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王喻】北京下了一整夜雨 02

上一章:01

还剩一层楼的距离,王杰希一个人吭哧吭哧地把一整个大箱子一口气搬上了三楼,怕喻文州的书被磕坏,还小心地避让了拐弯的墙角与扶手护栏。费力地将箱子卸在客厅,他活动了一下酸麻的肩颈和手腕,转身往楼下走,准备接喻文州上来。

还没走几步,就看到那人扶着护栏,半跳半走着从拐角探出了脑袋,冲他笑了笑。逼仄的楼道里漂浮着细小的尘屑,从高处的小窗透出的阳光切割了水泥地与灰墙上的阴影,喻文州顺着那道阳光费力地单脚跳了几步上来,王杰希才回神,走下去把他的胳膊挂在自己肩上,搀着人进了屋。

不像时下很多独居的年轻男人那样不拘小节,除了刚搬上来堆在客厅的那摞箱子、行李,王杰希的家整洁又干净,一看就是定期清扫的,不大但是很亮堂,整体布置得倒还有几分古色,至少是很有书卷气。玄关边是道镂花的红木壁橱,里面摆了些茶具,最上层倒放了几瓶红酒,却也不显得违和。往内走,客厅的墙上挂了数幅精装裱好的字画,正中一进门就可映入眼帘的“宁静致远”,是他们母校中文系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题的字。下头的电视柜上摆放着工艺品和小盆栽,两颗仙人球毛绒绒的,整屋的气氛十分典雅。

现在很少有年轻人这样布置自己的家。

喻文州不是第一次来王杰希家,现成的拖鞋也是有的,但因为上午搬家的关系,地板本就要再作打扫,另加上他的腿刚才意外的一扭,换鞋子不方便,两人便干脆都踩着外穿的鞋子进了屋。

当下还不是最炎热的夏季,就是外头日光灼了点,屋子里还是比较凉快的。轻松下来才觉得满身汗津津、脏兮兮的,喻文州熟门熟路地挪进厨房,打开水龙头冲了冲因为忙碌了一上午而脏乎乎的手。

和喻文州的家乡广州不同,北京的自来水一年到头都冰冰凉,不是普通的那种凉爽,而是真正的透心凉、心飞扬,只是本地人觉不出这种差异感,比如王杰希就不觉得。喻文州来之前,还有长辈强不知以为知地跟他科普这帝都的水呀,是冬暖夏凉的——直到他冬天第一次手洗牛仔裤的时候,才深切地感受到来自谣言的强大恶意。

不过现在这个天气里,北京的水就很让人爽快了。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没必要开空调,王杰希把客厅里的立式电扇开了,风扇呼啦呼啦地转着扇叶,让喻文州觉得好像真是夏天到了。他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便关上了水龙头,在水池里轻轻甩了甩手上的水滴,才刚转过脸去,还没看清人影,就被王杰希拿条刚挤干还有些湿漉漉的热毛巾往脸上糊。

“脸都花了。”王杰希忍了忍出喻文州不意的捉弄顺利得逞后泛起的笑意,语气一本正经地帮他擦了擦脸上沾到的和汗液黏在一起的灰尘,全脸仔仔细细抹了一遍,又翻了个面把柔软的毛巾贴在他脸上。喻文州却好像很乐意被他服务洗脸似的,一动不动,最后还十分惬意地用手盖住毛巾,享受地呼吸了两下才把它摘下来。

“谢谢。”他揭下毛巾后看到王杰希的脸近在眼前,刚洗过的脸颊湿漉漉的,发丝都沾着水汽,便很自然地凑过去,带着笑意的嘴角对着对方的唇轻轻亲了一口,之后没事人似的转身单脚蹦着,到卫生间洗毛巾去了。

受了个伤这么蹦着,看起来倒还挺活泼——王杰希被逗乐了,他想,他真是被这人吃得死死的,怎么样都喜欢。

 

喻文州洗完毛巾便坐到沙发上歇着去了,之前觉得好了些的膝盖又渐渐涌上来一阵阵难忍的痛意,密密麻麻地敲着他的神经。

王杰希走过来,风扇吹得他宽松的黑色T恤轻轻鼓起,又在扇头转走的时候徐徐落下。他低头倒了杯水给喻文州,又递来一袋面包,说:“先垫垫饥,我们早点去医院,不然可能排不上。到了医院再买吃的。”

喻文州点了点头接过来,看起来脸色不太好,手里抓着面包也没拆开吃。王杰希顿了顿,没说什么,拿起一片切片土司叼在嘴里,转身又回房去了。

没多久他出来,手里多了瓶云南白药,在喻文州面前蹲下来,说:“让我先看看。”

