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王喻】北京下了一整夜雨 04

04

随着天气转暖,白昼较之冬日漫长了许多,临近傍晚天色还没有将要沉下来的意味,太阳高高地挂在窗檐,屋里屋外都亮堂堂的。叶修先回去了,王杰希还没走。

一间病房里有两张病床,用一张白色的帘子隔着。旁边床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大爷,虽然年纪大了但看起来还是挺健朗,能吃能睡能说,听说是骑车摔跟头摔折了腿。此时是他女儿带着小外孙女过来送晚饭,喻文州在帘子那头都能听见他女儿细细碎碎地说“哎呦,爸,您说您年纪那么大了,还总出去跑,不是成心叫我们担心吗?想兜风叫我和我哥呀,骑车多不安全……”

老大爷半天没吭声,直到有小姑娘软软的声音传来:“姥爷不老,姥爷还带我去欢乐谷呢。”

大爷听了就立马乐呵呵地接:“诶,乖乖说得对,姥爷还没老呢。”

爷孙俩人咯咯咯地笑起来,这下女儿也没辙了,大约是想着父亲乐意出去跑,要不是出了这意外也真不算坏事,至少证明身子骨还硬朗,于是没再说什么,无奈地笑了两声,便到水池边洗水果去了,洗完还让小丫头绕过白布帘儿送了两颗红富士给王杰希和喻文州。

小姑娘年纪还很小,五六岁的年纪,扎着两只羊角辫,长得甜甜的,声音也甜甜的,两人连声道了谢,王杰希又送回去几只中午买的橙子作往来,互相客气地表示麻烦两边的病人能彼此照应着。

听着那边因为有孩子在而其乐融融、热热闹闹的声响,这头也察觉到的确是到饭点了。王杰希把手机揣进裤子后口袋,打算出去买饭。喻文州拉了一下他的手,说,你晚上还要忙吧,晚饭就不用太麻烦,打食堂的饭回来就行。

王杰希点点头便去了,过了小半个钟头回来的时候还带了支租来的拐杖。他把拐杖端端正正地摆到床边后,又警告似的严肃地对喻文州说:“担心我不在的时候你会不方便,所以才借的,出门走走透透气可以,但你还是尽量不要乱跑。”

喻文州也没有什么不悦,只温和地笑着说:“我知道。”

 

王杰希这回回来,病房里已经冷清了许多,隔壁床的那位老先生被家人推着轮椅上外头小花园散步去了,屋里就剩喻文州一个人特别安静地看着电视,画面中还是刚才来探望邻床大爷的小姑娘爱看的少儿频道,节目里扎着双马尾的主持人活泼又俏皮地讲着话,手里翻飞着一张彩色的纸,正教小朋友们折一朵纸玫瑰。

王杰希把饭盒放到床头,弯下身子将手横跨过床板去扭两边的把手,替喻文州支起病床自带的小桌。

把手有一点生锈,转起来有些费劲。屏幕被王杰希挡住,喻文州只能听见电视机里传来声声稚嫩的嬉笑,银铃一般天真又可爱。病房里侧的小窗外清风阵阵,撩起了浅蓝色的窗帘,望出去能探到半棵碧绿色的春天,片刻他收回飘忽的视线,认真看着男人弓起背时黑色的衣料下凸出的肩胛骨,忽然笑着说:“你就不想干点坏事?”

王杰希侧过头看了他一眼,先也没作什么表示,不紧不慢地弄完后桌子后,一声不吭地把床头的食物放上小桌,细心地拆好了筷子摆在上面,然后才转身按住喻文州的肩膀轻轻吻了吻他的嘴唇。

“你想干什么?”王杰希轻笑了一声,收回一点脑袋,挑着一边眉毛,带着十分玩味的表情,贴着喻文州的呼吸问道。

“想亲你。”喻文州坦然。

王杰希就又偏头对着那双唇亲了一小下。

 

喻文州伸脖子过去舔了舔他的嘴角,舌尖很快被王杰希用舌头卷走,对方毫不客气地攻掠,唇齿在唾液间交缠着,舌头擦过彼此的口腔上颚与牙龈。喻文州的手扣住王杰希的后颈,轻轻摩挲着那里的皮肤,并不激烈却很认真地同他接吻。

两人平时倒也不是十分黏腻的那种情侣,过了一会儿喻文州终于忍不住又笑了,露出的牙齿碰到了王杰希的嘴唇。他弯着眼睛说:“吃饭吧。”

