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叶喻】大笑江湖4-7(END)

写完啦!开心!虽然这次实在有点长,看来我真的做不到每章字数相当……

接下来就继续写北京下雨啦>3<

1-3章

§肆

新来的狂剑说自己叫“离恨”,名字怪非主流的,八成是中二时期自己取的,用到现在也是不容易。前几天有几个小混混在客栈闹事,碰巧叶修出去采购不在店内,此事是离恨摆平的,据说当时他衣袂飞扬姿态潇洒,三下两下就把人按趴了,看起来颇有点功夫。后来据他自己所说,他师承野派,会点三脚猫的本事。离恨话说得谦虚,喻文州看着却不像,虽然从武功深厚程度来看,离恨的确算不上最一等一的高手,可还是相当有路数的,甚至有刻意隐瞒师承的嫌疑。不过话再说回来,兴欣客栈到底不是江湖,功夫好不好在这里并不重要,只要人勤快就行。况且再怎么来路不明,还能比叶修的来头更叫人惊乍么?

因此此人虽然来头蹊跷,但是干起活来积极,又热心助人,一个人能干俩人的份,陈果颇为满意,也就不计较别的了。

 

“他倒是不怕自己活儿干得太好,掌柜的良心发现给他涨工资,让他早点还完钱走人?”

深更半夜的,魏琛坐在厨房的小木凳上吧唧吧唧啃着窝头。

“掌柜的是这样的人么?”叶修倚着灶台抽草烟,“看到他这样,更不会放人走了。你才要反省反省,最近做饭越来越难吃了,也不怕被开掉。”

“靠——叶修你好意思!你看看那家伙来了之后你显得多多余,都用不着你干活了,依老夫看,掌柜的马上就要赶你走了!”魏琛很是鄙视。

 

“这么说,离恨是的确不想离开,而是想留在兴欣?”

忽然厨房的帘子被掀开,有人放低声音询问道。

 

“我去!兔崽子,人吓人吓死人啊!厨房重地,闲人免进知道不?”魏琛差点儿从盘凳儿上弹起来,回头一看是喻文州,抬手便丢了个窝窝头给他。

喻文州接好,难得没注重礼节地率先回应前师父,只是径自问道:“那他的目的,也是《荣耀》了?”

这下没人回答。

他狐疑地看了看叶、魏二人,又有些不确定地说:“可是,他怎么知道,秘笈在这儿?”

 

叶修说:“你别套我,秘笈不在我这儿。”

“哦。”喻文州点点头,咬了口窝窝头。

 

此时魏琛向叶修使了个眼色,媚眼儿抛得那叫一个销魂,叶修轻轻笑了一声,歪头打了个响指,对站在门口的人扬了扬下巴:“文州,我们一起逗逗他啊?”

喻文州又走近几步,问道:“他,是谁?”

人家都这么问了,叶修当然不能装傻答句“离恨”,于是他也不避讳,很轻松地如实相告了:“刘皓。”

“呃……”

刘皓,现嘉世的副掌门,搞情报的喻文州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只是得知这个名字后,一切就显得微妙起来。

叶修从前便是嘉世的人,甚至可以说这两个名字在很长的年岁里都是紧密相连的。只可惜世事难料,聚散终有时,这几年叶修威望太高,引起了帮内小部分权力分子的不满,再加上他在当不当掌门这方面着实不在乎,于是位置被一步步架空,最后与他一手带起的帮派不欢而散。这之中具体的事儿叶修没跟他说过,这种私事喻文州也不问,就这些,还是因为蓝雨的情报部门够牛逼,他才略知一二的。

总而言之重点在于,刘皓其人就是当时小部分权力分子的头目、嘉世长老陶轩的左右手,叶修还在时刘皓在门派内就颇有些威望,叶修走后更是混得风生水起。

此番他的易容术虽说已达登峰造极,连声线都刻意捏造过,可是在这样长时间的接触下,身形、气质、行事的姿态是怎样都无法完美掩盖的,更何况是在与之相处了那么多年又颇为敏锐的叶修面前,叶修能认出他一点都不奇怪。或许是因为当年驱逐叶修太过顺利,才叫对方认为所谓武林第一不过尔尔罢了——刘皓也实在是太自大了。

