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王喻/张喻】年度之歌<下>1

[张新杰前男友设定,戏份少]

<下>

*

张佳乐前辈推荐的餐厅是一家芝士火锅店,店面很小可是胜在整洁干净,木制的桌椅和橙色的吊灯让人顿生宾至如归的温馨感。餐厅位置比较偏,原本不是太火爆,奈何今年暑假一部热播的韩剧火遍了半个地球,男女主角约会就是在一家芝士火锅店,导致这家餐厅的营业额一路飙升,天天门庭若市,到了现在八九点,才渐渐有了空位。

 

锅终于加热到沸腾,喻文州把手边的一碗芝士粒全部倒进去,王杰希拿木勺搅了搅,很快乳白色的碎粒都融化成了又香又黏的稠状,粘在煮熟的火腿、年糕和拉面上,配合着锅底的热度咕嘟咕嘟地翻泡。

喻文州拿筷子卷了一小撮拉面,浓香四溢的芝士藕断丝连地拉了一长条。

“张佳乐前辈说这附近原本有条小吃街,有五湖四海的特色美食,非常好吃,可惜拆掉了。”

“乙肝一条街?”王杰希扬了扬眉毛,手指扣扣石榴味汽水的罐子,笑了起来,“开玩笑的,没有称号这么骇人,都是大家瞎叫着玩的——你喜欢吃街边小吃?”

王杰希话锋一转,因为他觉得有一点意外,或许是从谈吐和行事风格上得出的结论,他总认为喻文州该是个很讲究的人。

事实可证王杰希看人一向很准,喻文州注重养生,委实很少吃路边摊这种不卫生的食物。不过他不吃大多是因为自制,而不是不爱,他不是那么无趣的人,嘴馋的时候也会很反常地吃一吃,只是算了算,自从和张新杰在一起之后,确实有好几年没吃这种东西了。当然也没什么好惋惜的,总归是不太健康的食物。

“不太吃,可是挺喜欢的。”喻文州笑了笑,“偶尔吃一次也觉得挺开心。”

 

“下次带你去王府井吧,那边小吃很多很热闹,也比学校这儿原来的那条干净许多。”王杰希肯定了喻文州刚才的话,“偶尔吃一次也挺好的。”

 

*

所谓“下次”,跟“改日”、“以后”一样,着实是个非常模糊的概念。

那天的电影与晚饭之后,喻文州有一个多月没和王杰希再约,单独的或者集体的都没有。两个人都挺忙碌的,没什么闲暇像刚开学时那样出去玩,不过碰面还是常有的,他们在同一片校区,又住同栋学生公寓的同一层,有时喻文州抱着书去上课,踏进电梯就能看到王杰希在里面对他点点头。

 

前次见面是上个星期,他在学研楼的一层碰见穿着白大褂刚从实验室出来的王杰希,双方简单地打了招呼后,喻文州便径直往楼外走,对方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从后头仓促地叫住了他。见他停下后,王杰希快步走回旁边的教室拿了包,从里头掏出一本厚厚的砖头书。

 

“你上次说的那本。”王杰希把书递给他,“我周末回了趟家,把它带过来了,一直没机会给你,今天刚巧带在身边。”

 

*

夜深人静,喻文州合上电脑,揉了揉太阳穴,伸手旋开了台灯。他把从王杰希那儿借来的书工整地摆在桌上。

那是一本关于天文学的书,内容不算深,对于初涉的爱好者来说很合适。这一版的译本以风趣著名,可是这种类型的书就算翻译得再通俗,读起来也总是有一点晦涩的地方。当然这对喻文州来说不是问题,这本他其实很早前就读过了,只是最近因为看了部科幻电影而突发奇想地打算重温,谁知刚提起来,王杰希就说他有。

书不是很新,书脊和书页都有轻微的磨损,书本也比崭新时看起来更厚一些。即便如此喻文州还是很小心地翻开,他看到王杰希在里面用各种颜色的笔写了许多批注,有的地方痕迹密密麻麻,有的地方又干净得只有一片铅字。

尽管只是本闲书,王杰希留下的字还是有种力透纸背的刚劲感,工整且透着股他惯有的认真。喻文州本来是一页页地读,后来不知怎么的,倒觉得看王杰希的批注更有趣些,便先很不务正业地翻看起那些小字来。

然而小字的内容大多只是类似“1958年通过人造卫星上的粒子探测器探测到太阳上有微粒流射出”那样枯燥乏味的话,既不是什么新发现,也不是什么福至心灵的感悟,甚至多是些常识性的注释,即使不记下,他想王杰希也不至于不知道。喻文州也不太明白,王杰希要记这么多是做什么。

他一目十行地看下去,直到发现某页间夹着一张泛黄的纸条。

——“谢谢杰希哥哥!”