王杰希点点头,最后又亲了他一口,然后很顺从地起身坐到了床边。虽然现在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但医院毕竟也属公共场合,再亲下去就该没公德心了。

电视里开始播广告,头顶的风扇不知疲倦地转着,送来的凉风让这个本该忙碌的傍晚显得十分悠闲,两人很家常地打开饭盒吃饭。

之前苏沐橙抱怨过一句食堂的饭菜难吃,但是女孩子们总是对美食感到挑剔的,王杰希没往心里去,直到他吃了一筷子既油又咸的青菜,才幡然悔悟中午的快餐是多么美味。

王杰希抬头看看喻文州,对方表情没什么变化,吃了几口之后才抬起脸来,说:“……杰希,麻烦帮我倒杯水。”

说完两个人都苦逼兮兮地笑了。

“没想到这么难吃。”王杰希倒来水,很不留情地批评道,“当时应该重视一下沐橙说的话。”

他把两只一次性纸杯摆到桌上,又说:“别吃了,我去外面重买吧。”

“哎,不用了。”喻文州叫住他,拉他坐下,“一顿晚饭而已。”

他支起筷子,和着水继续吃里头还算能入口的豆芽、肉片和白米饭,吃了两口后见王杰希没说话,喻文州自己也沉默了一下。

他看了王杰希一会儿,等对方从严肃换上一副“你想干什么”的表情,才兀自摇摇头,眼神凄婉得夸张,声音沉痛又懊恼地说:“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食堂的饭会比较清汤寡水,但不知道师傅如此慷慨地加了那么多调味料,反而能更难以下咽……”

难得看到喻文州逗人,祥林嫂表演得惟妙惟肖的,真是个什么都能做好的男人,连搞笑都不例外,王杰希也是败了。

“行了,我也真傻,真的,”王杰希笑,把自己碗里的豆芽与肉片都拨进喻文州饭盒里,“你今天将就点,明天我们就从错误中站起来。”

喻文州喝了口水,从善如流地接受了王杰希拨来的饭菜,慢条斯理地咀嚼着,忽然很认真地感觉,饭菜似乎也没那么难吃。

 

“你快回家去吧。”他边吃边看了看表,“不然又不知道要熬到几点了。”

“嗯。”王杰希站起来,从窗台上拿下一只苹果,说,“削完了就走。”

喻文州有一种预感,等自己出院了,王杰希削水果的功力应当就已经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了。

 

从个人的心情来说,王杰希的确挺不放心喻文州一个人在医院呆着的,也是真心实意地想要跟他多待一会儿,可是他也说不出什么反驳和坚持的话来,更说不出“有你的地方就是家”这种猎奇台词,毕竟客观事实上来讲,如果他再不回去赶工,那些任务就得拖到后半夜了,辛苦点倒是没什么,就是肯定会影响第二天的工作。

于是他很利落地削完了苹果,垫上卫生纸放在饭盒上之后也没多留,打了声招呼就打算走了。

“有什么事儿你随时给我打电话,短信也行。”王杰希说完又补充一句,“不管多晚。”

“好。”喻文州笑了笑,捧起杯子说,“对了,你明天来的时候带本书给我吧,什么书都行,解解闷。”

王杰希点了点头,往外面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喻文州又说:“你别忘了吃晚饭。”

王杰希又点点头,说,好。

之后喻文州躺下睡了一会儿,白天太累了,反正现在人在医院,就没必要非得恪守平时的那套作息,困了就闭眼睡了,迷迷糊糊地对时间也没什么概念。等他醒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全黑了,房间里只有他自己和邻床那位老先生在。

他揉着眼睛半坐起来的时候对方正摇着蒲扇看电视,电视声音调得很小,大概是怕吵着他睡觉。老先生一副很无聊的样子,见他醒了立刻转过头来问道:“诶,小伙子你醒啦?”

