假,这个时候就应该好好享受假期,不要勉强,不要焦躁,更不要无谓地努力,将身心付诸于自然,不久一定会好起来的。”

便当此意外,也是个上帝赐的悠长假期吧。

这阵子王杰希给他带了好几本书,有些是从害他住院的罪魁祸首纸箱里拿的,有些则是从王杰希自己的书柜里抽出来的,来来回回有七八本。大概是不想他费脑子,王杰希顺来的都是些闲书,要么是小说,要么是散文,他倒是眼尖得很,这些书基本都是喻文州在书店顺手买来后一直没有时间读的,每本都新鲜。

闲日子,闲书和病院很配,喻文州没事做的时候读来消遣十分惬意,这些书的内容没什么深刻意义,却常能勾他会心一笑,又因为看着没有什么压力,他常半卧在床上读书,被外头日光懒洋洋地笼着,读着读着就闭眼睡了。

在医院这些日子,独自安静的时间多,可是热闹的时光也不少。

隔壁床的老大爷时常常同他唠嗑,说说国家大事,也说说家长里短,寂寞久了的老人总是有点兴奋和絮叨的。因为原本宽和包容的性格,又因为大学时有话唠同学狂轰乱炸般的长期锻炼,喻文州始终是个很好的倾听者,懂得聆听,也懂得适当回应。老人讲起旧时的故事时声情并茂,有的事还说得挺玄乎,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喻文州本身就挺爱广闻天下事,真的假的都听得津津有味。

在医院工作的苏沐橙有时会上来给他带点水果和小零食,至于本就在骨科的楚云秀,虽然现在并不是他的主治医师,但空闲的时候也会顺便串个门和他聊一聊天,解解闷儿。

除此以外,刚住院的两个星期他陆陆续续地接待了不少研究生时期的同窗和新公司刚认识的同事——喻文州待人处事温和又让人感到舒适,这样性格的人,人缘总是很好。

 

当然,王杰希也每天都会来,午饭晚饭从不落下,兢兢业业、无微不至。说得凄惨点,喻文州在北京举目无亲,没别的依靠,可是别的病人该有的,王杰希也一样没少他。

 

“不用每天那么麻烦,找个护工帮忙带份食堂的饭就行了。”喻文州接过王杰希递来的筷子,认真地同他商量着。

诚然食堂的饭很难吃,可那也是有人吃的,既然有人吃,他就没有吃不下去的道理。

“不麻烦,正好赶得上,如果赶不及我也不会勉强。”王杰希坐下来拆开饭盒,丝毫没有犹豫地否定了他,“一家人就应该一起吃饭的。”

喻文州微微愣了愣,觉得这实在也没什么可反驳的。

 

他打开饭盒,今天的菜色依旧是精心搭配过的,满眼都是对骨头康复有益的食物。王杰希的厨艺可圈可点,不过喻文州知道这些的确不是出自他之手,让王杰希每天下班回趟家,亲自做份晚饭再送来,也实在太难为他了。

虽然不是王杰希亲手所制爱心便当,但这些菜喻文州也认得,而且十分喜欢。佳肴出自王杰希他们研究所对面小街上的一家小饭馆,王杰希在研究所工作了一年,两人也就在小饭馆吃了一年,只要喻文州空闲的时候去找王杰希,餐点一般都会就近在那里解决。小饭馆便宜又干净,在口味方面,原本王杰希并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但因为喻文州非常喜欢,他吃着吃着,习惯了竟也觉得十分不错了,自己单独也常常去捧场。去多了老板对他们自然熟悉又热情,炒几个小份的菜外带只是举手之劳,特制盒饭好吃又卫生,再加上老板是个南方人,做菜口味不似北京人那样盐多味重,也挺适合病人。

 

王杰希折了几张面纸放在桌上让喻文州吐虾壳,后者却剥了两只肥硕的大虾,细心地去了线放进王杰希的饭盒里。

王杰希咬着虾思考着什么,过了会儿问喻文州这段日子是不是无聊,然后承诺,只要等他忙过了这一阵,就可以接人回家调养了。

喻文州摇摇头,说你不用急,医院里挺热闹,有什么事也不用自己操心,总有人帮忙,按个小铃随叫随到,古代帝王似的,难得过这么舒坦的日子,挺好,都舍不得走了。

王杰希皱皱眉,有点责怪地说,哪还有人舍不得医院的?

喻文州笑了笑,没打算解释,直接换了个话题,问,你还没忙完吗?最近跟的项目耗时这么长?

王杰希点点头说,嗯,所里有个老前辈身体不好,回家休养了,组里的小辈们都忙得焦头烂额,很多事儿就算临阵磨枪也要硬着头皮亲力亲为了。

说起来简单明晰的事情,造成的压力却不可谓小,然而王杰希说得语气平实,没什么情绪。喻文州能察觉到他的疲态,但他也知道对方并不是在抱怨,只是陈述一个事实。年轻人早晚有要扛起大事的一天,确实也不是什么值得抱怨的事儿。

 

“长了根白头发。”喻文州吃了口饭抬起头,突然说。他看到埋着头的王杰希发旋儿中间有一根显眼的白丝,随着电扇的风起起伏伏,还挺可爱。

“嗯?”王杰希抬起头,疲惫的大小眼下露出两道不那么好看的黑眼圈。

喻文州忽然觉得心里有点软,放轻声音说:“我帮你拔了吧。”

王杰希不以为意,说:“不碍事。”

他是真的觉得无所谓,但即便如此,听到喻文州说了,他还是乖乖凑过去让对方帮忙拔掉了那根白发,连着头皮轻轻一拽,带着似有若无的痛感。

再亲密无间、心心相印的情侣间,也有很多难以分享的事情,比如工作的辛苦、无法匀出的时间、褪了黑色素的白发……这些无法分尝的东西在王杰希参加工作的这一年中变多得尤甚。