嗯?

喻文州拨着那页书角愣了愣。

原来这些注解是写给弟弟或者妹妹看的么?对于年纪小的人来说,单独阅读这本书的确有些困难。理清了这层关系再一看,王杰希写的那些先前看起来很多此一举的东西,果然一下子都彰显了作用。

喻文州笑了,他忍不住在脑海中具象着王杰希拿着这本书,考究地与其他资料对比,又认真地一笔一划写下笔记的样子。明明只是本课外书,却耐心地帮别人写了这么多东西——能有这样一个哥哥,真是幸福啊。

倒也不至于震撼,只是喻文州摸了摸那些早就干涸的字迹,心里忽地淌过一些莫名的感情。

 

*

B市的春天和秋天都很短,印象里夏天还没过去多久,温度就很快降了下来,校园里的树木都脱了叶子,枯脆的枝条在寒风中瑟瑟,满园一副萧瑟感,漫长的冬天不期而至。

这种拔凉的天气里,也有很多学生的心也寒寒的。

喻文州跟的导师“变态”起来简直出了名,这是位很有名气的老教授,饱受盛誉,跟着这样的老师能得到很多经验、学习到很多东西,可是相应的也就比较辛苦,压力山大。这位教授十分挑剔,对学生要求严苛非常。索性喻文州自己本就是个精益求精的人,很少抱怨,又勤勤勉勉,很得教授的欣赏。

不过即便如此,在有重要课题的日子里,他还是过得苦不堪言。

 

这回总算对了。

喻文州看着屏幕里最后显示出的报表松了口气,滴了两滴眼药水后,闭起酸涩的眼睛。屋子里暖气非常充足,冷倒是不冷,只是他来自南方,很不适应这样的干燥,电脑边的杯子里装着早就凉掉的白开水,他端起来喝了一大口,只觉得气管里都是冰冰的。

重新睁开眼睛,视线前还是湿漉漉的氤氲一片,他又眨了几下眼睛,适应了台灯橙黄色的温暖光线,得空看了一眼手机。

“【王不留行】

还不睡?你们老板又压榨你?”

 

王杰希本硕都是在R大念的,又在校学生会干了好几年,简直手眼通天,虽不是同院,但也没少听过喻文州导师的威名。

消息是不久前发来的,喻文州现在回复也不算太晚。

“【索克萨尔】

是啊,只剩一层血皮了[吐血]。不过快要完成了^_^”

 

那就好。王杰希捧着手机,看到对方有心情开开玩笑,还难得地找了个表情和颜文字发一发,顿时放下心笑了出来。他自己一向睡得很晚,然而喻文州不同,自暑假认识喻文州以来,对方就一直十一点左右睡觉,这几天却常常凌晨三四点还亮着头像,早晨七八点又能看到他的回复,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这样硬生生变得混乱的作息时间实在很不健康。

 

“【王不留行】

恭喜,那今天可以早点休息了?早点睡。”

“【索克萨尔】

嗯,你也不要每天都熬夜。晚安。”

“【王不留行】

晚安。”

 

喻文州回完了王杰希的留言,喝干净刚才那杯凉水,感觉到自己可能是困过了劲儿,此时清醒无比。论文的死线还有几天,进度至此他其实已经不需要像前些天那样拼了,可是既然还没觉得困,就不该浪费精神头,这么想着他便重新开了软件录起数据来。

简单的工作没有什么压力,喻文州也就没再把手机提示关掉,不一会儿屏幕又亮起来,他瞥眼扫过去,愣了愣。

“【石不转】

早点睡吧,这几天看你都挺晚的。”

 

备注的昵称已经被他划去了,然而对方十年一日不换的ID还是让他熟悉得不得了,那是张新杰。


 
 

TBC

-----

 

为了每章差不多长的强迫症,<下>果然不能一发完了orz,分两次吧。

 

这章好像有好几句话不通顺,但是这段时间过得头昏脑涨的,有什么BUG改日再来改吧。

 
 
 
 
 
 


评论(1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