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王喻】北京下了一整夜雨 03

对不起跳坑的朋友们,我有个预警忘记在第一章标明了,这里标一下:

文中会出现楚云秀→王杰希的单箭头,雷这个设定的话就绕着我走吧TAT

还没有怎么仔细研究过云秀姐的性格就贸然动笔了,挺害怕写崩的,这一章本来昨晚就写完了,后来又反反复复修改了好几次,找了几个亲友也看了很多遍,还要谢谢阿鸾的耐心建议。这条线虽然不主要,但还是会持续个几章,希望开了头以后能写得顺利一些,我也会重新研读一下原著中楚云秀的部分,如果我有崩坏的地方,麻烦能评论告诉我,我会再作修改,谢谢!

03

苏沐橙是王杰希他们生物院隔壁实验楼里头医学院的,在校内名头可是响当当,人长得甜美漂亮,专业成绩也牛逼,跟王杰希一样直升的本校研究生。当年有人戏称女神屁股后面追着跑的男生们能从校门口排到天安门,叶修听了这个形容后想了想,说,也不是很夸张。

苏沐橙最近在这家医院实习,学校给推荐的,所以说,这个时候在这里碰见她并不算是一件稀奇的事儿,王杰希也没有太惊讶。

只是她今天的装扮却并不像是工作了一上午的样子。

天气热得不正常,全市市民应当都已接收到短信,从前天开始会有持续一周的三十二度以上高温,就连小快餐店也不惜提前开放冷气吸引顾客了,打眼望去外头真没见几个着长袖长衫的。然而这天的苏沐橙却遗世独立般地穿着一套非常正式的黑色正装,纽扣一丝不苟地系到脖子,裙子是直筒的,一直长到膝盖——黑色多吸热啊,穿这么多总不能是防晒用的。要单这样也就算了,神奇的是“遗世独立”的还不止一个,她身后那个向来随性洒脱、不修边幅的叶修,今天竟也是一身黑漆漆的西装长裤,别提有多整齐,里面规规矩矩地穿着一件笔挺的白衬衫,颈项露出的小片皮肤被外面毒烈的太阳晒得发红,看着都热。

比起正式,王杰希甚至觉得两人这装扮显得有点肃穆了。之后他才恍然想起来,今天是清明,因为所里工作太忙没有放假,再加上喻文州搬家,这些琐事一叠起来,他都忘了日子——毕竟他们家在这天也通常没什么特别的传统与活动。如此想来,叶修和苏沐橙两人应该是刚从公墓扫墓回来,所以才同时出现在这里,叶修大概是送苏沐橙上班来的。

因为太阳太烈,三个人往树荫底下走了些。

叶修二指夹下嘴里的烟,冲着旁边的垃圾桶轻轻掸了掸灰,问道:“你生病了?”

“不是我,是文州,”王杰希看着那卷烟灰落下,摇摇头,“刚才出了点意外,伤到了腿,不过应该不太严重。”

“挂上号了吗?”苏沐橙问。

“挂上了。”王杰希回答完,提了提手里的盒饭,转移了一个话题,“你们吃了吗?”

“吃过啦。”苏沐橙点点头,“这附近的快餐都不怎么好吃呢,当然啦,食堂里的伙食更差,唉,浪费了竞争力呀。”

之后苏沐橙想起叶修下午没什么要紧事做,他博士毕业后便留校任教了,工作挺清闲,便问他是不是该一起上去探望一下喻文州。

她说完又看看王杰希。

叶修把烟掐灭按进垃圾桶中间的凹槽,点点头表示探望一下是应该的,接着又笑笑,问王杰希:“方便吧?可没有慰问品啊。”

“当然。”王杰希低头整理了一下饭盒,然后抬起头来,说,“等我一下,我再去买点水果。”

叶修就说,大眼你故意提的吧,行行行,我来买水果。

 

三人一起进了医院,叶修显然好久没出入这地方了,闻见味道就轻轻皱了皱眉。苏沐橙下午值班,急匆匆地去换衣服交接工作,叶修和王杰希便先上了楼。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叶修跟王杰希说你要再不上去,文州就该不是腿疼,是胃疼了。

 

下午的病人不少,苏沐橙跟着主任在科室忙碌了好一阵,总算抽了个空上楼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很有效率地住进了病房,让人不禁感叹社□会□主□义好,人民的生活真有保障。

她走进去发现王杰希居然还在吃那盒盒饭,饭早就凉了,硬成了一坨,看着里面菜叶都蔫儿了。

 

“沐橙。”见她进来,喻文州礼貌地冲她点点头。

“怎么样,还好吗?”苏沐橙问。

“髌骨骨裂,好在处理及时,问题不大,注意休养就行了。”旁边年轻的女医生接过话,手里按掉了用于记录的黑色圆珠笔,娴熟地将它塞进胸前的口袋里。

“咦,云秀,今天你当班呀。”苏沐橙这才发现旁边站着的女医生是自己的好友楚云秀,忙打起招呼,笑眯眯地靠过去。

“多亏了楚医生帮忙,办住院才这么顺利。”王杰希站起来,诚恳地又道了一次谢,“非常感谢。”