喻文州点了点头,笑着说:“晚上好。”

见他清醒了,老先生像是憋了很久似的,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

 “哎,您看我这无聊的。”他摇着扇子唉声叹气,“我跟他们说了,我自己回家住就行,这点伤都好得差不多了,非占着人医院的床位干啥,回家养养有什么区别呀?哦——一会儿说我年纪大了,没人照顾;一会儿叫我别自个儿瞎跑,他们能送我……嘿,一个两个的工作忙起来也不知道人在哪儿……哎呦,这时候就真想我那老伴儿……唉……”

喻文州笑,他想了想措辞发现这种普通抱怨也没什么解决方式,便还是很老生常谈地安慰道,他们担心您,都是爱您的,都想孝敬您,就是各自有难处,改天您要跟他们多沟通……然后他又说起他自己,因为学业和工作的关系好久没回家乡了,感觉挺对不起家人。

大爷立刻说:“哎哎,你可别这么说!我呀,我就是这么瞎抱怨一下,别听我的!家里人嘛,就是盼着看到孩子们成龙成凤,日子都过得好了,那就心里舒坦。”说着他又问喻文州,“你听口音是南方人吧,广东的?”

“您耳力真好,”喻文州弯了弯眼睛,说,“我是广州人。”

“哦哦,好地方。”老先生点点头,“有女朋友吗?”

喻文州愣了愣,说:“没有……”

老大爷一拍腿:“那我跟你说,你可得找个北京媳妇儿,南北搭配,干活不累啊!哎可惜我这儿没适龄的姑娘给你介绍了,小伙你看着就条件很好嘛!哦对,我跟你讲,我们北京姑娘可好了,热心肠,又能干。上回人跟我说的那打油诗怎么念来着,‘东城妹子嘴巴好,说得多来做得少;延庆妹子心肠好,家里再穷不会跑;西城妹子气质好,水多皮嫩不出老……’

喻文州被逗得直乐,等大爷说完了,才问:“那北京男人呢?”

“北京爷们儿那就更没的说了!好啊!仗义、可靠!又有男子气概,这哪是南方男人那些小——哦,不、不是,那什么,”老大爷想起了什么似的,直咬舌头,“南方男人也好,各有各好,各有各好!小伙子我看你虽然书生气了点,但也是很有男子气概的哈!”

喻文州“哈哈”地笑出声来,他当然不至于为这个置气,笑完彬彬有礼地说:“谢谢。”

 

夜里隔壁床来了个护工陪护,拉上了隔帘,老先生也早早睡了。喻文州傍晚睡了一觉还不困,安静地躺在床上盯了一会儿天花板。过了阵他摸出手机,解锁了的屏幕发出略显刺眼的白光,墙纸是王杰希毕业时照的照片——那是张抓拍,王杰希穿着深蓝色的硕士学位袍,没戴帽子,站在阳光下跟画面外的人说话,头发都被染成金色的。王杰希以前跟他说,别拿他照片当墙纸。他知道对方是不好意思,但也没依他,一用就用了快一年。

喻文州看着那张照片想,北京男人,是挺好的。

TBC

此章更新来自一个真心实意想写肉奈何剧情太慢热的无可奈何客户端

-----

 

键盘前阵子进水了,几个按键陆陆续续地失灵,因为都不是常用键所以我就没管……结果这回写到一半的时候居然有个字母键失灵了orz,于是后半篇是靠着键盘+软键盘以及搜狗输入法的自动联想敲出来的,我也是很坚强……所以可能有点仓促,修改什么的等我把Mac送去修好了再说T T。

另外,为什么总写王杰希的黑色T恤呢,让我语无伦次地说点无关紧要的废话:因为我写的时候脑海里总是莫名其妙浮现一个高中男生的样子,个子高高的,刚拔完了个子还没开始长肉,侧面看过去就是那种扁扁又挺拔的身材,腿很直,裤子的边线能笔直地一溜划到脚踝。他长相不算特别帅,可是干净又清爽,成绩很好,运动也不差,他有着不为人知的小小自信与骄傲,时而严肃却不古板,不常主动亲近别人却意外地很耐心,偶尔还会妙语回应旁人的玩笑,反倒让人觉得挺阳光。他刚打完篮球揣着矿泉水瓶回到教室,发梢湿了,他穿着宽松的黑底T恤,正面是巨大又简洁的爆炸字母排字印花,背面颈后一圈logo小字。走过你课桌边的时候你能闻到他身上带着篮球场上的淡淡汗味和舒心的洗衣粉的味道,你问他题目,他喝着水转过头来跟你说话,伸长胳膊翻你的数学书,举手投足都带着夏天刚下完雨的草地般潮湿清新的气息。啊这个人设是多么OOC啊,但是是不是很青春!……(毕竟我觉得老王去打游戏了一定成绩不好。)【键盘坏了还说那么多废话。【并没有人想听你唠嗑回溯青春期【。



评论(16)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