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王喻】北京下了一整夜雨 01

节操声明:虽然是为了写肉开的文,但这并不是一篇肉文,只是有肉而已,全篇是走剧情向的,想写带一点淡淡的虐的温情挂!会是篇挺长的文,想完大纲自己很喜欢>_<

《年度之歌》时间线之后的故事,《年》大概算两人相识的番外前篇吧。主要就王喻这一对CP,但后文会有点修伞回忆杀,篇幅可能不多但还是提前说了,好让实在一点都不吃的朋友们避个雷。

补充一个雷点:此文有楚云秀→王杰希的单箭头,如有不适请谨慎……

BGM1: X蓝版本的《旋木》点我

BGM2:Mario版本的《勇气》点我

前篇写的时候称为B市,这里就改回北京了,打起来顺手些,而且《B市下了一整夜雨》这种名字太有种蛋疼的小清新装逼感了……!

超长的废话结束,开始啦……容我颜文字卖个萌:o_O❤^_^

>>> 

 

01

天气晴好,物业完善的居民住宅小区楼下勃发着一片生机盎然的绿意,被阳光沐浴的灌木丛郁郁葱葱,石子小路边的运动游乐设施红蓝黄的撞色格外鲜艳。几个荡着秋千的小朋友正被家长催促着回家吃午饭,稚嫩的童声相互道别,年轻的妈妈把帽子戴到宝贝儿子的小脑瓜上,蹙着眉轻声怪着今儿的太阳怎么能这么大。

今年四月的北京毫无自己所处纬度之高的自觉,气温连续数日不管不顾地飙上了三十,炎热程度简直在现时的全国范围内都出类拔萃。

“辛苦了。”喻文州礼貌地道了谢,目送物流配送人员擦着汗走远,才用没弄脏的手腕内侧抹了抹额角发鬓的汗水。

这个时节的北京城满城都飘着杨絮,白花花的,纷纷扬扬漫天飞舞,非但不美观,还很是恼人,一不小心就进了口耳鼻腔,不戴着口罩简直说不了几句话。然而独自干了一上午的体力活实在又热又闷,饶是喻文州这样冷暖不变色的人也熬不住,微微喘着气扯掉了白色的一次性口罩。

王杰希看着他被汗水濡湿而贴在脑门的额发,伸手替他抹掉了鼻梁上的汗珠:“休息一下么?”

喻文州看着地上两大箱的重物,想起王杰希下午还要赶回研究所,不能太耽误,便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说:“不了,一鼓作气吧。麻烦你啦。”

他的礼貌客气成了习惯,就是谈了恋爱,面对王杰希也改不掉,但还是会用个轻快的语调作结尾,显得不那么生分。

“麻烦什么。”王杰希应着,和喻文州合力抱起了地上陈列的箱子。

 

时间真是过得飞快,喻文州想,初来北京那一年的事还历历在目,总想着岁月姗姗,没想到一转眼自己也研三到了快毕业的时候,真是万事万时都舍不得蹉跎。

他最近跟一家公司签了约,工作地点在三环内,环境不错,待遇也很好,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挤进去的大公司。唯一的缺点还出在喻文州自己这儿,北京的各大高校多集中在五环外,他的母校也不例外,公司要求每天八点到岗,他是新人,总要勤勉一些,还得再提前,可是公交地铁来来回回绕几个弯,怎么也要耗上近两个小时了,这就意味着他每天五点就得起床准备。

喻文州自己倒是没有太大的所谓,虽然他也喜欢舒舒服服地睡个懒觉,但毕竟也不是个起不来床的人,倒是王杰希听说了之后皱了皱眉,当机立断说,你住我这儿来吧。

 

王杰希毕业有一年了,在研究所工作,继续搞学术,忙起来很忙,清闲的时候又很闲。他本就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家里在城内有两三套房子也不稀奇,他让喻文州搬去的是他前两年刚搬的家,那套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住。王杰希的父母都在国外,对他采取的是放养模式,当然他现在也是社会人了,用不着长辈担心,因此喻文州搬过去倒是也没什么麻烦问题的,再加上临近毕业,本来就要找房子,喻文州当然没有推拒的理由,只是说,你按正常价给我开个房租好了。