成长很多时候并不在于年龄,而是在于一些事情、一些坎儿,就如同玩最简单弱智的手机小游戏时,在厚厚的围墙里走来走去横冲直撞,再勇猛也只能获得零星购买道具的小金币与积分,只有到了关卡,突破它,才能得到质的飞跃。人生也有很多的关卡与十字路,好比高考后第一次离家,又好比脱离学校的庇护踏上复杂的社会,这些节点都能让人迅速成熟起来。

喻文州比王杰希小一届,这点年龄差其实根本算不得什么,在学校的时候几乎没人会在意——若非要严格按月份算,王杰希也就大了喻文州半年多,如果一个晚点上学,一个早点上学,都能勉勉强强混个同级。

直到王杰希毕业了,喻文州才发现,这一年的级差并不是毫无存在感的。倒不是年数大了一岁这样简单的问题,而是社会同象牙塔的区别,有些变化藏匿在细枝末节的举止里,难以言明。他有时候觉得这样的王杰希可能强加给他自己的东西过多了,或许他默不作声认为自己可以全权掌握,可是喻文州觉得,王杰希可以稍微放轻松一点,也可以更信任他一些,不必要因为觉得自己年龄大些,就需要扛着工作与生活的所有事,也不必要这样细微到底地安排与照顾他。

少年时便被说老成的喻文州,过去二十多年里,在年龄相近者中始终是被当做被依靠对象的存在,去追赶一个人的脚步,对他来说着实有一点新鲜,但是他并不介意这种变化,在客观的条件里他此刻走在了对方的身后,可是他相信他们就走在同一条路上,早晚将要并肩,始终彼此依靠。

 

王杰希这天晚上多留了一会儿,支了张椅子靠在床边陪喻文州看电视,手指无意识地玩着喻文州的手指,挑起又放下。电视里播的是热血沸腾、激情燃烧的抗战片,机关枪突突突突地响个不停,隔壁帘子后的老大爷小孩儿似的边看边比划。

北京逐渐入了夏后,白昼明显变长了许多,窗外蔚蓝的天色直到将近八点才褪去,暮色逐渐四合,远处亮起了盏盏街灯,勾勒出街市的脉络。看到时候不早,喻文州看了一眼王杰希,露出一个询问的眼神。后者很有默契地解释道:“我今天留夜陪你。”

王杰希这段时间也不是没陪过夜,但确实机会比较少,本来喻文州该惊喜一下,但是从与中午不同的着装来看,他早察觉到对方是洗过澡换了衣服才来的,面对面吃饭都能闻到洗发水干净清新的味道,王杰希此刻说要留下,也算是意料之中。

他点点头,依然向对方传递了一个带着开心讯息的微笑,说:“今晚没工作吗?”

王杰希说:“白天多做了些,没事。”

喻文州看了眼电视,温和地说:“其实你不用为了我这么辛苦。”

王杰希表情平淡:“我为了我自己,我想在这里待着。”

这个理由简直无懈可击,然而喻文州并不会因为对方似乎说他“自作多情”的措辞而尴尬,也犯不着和自己过不去,王杰希留这儿,无论从什么方面来讲,他都是很高兴的。

 

“那我去洗澡。”喻文州动作幅度很小地伸了个懒腰,下床够了一只拖鞋,伸手去拿床边的拐杖。

王杰希拦了他,一把越过肩膀捞住他的上臂,扶着他往卫生间走。

医院用的浴室很狭小,只有简易的淋浴装置,空间基本单次只够一个人冲个澡。

王杰希扶着他进了浴室,然后很坦然地站在旁边等他脱下换洗的衣服,拿到外面去洗。

男人洗澡总是很快,虽然伤着腿了,但是喻文州动作还是挺利索,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正看到王杰希在搓他的T恤。

天气还是热,王杰希满手都是泡沫,有汗从鬓角留到了耳朵里,他便耸起一边肩膀蹭掉。

 

喻文州忽然想起下午楚云秀来病房同他聊天解闷的时候提到王杰希,她说她觉得王杰希挺居家的,你做他的室友,应该挺舒服吧。

喻文州有点意外,王杰希的确挺居家的,不过这是他的隐藏属性,除了几个吃过他做的饭的哥们儿知道,其他人还真看不出来。可能是自认识以来,楚云秀见到的就都是王杰希对待喻文州和对待女人的男友与君子的态度,反而一下就捏准了他的内在。

楚云秀说,这是女人的直觉,男人不懂。转而她又说,哦,原来他还会做饭呢?

 

“等会儿帮你擦一下腿,”王杰希冲洗掉泡沫,把喻文州从走神中扯回来,下巴微微抬起,指了指他没怎么敢碰水的伤腿,“还有别的要帮忙吗?”

喻文州摇摇头,扶着墙走过去,歪歪地斜倚着门框看王杰希洗衣服,笑眯眯地说:“辛苦你了。”

医院淋浴设备的水温都是自动的,无法手动调节,今天锅炉房配的水温有点过高,烫得喻文州皮肤都微微发红,仿佛带着炎热又干净的蒸汽。

王杰希洗干净手,把衣服挤干留在盆里,一丝不苟地码好,再擦干手。然后他走到喻文州身边,揽过对方的肩膀,借着拐角墙壁的遮挡亲了恋人一下,笑道:“那你快点儿好,我就不辛苦了。”


TBC

------------

放到结尾才敢说:真是无聊的一章!!

慢热到觉得自己简直是在凑字啊!!!

到底为什么剧情推不下去啊!!!!!!

我怎么这么喜欢写乱七八糟的小动作啊!!!!

(问你自己啊,咆哮个鬼)

评论(28)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