喻文州顿觉豁然开朗,如果是嘉世的人,那么一切都显而易见了。要么是寻仇,要么是为了拿他知道的、想要的东西。

其实仔细考量便可知寻仇这一点并不成立,叶修现在算是半隐退的状态,每天就在这小小的客栈跑跑堂,很偶尔才去接些类似在埋骨之地劫镖那样的江湖小任务,与大门派嘉世是没半点冲突的。虽然最后闹得不愉快,可是嘉世也是磊落的门派,分明理亏,不至于还要来杀人灭口吧,况且嘉世不可能不知道,非同叶修硬碰硬,最多两败俱伤。

这样一来,便只剩下一个可能,也是喻文州一开始就怀疑到的可能了——为了《荣耀》。

 

陶轩当年和叶修是推心置腹的好兄弟,如果《荣耀》跟叶修有关系,陶轩和刘皓知道,是一点都不稀奇的事。如今江湖都传言《荣耀》到了杭州,那么嘉世会找到叶修头上也是理所当然。

喻文州在脑海内很快地梳理完了这一切,颇有兴趣地问道:“怎么逗?”

魏琛十分猥琐地“嘿嘿”笑了两声。

 

§伍

“蓝雨的混小子,现在也敢使唤老夫了!”魏琛骂骂咧咧地掀了帘子,端着盘还冒着热气的宫保鸡丁出了厨房,“大半夜的要吃夜宵也就罢了,还想让老夫亲自送上去?当了几年门主便不知道自己师父姓甚名谁了,有几个臭钱——”

此时刘皓正站在一边擦桌子,本就干净的木头桌面被他擦得油光发亮。听魏琛这么一说,他忙收了抹布,殷勤地凑过去:“老魏别气,别气!年轻人都那样,这样吧,我替您去送,这不就行了?”

“哦哟,那拜托了!”魏琛占了便宜似的笑着,忙把盘子托过去,老大哥般拍了拍刘皓的肩,“你小子,有前途!”

刘皓面皮上笑了笑,心里直暗骂魏琛傻叉。

 

刘皓这人虽然武功在嘉世排不上最前列,可是察言观色是一等一的人才,要不也成不了长老的心腹。他知道这些年来叶修向来独来独往,最多加个跟他一个鼻孔出气的丫头片子苏沐橙,除此外还真没见他对谁特别不寻常。可就这短短一段时间的相处,刘皓着实能看出来,叶修对蓝雨那个小门主大约是存了点心思的。所谓色字头上一把刀,江湖儿女尽折腰,此后他盯着的目标早就从叶修一个,变成叶修和喻文州两人了。

方才他刚巧碰见叶修上楼进了喻文州的房,两人还耳鬓厮磨着不知在说些什么,蹊跷得很,正想找个理由去探探虚实呢,这不,魏琛立刻送上门来了。天时地利人和,老天都帮忙,就是这么欧!

 

刘皓顺着楼梯走上二楼后便自觉地轻手轻脚敛了步声,还没到屋子跟前,便见昏黄的光线下两个人影缠绵地靠在门上。他立刻警觉地连气息也收敛了,屏息听起来。

“你要我告诉你我就告诉你?”叶修话里带着笑意,“我可不做赔本的买卖。”

“那你要换什么?”喻文州问。

叶修耍流氓起来简直都不带想的:“你啊。”

喻文州“嗤”地轻笑:“你要我用肉体换你一本秘笈?”

叶修义正言辞地纠正:“一,什么叫‘一本秘笈’?那可是全江湖都在求的宝贝,你不眼馋?二,这可不是交换,若是交换,我也不会交待给你。只是你我二人两情相悦,你将自己都托付给我,我自然对你知无不答,再无秘密。”

 

刘皓在门外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没见过前掌门谈恋爱,没想到是这种画风,略欧欧西啊!但他转念一想,又莫名感到有点合理——毕竟叶修是个潜心于武学的纯情小处男,恋爱方面大约一无所知,真是可怜啊。刘皓不禁冷笑,果然人谈了恋爱,智商就是负数了,就是他叶修也不能免俗,谁知道那喻文州是不是只是想来套秘笈的下落,才同他交好的?

不过唏嘘也好怜悯也罢,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也就随便想想,心中更多的还是深感大喜,只庆幸自己好在没错过这番谈话,此时看来是要有大收获啊,成功近在眼前!