王杰希卷起喻文州的裤脚,伤处在膝盖,裤子不怎么好卷,好在裤腿不是很紧,喻文州又挺瘦,过程才不算艰辛,而既便如此,他的眉毛还是锁得紧紧的,看起来不太好受。

“很疼?”王杰希抬起头来看他,不放心地扬起一边眉毛,挤了挤大小眼,询问道。

“嗯。”喻文州诚实地应了一声。

王杰希皱着眉头看了看,膝盖处有一块肿起来了,还带着青色的淤斑。喻文州并不是个会轻易喊疼的人,他便在心里判断着是不是骨折了,那样的话这一瓶云南白药也没什么用,说不定还适得其反,总是要早点去医院才好。

此时喻文州的痛觉才真的陆陆续续都上来了,痛得站都站不起来,王杰希看着都替他疼。

“好——长的反射弧。”喻文州苦中作乐,笑着打了个趣挖苦自己,顺手像摸小动物一样揉了揉蹲在他面前的王杰希的头发。

“……”

正心疼着呢——王杰希很无语,站起来收拾了一下桌子,把钱夹塞进裤子后口袋里,然后背对着喻文州蹲下来:“上来。”

“呃……”

被男人背总是有点怪怪的,虽然他俩在一起也转眼就快三年了,熟稔得很,没什么好害羞的,可是待会儿出门还要被旁人瞧见的。

“你受伤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王杰希说。

喻文州犹豫了一下,片刻后还是顺从地伏了上去,手臂圈着恋人的脖子。

王杰希虽然偏瘦,身材并不强壮,可是脊背却很宽阔,很给人安全感。反正都这样了,再扭捏也没意思,喻文州索性随心地把整张脸都埋在他肩上,棉料上是熟悉又好闻的柔软剂香和淡淡的汗味,鼻翼间还飘着对方发梢上洗发水清爽的味道,意外的和谐。

王杰希顾及喻文州的伤处,知道不能卡着他的膝盖,只好时不时调整手势,尽量抱着他的大腿。

“吃力么?”喻文州抬头问。他一米七八,就比王杰希矮一点,虽然瘦但也不是纯竹竿身材,分量还是不轻的,这么背着应该挺累人。

“不。”王杰希摇摇头,柔软的发丝蹭到喻文州的鼻尖。他其实还想说,非要说吃力的话,他觉得因为重力的关系,这样背着的姿势想不碰到伤处很难,必须时常调整姿势,真的很麻烦很吃力,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干脆把喻文州直接抱下楼。

不过他也就想想。

 

马路边没檐,两人在似火的骄阳下等了半天,最后还是靠着打车软件才叫到了出租。非高峰时段的京城依旧堵得不行,蜿蜿蜒蜒地都看不清尽头的红绿灯。他俩在后座,前头司机很能侃,一路抱怨着哪儿哪儿又在拆啊建啊什么的,王杰希有些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热烫的风滚着汽车尾气飘进来,他也没关上窗。倒是喻文州还偶尔回应司机几句,配合着“嗯嗯是是”,看起来很像那么回事,只是后来他跟王杰希说,司机那口京片子太溜了,说得太快、卷舌音太重,他有大半都没听懂。王杰希笑他,也就你能把敷衍演得那么逼真。喻文州就说,怎么是敷衍呢,我也是有很认真地在听的。

 

大医院里等着就诊的病人什么时候都不少,在大厅就能闻到消毒水的气味。万幸他们到达得不算太晚,王杰希顺利地帮喻文州在骨科挂了号,电梯上了科室所在的楼层后,还幸运地找到个位置安顿他坐下来。王杰希自己走到人群前面去查看公放的电子显示屏,按时间顺序排的名字不疾不徐地翻了好几页才到喻文州,前头的人名有好长好长的一串儿,王杰希心里思忖着怎么也错过不了,便转回去叮嘱了喻文州几句,独自出去买饭。

 

出了医院大门,外面就显得喧嚣多了,也阳光多了。随着客户需要建起的产业链十分发达,医院边上的快餐店鳞次栉比,就是货比三家也没见什么好吃的。王杰希随便找了一家打包了两份盒饭,想了想,在临走前又指了指餐盘,让戴着一次性手套的店员给他抓了只鸡腿,才盖上饭盒,扯了塑料袋包好,转身离开。

 

“咦,学长?!”

刚推开半透明的推拉门,就听到一声清亮的女声,王杰希走出来顺手体贴地关上门,怕漏了人家店里的冷气。

“苏妹子,真巧。”王杰希一看是熟人,点点头应了声,又习惯性地往后看去,果然叶修正叼着烟,漫不经心地冲他招手。

“哟,大眼儿。” 


TBC


520快乐!!>3<


评论(19)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