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百日叶喻Day.09】大笑江湖1-3

人物设定有部分参考《武林外传》,很不科学的古代背景(看参考即可知其实我是来搞笑的XD)

题目和小沈阳的歌、电影并没有什么关系啦不过可以当BGM听(。

明天就是高考的日子了~祝各位学子考出满意的成绩XD

§壹

烟花三月,杭州城正值暮春,在一个天刚蒙蒙亮、空气中还带着潮湿水汽的安逸清晨,开在城南某巷尾的兴欣客栈迎来了一位稀客。

来人发长及腰,青丝在脑后精巧地梳起一小束,其余的随意落散在肩头,留了中分的额发与长长的鬓角,身着一袭水蓝色的长衫,外头套着锦缎罩衫,腰间配了块细心打磨过的翠色玉石,整个人气质温和,儒雅万分。他手里握着一根长杖,做得有些像宝剑,但是要更长一些,全银的杖身在阳光下熠熠生光,杖头镶了一颗深蓝色的不知名宝石。

这位器宇不凡的公子踏进屋子后便不动声色地四处打量了一番,客栈里堂食的客人不多也不少,觥筹、竹筷交错间有一些吵嚷,不过大多是闲闲散散地谈论着街头巷尾的家长里短,没什么特别的。他嘴角微微噙着笑,搁下手杖挑了张空位坐下,很快便有跑堂的小二勤快地端来茶水。

咕咚咕咚的流水声过后,乔一帆拘谨地放下茶壶,推了推小瓷杯,礼貌地问道:“客官,您打尖儿还是住店——喻、喻前辈?”

看到了公子的面貌,乔一帆大惊,一时间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摆。

喻文州立刻冲他安抚地笑一笑,食指轻轻放到唇边示意他不要太声张,小声道:“麻烦你了,帮我叫一下叶修前辈。”

乔一帆谨慎地点头鞠了一躬,诚惶诚恐地走到里间去了。

 

不一会儿他回来,一脸恭恭敬敬:“前辈,我们掌柜的请您上二楼的雅座说话。”

 

楼下人多口杂,的确不是好说话的地方,喻文州点点头,便随他上了二楼。

论装潢,兴欣客栈着实是比不上巷口那常年与之比拼营业额,如针尖对麦芒的西湖大酒楼,楼梯年久,踩着都吱嘎吱嘎响。

刚开了门,喻公子还没来得及点清屋里有谁,掌柜的陈果就蹿到他面前递了纸笔:“签名!”

喻文州一惊,心道虽非处在江湖飘摇的血雨腥风中,但看似平凡的小小兴欣客栈还是十分严谨的,讲话前还要先写合同,叶修虽然放浪不羁,但这些年还是学了不少十分官方的本事么。于是他拿了那张纸,谨慎地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只可惜愣是没看出什么名堂来,只好想着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叶修也没什么可怕的,至少是不会真的害人——这才提了笔,工整地签上自己的大名。

“呀!又多集了一个大神的签名!”陈果喜滋滋地收回了纸,对折好小心收进衣襟里,一脸满足,“您上回的刑侦新书签售会我还去了呢,那队伍排的,简直如一条人龙,太火爆太壮观啦!等了一个下午都没排到,结果店里有急事儿,哎,关键时刻就没个靠谱的家伙!”

喻文州受宠若惊又十分抱歉,忙说:“喻某对此事尚不知情……感谢捧场,让您白等这么久非常不好意思,是我和主办的问题,改天我送——”

 

“掌柜的,出息呢。”

喻文州话音未落便有人人未到声先至,随之门被推开,叶修提着水桶姗姗来迟,跟在他后面的还有两手沾着油烟、一脸懒洋洋的魏琛。

魏琛说:“你不懂,集齐一百个签名掌柜的要召唤神龙。”

“嘁。”陈果收回了喜出望外的神情,鼻子里哼了一声,又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疑惑道,“咦,老魏你怎么也上来了!你上来了谁做饭?!”

“包子啊。”魏琛漫不经心地说。

“哦,包——啥?!你们是诚心想让我倒闭么!”陈果哀嚎一声,忙催魏琛下去,“别让他把厨房给我炸了!”

“不打紧,炖汤呢,没他什么事儿。他正坐在下面看东洋美少女总选举,没空炸厨房。”魏琛三言两语安抚了陈果(虽然陈果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转头对着喻文州笑道:“哟呵,稀客啊,这不是蓝雨的小兔崽子么?”