 

走神间叶修压着人撞了撞门,脆弱的门框“哐当”一声响。刘皓被吓得后退了一步,又听喻文州在里头低低嘤咛了一声,之后叶修便将他抱起走到里头去了……

刘皓满脸黑线,忙小心翼翼地凑到门边,舔舔手指在纸窗上糊了个小孔,偷偷看过去——要放到平时,其实他也不敢,但是显然叶修精虫上脑后敏锐度低了很多,几乎没展开任何防御,自然也不会像平日那般机警。

 

从小洞里看去,喻文州与叶修衣衫不整,进展飞速,已经折腾到床上去了,只是床帘半遮着,刘皓只能看到两人身体交叠,再看不到更多了……当然!刘皓指天发誓!他也并不想看!

画面一下子切换到羞耻频道,两人的声音其实有刻意压低,但是作为高手一枚,刘皓的听力是极佳的,此刻又要为了秘笈的下落而仔细辨认,一秒也不敢放松。喻文州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听得人面红耳赤,间或还有“噗嗤噗嗤”的水声,刘皓觉得自己干完这一票整个人都要升华了。

“文州——”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叶修低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出来,刘皓也顾不上替他们羞耻了,放弃了节操,把耳朵贴过去,只恨自己没有顺风耳,“秘笈,就在太阳光线呈四十五度角,照上南山头的地方……”

 

屋内人影缠绵,春色旖旎,屋外刘皓兴奋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叶修这个老狐狸,果然留了一手!要是先前还怀疑叶修在搞什么鬼,现在看到他真的搞鬼了,刘皓反而吃了颗定心丸。

陶轩曾同他讲过,嘉世最早有个十分简单的密令:日即是月,南即是北。刘皓几乎不需想便可认定,叶修这是有意用这密令戏弄喻文州呢!

呵呵,可是任他叶修手眼通天,又怎么能猜到此时门外正站着一位嘉世的老将呢?!这竟是一个他知道的鬼!

这才特么的是真的天时地利人和啊!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让他们啪啪啪!

 

总之这答案再浅显不过——月光四十五度照上北山头的地方,埋着绝世秘笈。

刘皓心中汹涌澎湃,但到底不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人,此时还能不失冷静地分析。他想,喻文州总归不是个简单角色,早晚能参透叶修不靠谱的话中话,到那时他得手的胜算可就小得多了。为避节外生枝、夜长梦多,那么便事不宜迟,须尽早行动才好!

 

他利索地把手里那盘宫保鸡丁放在门口,轻声穿过走廊,从圆窗外望了望外头的天色。果然人幸运起来就是挡不住,从天色来看时辰还未到,只要使上轻功稍微赶一赶,便能赶上那月色了!

这么想着,他便使了轻功,从走廊尽头的窗户悄无声息地跃出。

 

感觉到门外的人已经离开,叶修撑着床从喻文州身上坐起来,随手一丢刚才已经被他的手指戳得汁水横流的橘子,只听啪叽一声,橘子稳当地落进了门口的簸箕,干干净净的连滴汁水都没弄上地板。

 

喻文州轻轻起身,忽然神情一变,面色有些难堪地说:“你……居然真的硬了?”

叶修奇怪道:“你居然没硬?”

喻文州:“……”

 

§陆

入夜的北山头阴风阵阵,目光所及之处一片残花败柳,惨白的月光亮得有些瘆人。

 

刘皓被逮住的时候心里正发懵,手里握着的重剑沾了土色,忙乎了半天什么都还没挖到,转眼就被毫无防备地拍了一板砖,可气的是还来不及骂句娘,紧跟着便是一道术士的六星光牢,根本躲闪不及,短短几秒内他便被锁住,出逃无力了。莫不是之前的好运气全都败光了?!

 

刘皓爬起来看到远处叼着草叶梗悠哉地散步过来的叶修和喻文州,又见一边拎着板砖兴高采烈地往叶修那儿奔去的包荣兴,忍不住咬牙切齿。

 

叶修走近后拿下了嘴里衔着的梗子,踱步到刘皓跟前,一脸惊讶地说:“咦,抱歉,原来是你啊。这么晚了,你在这儿干嘛呢?包子和文州还以为是鬼鬼祟祟的坏人,冒犯你了,不好意思啊。”

刘皓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叶修身后的包荣兴嚷嚷道:“二三三三三三三①!他也太弱了!一开始听掌柜的说的以为他多厉害呢,真没劲!”

 

我靠!你才弱呢,你有本事别偷袭啊?!