王杰希说,你别闹。

最后谁也没拗过谁,王杰希让喻文州每月帮屋子缴个水电,下班顺路再买个菜,意思一下就过去了。

 

喻文州搬家那天正赶上王杰希研究所最忙碌的一阵,他实在走不开,中午才抽了个空跑回来帮忙。喻文州的衣服、杂物不算多,学校宿舍也没什么家具,搬起来不算太虐,叫了搬家公司弄了一个上午也就差不太多了,剩下的多是整理的工作,只是他的书特别多,除去送给学弟学妹的,还剩下无法割舍的整整两大箱。

王杰希现在住的这个楼没有电梯,还好家在三层,不算很高,喻文州跑上跑下搬了一上午,虽然累但是还算力所可及,只是这两箱的纸制品实在太有分量,物流的人用车送到楼下后说什么也不愿再多走几步往上搬了。当然其实喻文州也并没有多说什么,他挺谅解这难处的,道了谢就让人走了。也好在这时候王杰希终于已经赶过来了,不然这两大箱东西等他搬上去,估计腰腿也得累断了。

 

进了楼道就阴凉了许多,空间有点空荡,脚步踏在台阶上摩擦的声响也清晰可闻。喻文州早上没来得及吃早餐,又忙碌了这么久消耗太大,搬到半途便觉得有些眼花,喊了王杰希一声后卸下箱子,撑着楼梯扶手缓了口气,才说:“好了。”

王杰希从口袋里摸出块水果糖,拆了包装直接塞进他嘴里:“你习惯真是越改越不好了,我怎么觉着跟了我你就变坏了?”

喻文州挺爽朗地笑了一声:“我改。”

 

第一个箱子搬上去之后,喻文州抬手看了看表,觉得王杰希快赶不及下午的工作了,便没休息地又快步跑下楼去了。

下面那只孤零零的纸箱被太阳烤得微微发烫,摸上去都是粗粝的灼热感。

悲剧的是,这世上的事儿总是倒霉的多过幸运的,常常是你想往左它就往右,你想往东它就往西。明明是想给王杰希节省时间,谁知第二箱搬到二楼中间,喻文州脚下滑了一道,膝盖随即弯了弯,本来也该没什么大事,怎料这一疏忽后纸箱的重心一下子全歪了,楼道窄,两人本就是一上一下的,喻文州在下方,此时几十斤的重量全往他身上压过去,他小腿下意识地勉力撑了一下,就听见咯吱一声,痛得他猛然蹙紧了眉心。

“文州?!”王杰希很快反应过来,用力抱住纸箱把它“哐当”放到几层台阶上,用身子撑着,凑过去查看。

“呃,不要紧——”喻文州那一下痛得简直眼冒金星,冷汗都下来了,他摆摆手,沉默了一会儿才弯下腰去揉了揉膝盖,“可能是扭到了,我缓缓。”

就最开始那一下确实钻心的疼,后头痛感倒也不是太明显了,喻文州猜着应该没什么大碍,普通的小伤,休息休息自然就好了。可是王杰希被他开始那表情吓了一大跳,怕他痛也不敢动他,只皱着眉问:“伤着哪儿?我们现在去医院看看。”

喻文州为难地看了看那箱书,又想起王杰希的工作,摇了摇头,平缓地说:“没事,我们先把东西搬上楼,我感觉还能走,应该没有大碍,你先去工作,我等会儿打个车自己去医院。”说完还怕对方不相信似的,伸出手放到脸颊边作起誓状,笑了笑,“我保证去。”

王杰希犹豫了一下,还是否定了:“不行,万一有什么事儿你现在没感觉出来,到时候又加重了。我给所里请个假就行了,今天下午没什么太要紧的事儿。”

得,节省时间这事儿是彻底泡汤了。

喻文州叹了口气没说话。王杰希这段时间都挺忙的,最近的任务上头很重视,他请了假,工作量还在那里不增不减,该他做的还是他的,得夜里去补。可是王杰希说的也没错,要是真有伤没治,到时候严重了更加麻烦。

喻文州心里觉得很抱歉,但也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知道王杰希肯定不爱听这些。


TBC

评论(28)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