稀客倒是真稀。

蓝雨是现今江湖各大门派里唯一会为朝廷做事的,虽不算朝廷机构,但二者间有了合作关系,门派中人自然也不是完全的自由身,弟子也就相应与其它门派有了很大的分别,平时很少互相走动。

话虽如此,兴欣的魏琛、叶修这二位却有特殊来头,喻文州同他们还是颇有些交情的——前者是他曾经的师父、上级,虽然在魏琛离开蓝雨时两人闹了些尴尬的事出来,但总的来说还是情分更多;后者呢,这人从不在乎什么江湖侠与庙堂客的界限,这几年出入蓝雨都跟玩儿似的。

“小兔崽子”喻文州站起来作揖,微微低首:“魏前辈,”接着又掉头转向另一边,恭恭敬敬道,“叶修前辈。”

叶修笑了一声,擦了支草烟叼进嘴里,顺手递给魏琛一根,对着喻文州点点头:“你怎么来了?”

魏琛接烟鄙视:“你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

叶修不为所动:“我高兴听他说。”

 

喻文州笑了笑,没任何不悦,从善如流地开口道:“听说叶修前辈最近得到了天下神兵千机伞,众侠客都兴趣盎然。小辈特此前来拜访,不知道是否有机会一看?”

叶修一脸奇怪:“一直都我的,什么叫最近得到?”

叶修又说:“你一个搞情报的零零八,对我的武器能有什么兴趣,我可是良民。文州,不要拐弯抹角,有话直说。”

“哦……我以为你想听我多说一点。”喻文州摸了摸鼻子,笑了笑,温温和和地说,“《荣耀》。”

魏琛一脸我他妈早就知道。

 

叶修“哦”了一声,满不在乎地吞云吐雾:“那找我做什么?”

喻文州说:“它现在就落在杭州城。”

叶修说:“蓝雨说是,那就是了——反正你们不是最牛逼的情报中心么。不过这全江湖都在找的秘笈宝贝,你知道下落了还来告诉我?”他说完又看了眼喻文州,没皮没脸地勾出抹笑,“你对我有意思啊?”

喻文州眼角含笑临危不乱:“反正你本来就知道的,整个江湖都知道。”

叶修说:“我不知道,我不在江湖好多年——虽然江湖还有我的传说。”

魏琛说:“呸。”

 

屋里除了他们三人,还有很多被陈果拉来拜大神的店内伙计,此时全都插不上句话。唐柔在后头悄悄戳戳苏沐橙:“沐沐,《荣耀》是什么啊?”

 

喻文州方支起长杖轻轻戳了戳地,转头向陈果说道:“掌柜的,我想订间东南角的上房,可还有空?”

陈果一身“侠客心”,总算在三位“江湖儿女”间有了插话的机会,好不兴奋,再加上又有生意做,哪来不接的道理,忙点头说:“有的有的,您尽管住!”

喻文州又转头,笑得一脸毛毛地看着叶修。

叶修踢了踢脚边还冒着热气的水桶:“你一会儿用来洗澡的水,我给你提房里去啊?”

 

§贰

喻文州轻轻关上客房的门,听到楼道里喧闹的人声远去,才转过身来,拿起桌上的茶壶,气定神闲地斟了一杯。

“你们这些搞情报的,就是心脏,绕来绕去的,”叶修抱着臂斜斜倚在暗棕色的陈旧柜子上,“就不能开门见山地说?”

喻文州说:“开门见山你就会回答吗?”

叶修说:“我一直都在回答啊。”

 

屋子向南,采光格外好,风景也佳,雕花镂空的窗户外是被清风吹得洋洋洒洒的桃花瓣。

喻文州走到窗边,伸手接住一片落红,神态温柔,开口却冷静又笃定:“《荣耀》,不仅在杭州,而且就在你手里。”

“哦?”叶修这下当真被挑起了兴趣,蓦然站直了身子,扬起眉毛,“文州,话可不能乱说。”

 

喻文州笑一笑:“你上个月坑少天,让他背着我陪你去埋骨之地,可有此事?”

叶修立刻严肃道:“文州,这就是你的措辞问题了。怎么能叫坑呢?我是带他长见识去了。天天在情报部门呆着,少天的剑术怎么提高?一日不练三日空,剑圣的称号还要不要了?”