刘皓这样愤愤地想着,可是面上又不能表现出来,只好赔着笑脸解释道:“叶哥晚上好啊,我是听说这片儿有不少草药,想挖些回去,如果能卖到好价钱,也能早点还掌柜的钱。”

叶修和气地点点头,说:“是吗?这山上有没有草药我不知道,但是有人以为这山上有秘笈,我还是知道的。”

“……”

刘皓登时脸色一变,但很快平静下来佯装镇定道:“怎么会呢……”

 

“你该不会真以为,易个容就能脱胎换骨?在江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还这样天真呢?”叶修站直了身子,面无表情地抱着臂看他,语气淡淡地说,“易容的技术是进步了,可是功夫丝毫没有长进,旁门左道的小聪明学了不少,却还是这样好骗。”

刘皓愣住了,他面红耳赤,气急败坏,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恨不能一剑劈开光牢,劈到叶修脸上去。

 

“我大概也能猜到陶轩跟你说过什么,但是以你的实力,还是不要想《荣耀》了,差得远呢。”

叶修的言下之意十分明白——追求《荣耀》是江湖中最顶尖高手之间的战争,在没有进步到迈入顶尖高手之列以前,就算拿到这能让顶尖分出一二三的秘笈,又有什么意义呢?

刘皓冷哼了一声,说:“你此番未与我交手,又怎么知道我现在的水平?偷袭算什么本事?”

叶修笑了一下,说:“水平高的人能这么随随便便就被偷袭么?更遑论你每天都想着找秘笈这种缥缈的事,不去脚踏实地,怎么可能进步?”

 

刘皓只能瞪着他。进步?进步他看到了吗?!

从前这家伙在嘉世的时候就一直否定他,为了出这口气,他未尝不曾练习得十分刻苦,同门中第一个起床最后一个睡下,寒来暑往雷打不动。可是有了进步后叶修呢?叶修依旧视而不见,依旧说他弱,说他撑不起场子,依旧语气平淡地开着嘲讽!好不容易这家伙走了,他出了这口恶气,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坐上了想坐的位置,试图撷取更高的果实——却又栽倒在他跟前!

现在的叶修只不过是个小小的跑堂伙计,竟还敢如此狗眼看人低?!

 

“你也有过进步很快的时候,我见过,”叶修继续面不改色地说着,“难道你没有发现?秘笈就在你心里,你为什么要扔掉呢?”

“你——”

刘皓想说你少在这胡说八道,你以为你演热血动漫啊,还“就在你心里”呢!可是,千言万语哽在喉头他才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

因为他十分不愿意承认,叶修竟说得一点都不错。他的确有过长进最快的日子,辛苦却也快乐。那时的他只想获得肯定,只想站上更高的位置,于是刻苦地磨练着。也曾经有师兄弟笑言他进步这样快,是不是获得了什么秘笈宝典,怎么不拿来和兄弟们分享分享。

 

在刘皓怔忪的片刻中,闻风随后赶来的安文逸和乔一帆也到了,叶修转头招呼了两人一声,又喊道:“你们见到冯捕头了吗?”

“刚才在巷口遇到了。”安文逸稳稳答道。

 

“我靠!我找个秘笈又不犯法!你找捕快来干什么?”刘皓大惊失色,简直要气炸了。

“嗯?”叶修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说什么呢,我只是欠他两杆烟准备还而已。”

“……”

 

不远处包荣兴还在对喻文州的手杖表现着十足的兴趣:“好神奇的道具啊!六星光牢是什么原理?类似隔空版的葵花点穴手,是吧?”

 

§柒

刘皓一事过后,兴欣客栈又回复了往日的平静。陈果偶尔会哀叹一下店里少了个勤快的伙计,可是一想起他曾经逼叶修离开嘉世,又做出那么令人不齿的事情,愤慨与痛快便也就多过惋惜了。

 

这日傍晚,叶修独自在后院的井边打水,脖子上挂着条毛巾,粗布衣服上沾着一身臭汗。而喻文州一袭青衣白裳,摇着折扇,也款款踱进院子来。

皎洁的月光静谧地铺在青色的石板地上,杂乱的庭院因来人的优雅,倒也显出几分幽然的美丽来。

“为什么你要耍刘皓,却不耍我?”喻文州问道。

“你不好上钩啊,耍你没劲。”叶修“哗”地往水缸里倒下满满一桶水,“更何况你们的目的不同。哦,你什么目的来着?”

喻文州笑了笑:“你想知道吗?”

叶修说:“想啊,怎么不想?”