众所周知医院的床位是很紧张的,尤其是大医院,很多时候都得托关系才能顺利住进来,往往还约不到几天。其实原本王杰希和喻文州也没有打算“走后门”,倒多亏了今天叶修在,因为苏沐橙的关系,楚云秀跟他也熟,一下子认出他们是苏沐橙的朋友。楚云秀比苏沐橙年长一点,是正式编制的医生,又恰好在骨科,今天正好有个病人出院,后面尚没有情况紧急的伤患,就让喻文州小小插了一下队——反正原本床位的安排也早不是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了。

喻文州也在床上微微弓了弓背,说:“谢谢,挺不好意思的。”

“举手之劳,客气什么。”楚云秀笑着摆摆手,拢了拢颈边的长发,“哎,不必要这么正式,沐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不过接下来你们可要辛苦了,伤筋动骨一百天,要卧床三五个月的,得有人照料着。髌骨不比其他地方,不好好养着可是要落下毛病的哦。”

喻文州愣了一瞬,但很快还是微微抿嘴点了点头,笑着说:“好,谢谢。”

他的确没想到要养这么久,心里还是盘算着自己不能歇这么长时间,差不多了就要去上班,大不了少走动便是。一来他才进公司没多久,还没勤勉上几天,就要缺勤几个月,这简直太说不过去了,他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开不了请假的口,也不知道单位那里会怎么处理;二来王杰希这阵子本来工作就很辛苦,上头有硬性指标敷衍不下来也不好往后调,再分心照顾他,实在有些勉强。

这时候王杰希终于吃完了饭,他把饭盒丢进垃圾桶,拿湿巾纸擦了擦手后也没歇着,一刻不得闲地开始削苹果。水果刀和苹果都是中午在外面买的,已经洗干净了。王杰希的刀功出人意料的好,削下的皮既薄且长,连续不断,呈现特别漂亮的螺旋状,在手指和刀锋间翻飞。他边削苹果边说:“你别多担心别的事,好好养伤。”

果然一下子就被猜中了心思啊……

喻文州笑了笑,也看不出是接受了还是没接受。

旁边站着的叶修便也难得好心地补充了一句,安慰道:“嗯,别的真的不要紧,人没事儿就好。”

 

即使是法定节假日,医院排班表上值班的医生也照样是没假可休的,寒暄自然不能耽搁太久,很快两位姑娘便一同告辞了。

病房外面是来来回回走动的人,因为是骨科,坐着轮椅和拄着拐杖的人不少,两人小心避让着,偶尔在需要的时候搭一把手。之后年轻的女医生又拉着闺蜜的手走远了一点,到了电梯口,才问:“沐沐,那位王先生,是你学长?”

“对。”苏沐橙爽快答着,“其实之前跟你提过他呢,前阵子叶修那个棘手的课题,就是他协力的。”

“哦……”楚云秀点点头,那个课题她知道,因为涉及了一些专业性的东西,叶修来问过她和苏沐橙,可是两人对于那种冷门知识的学术性研究不多,没能提供太多有用的信息,后来还是王杰希帮的忙。

“那喻先生,是他的朋友?”楚云秀又问。

苏沐橙稍稍迟疑了一下,但是楚云秀好像也并没有非要她回答的意思,大约是直接默认了这个推测,笑着继续说了下去:“我说,我是真的不得不感叹一下啊,好久没遇见这么细心体贴的男人了——你知道的,电视剧看得越多越对现实绝望,所以我还真的不得不多看他两眼。”

“是吗,”苏沐橙想了想,笑道,“他其实还挺严肃的,我同届都有男生被他训到一个字都不敢说,过了大半年碰到他还绕道走呢——当然,也是因为王杰希占理嘛。”

“哦?”楚云秀有点惊讶,倒像是觉得更有趣了的样子,“那今天的他还是很绅士的,忙上忙下地也坚持不麻烦我们,要说那个床位并不单是我争取的,他费了大劲,特别赶,也很会说话。”

楚云秀用手指绕了绕头发,忽然又想起来一件有意思的事儿,趁着电梯还没到层的功夫分享给了苏沐橙:“还有个细节,我觉得他……怎么说呢,还挺温柔的——就刚才一切都忙好了,他坐下来饭还没开始吃,第一件事倒是先要给人削苹果,被喻先生哭笑不得地阻止了……”她想起来还是想笑,“哈哈,场景还挺逗的。”

 

苏沐橙听了也笑,跟着列举了几个两人最近正追的电视剧里的好男人形象拿来比较,说,诶云秀你别说,老王这款的,还真是挺“有市无价”的啊。

楚云秀平日里挺气质,很少讲这些话,但是同苏沐橙闺蜜之间八卦八卦还是常有的事,苏沐橙女神归女神,感情方面不算太开窍,愣是没听出方才楚云秀长段溢美之词中的弦外之音,只当她是感兴趣王杰希与喻文州的关系,找她分享来了。在这个问题上,虽然王、喻二人并没有刻意隐瞒性向,当今社会恐同现象也越来越少,但是说到底这还是个人隐私,就算要讲也不该她来讲。苏沐橙面对好友也觉得不方便说,兴致勃勃地聊一通之后,最后也只答了:“是呀,他俩感情很铁的。王杰希这人嘛,一直挺细心的。”

她说的真没错,绝无半点虚假□广□告——王杰希和喻文州的感情是真的很好,王杰希这人,也是真的细心又可靠。

TBC

评论(12)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