不理会叶修垃圾话的打岔,喻文州照旧语速温吞地说:“少天看到了,《荣耀》在你那里。”

“……”

叶修沉默了片刻,说:“哦。”

真是无趣啊!

他当喻文州又要长篇大论地缜密推理一番,还津津有味地打算洗耳恭听,结果兜兜转转回来连个一波三折都没有,就这么简单一句话——打开天窗说起亮话来委实少了很多谈话的乐趣,失策失策。

“我看你也是好骗得很,”叶修笑道,“我揣着本书,上面写着‘荣耀’,那就是秘笈了?”

喻文州说:“是不是真的,还要我亲自验一验。”

叶修说:“验不到呢,你打算长住?”

喻文州点点头。

叶修耸了一下肩膀,摊手道:“随你,别忘了交房钱就行——啧,朝廷派给你的任务还真是轻松,好端端一个公□务□员,吃着皇粮,不干正事。”

“纠缠前辈您就已经够麻烦了,”喻文州笑,“可不是轻松活呢。”

 

 

§叁

喻文州自打在兴欣客栈住下,倒真像不急似的,每天闲庭信步优哉游哉,要么摆弄摆弄后院的花花草草,要么和跑堂的、打杂的聊聊天,还乐于助人地帮账房的罗辑计算当日的酒账,同一众伙计其乐融融、相处甚欢,合群得那叫一个快,甚至有时候还和包荣兴一起用雷霆的肖时钦大大发明的小机械箱看东洋美少女。

魏琛翻炒着锅里的土豆丝,开着大火抖着锅,说:“我跟你说,喻文州鬼主意多得很,你看他什么都不干,其实想干的都在盘算。”

叶修咬了口苹果,说:“那你说他其实在盘算什么?”

魏琛想了想,说:“泡你。”

叶修说:“我觉得你是个很有想法的人,但是其实是我泡他。”

 

叶修三头六臂似的端着七个盘子出了厨房。

喻文州一看他杂耍般的姿势乐了,眼睛弯弯地好心替他端下三盘。

叶修说:“你这是故意近我身啊?”

喻文州说:“嗯。”

叶修说:“《荣耀》不在我身上。”

喻文州说:“哦。”

叶修说:“你不信?”

喻文州说:“嗯。”

叶修说:“你前段时间去轮回进修了吗?”

喻文州笑了:“现在找不到你的马脚没关系,但我总会找到机会的。”

叶修说:“你真有时间。”

喻文州不置可否。

哎,公□务□员啊,真腐□败。

 

日子不咸不淡地往前推进,转眼两周过去,春日渐逝,长夏将至。

这一日,客栈里来了一位潦倒的狂剑士,背上背着一把大剑,头发散乱,衣服破破烂烂撕成了条,跟门外要饭的小米有的一拼。虽然落魄,但人倒是十分有精神头,一进门就要了好酒好肉狼吞虎咽,只可惜吃饱喝足后,也果然如陈果所料的那般付不起酒菜钱了。

白吃白喝岂还能忍?

陈果柳眉倒竖,可还没等她发火,来客就很懂眼色地打起了温情软弱牌:“掌柜的,我这是事出有因,家门败落,为了下葬父亲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实在是饿得不行了才来您这里先斩后奏哇……您看,江湖救急不救穷,我身强力壮,绝不是故意吃您白食!您要是不介意,我可以在这里帮您打工还上这笔账……”

 

喻文州坐在旁边把玩着小茶杯,颠过来又倒过去,斜着眼睛对着来客细细一扫,心道这家伙真够心宽,原本填饱肚子就成,还非得好酒好肉的招待自己。这是哪家的公子哥过不惯苦日子,还是诚心要在客栈多待个十日八日啊?

喻文州偏头,余光却见叶修不动声色地盯着那人的衣服瞧,便也顺着目光一道看过去,这才又发现了端倪——这些裂痕和破损用力均匀、新旧相仿,比起遇到什么坎坷事磨的,倒更像是故意割破,实在蹊跷。

 

那头那狂剑还在软磨硬泡地跟掌柜的求情,陈果到底是个心软的姑娘家,最后被说得没有办法,终于答应了下来。

喻文州回头看看叶修,却见他也没多出声,只是甩着抹布往厨房里去了。

(未完待续)


不太会写魔性,写得跟个正剧似的一点都不好笑(现在才说吗,开头明明说了是搞笑的【跪下)

我、我也是有认真在写的……OTL

评论(1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