 

喻文州收了扇子,走到叶修身边:“海岸线倭寇进犯,朝廷就要打仗了,我们需要秘笈来培养自愿征兵的武林顶尖高手,让他们成为战场上的特种军队,令敌人闻风丧胆,杀敌至片甲不留。”他说着,又叹了口气,“八年抗战,就要来了啊。②”

叶修不紧不慢地又放了一桶水:“你怎么知道是八年?”

喻文州说:“我估算的。”

 

“呵呵,”叶修笑了一下,放下水桶,懒散地斜靠在水缸边,“如果真的有战争,那十年都不够打。”

喻文州皱了皱眉头:“什么意思?”

叶修说:“如果一个军队,还要靠着那种传说中的秘笈才有保卫国家的勇气,这种军队还有什么救?”

 

喻文州闻言笑了出来,他又走上前一步,凑到叶修跟前去,沉声道:“其实,根本就没有《荣耀》这本秘笈,它只是个幌子,对不对?”

叶修沉默片刻,垂眼看着喻文州的脖子,因为靠近的位置闻到他衣襟淡淡的皂角香。他几乎轻不可闻地笑了一声,说:“不得不说,不愧是蓝雨的门主。”

喻文州受了褒奖也不谦虚,只波澜不惊地看着他。

转而叶修又说:“不过文州,我还是想说,其实你一早就知道并没有这本秘笈,是么?那你又为什么要浪费这么多时间来杭州找我?”

他眼里逗弄的意味简直不能更多。

“哦?”喻文州却十分镇定,很快反问道,“那前辈又为什么要故意拿本假书,露出‘荣耀’二字的一角,专门给少天看呢?”

叶修笑了。这次他并没有否定,也没有纠正。

我泡你,你泡我,聪明人说,这叫心照不宣。

 

墙外枝头最后几片落花堪堪被吹落进水缸里,又过了几秒,叶修忽然说:“其实,《荣耀》并不是完全不存在。”

说罢,他便走回井边,弯腰翻起旁边撂着的一摞红砖来。叶修窸窸窣窣地摸了一阵,从砖头中间随意扯出一本脏兮兮的小册子,转身递给喻文州。

 

那是本老旧的软皮本,封面破破烂烂的,上头却清晰地写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荣耀。

这大概就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罢!跟叶修软磨硬泡了这么些天,如今如此轻而易举地拿到了“秘笈”,喻文州简直哭笑不得。

可是谁又能想到,这本全天下哄抢的宝贝,竟然就被随随便便地塞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客栈后院儿井边的砖头堆里呢?!

喻文州很无语地翻开册子,这才发现里面关于武学一片空白,只有潦草又歪歪扭扭的四个大字——大笑江湖!

这简直就是个恶作剧吧?!纵是淡定如喻文州,也感到十分意外。

“这是我以前一个朋友做着玩儿的,”叶修笑了笑,“他说江湖几雄割据,需要一些让整个武林共同进步的动力。可是有了争夺的动力后,便有了血雨腥风,无论将来秘笈落到谁手里,都注定不会太平,唯一的方法,便是根本没有这本秘笈——哦,当然了,叫他写写造福后人的武林绝学,他还是写得出的,但是叫他写这种宝贝,其实他也写不出来。”

叶修慨叹间,还拆了拆故友的台。

“他只是想恶作剧,谁知真保了江湖十几年太平——嗯,当然,倘若全说是这宝贝的功劳,也太自夸了,不过多少有点意义吧。”

喻文州客观地点点头:“是很有意义的。”

“就近来讲,现实意义也是有一点的。”叶修又说。

“嗯?”

“骗到你了啊。”叶修一脸正气,大言不惭。

喻文州温和地笑了笑,眼睛弯弯如二月的柳叶。

他说:“愿者上钩。”

(完)

 --------------------------

叶修:“哦,对了,我把秘笈给你看了,你该拿来换的,是不是也该还我了?”

喻文州:“……”

(这下真的完了)

--------------

写完了,坑爹。我大多是在胡诌,不知是否太仓促,这次我真的不好意思说我在搞笑了,跪下……T T


注:

①这个梗来自帖子“818辣群有事没事用古风说话的人”,看帖子的时候真的觉得很好笑!然而我写不出那个好笑的点T T

http://weibo.com/2074833864/CjBtc48LB?type=repost#_rnd1434210964968

②电视剧《情深深雨蒙蒙》中的经典BUG



评论(23)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