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王喻/张喻】年度之歌<中>

<中>

 

*

 

众人包下整夜,在KTV尽兴玩了通宵,凌晨六点多才哈欠连天地成群结队往学校走。

 

夏末的晨光带着微凉的寒意,天亮得早,此时远空已透了大亮的白光,只是近在眼前的景象却又一片灰灰蒙蒙。大家沿着捷径小路走,最前面的几个大概是已经困过了劲儿,正特别亢奋地引吭高歌,乱七八糟的音符混着早点的叫卖声,划破了B市安详的早晨。

 

 

 

回到学校,叶修带着几个人去周末依然开得最早的一食堂吃早餐,喻文州没有什么胃口,又因为忽然颠倒的生物钟而十分困倦,便打了声招呼直接回宿舍睡觉去了。

 

 

 

这一觉就睡到临近下午三点才清醒。喻文州睁开眼睛只见一片暗灰,也不知道钟点,他皱着眉头咽下了不适感,从枕边摸出手机。确认了时间后,他解开锁屏划下消息栏,习惯性地翻了一通,没有看到什么特别需要回复的通知,留那空缺部分泛着恼人的灰白。

 

还没住习惯的陌生宿舍里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开灯,看什么都暗乎乎的。喻文州坐起来,翻身拉开窗帘——还是夏日的白昼,跳跃的日光很快洒了满室。

 

颠倒了的作息即便是再补觉回来,依然带着浑浑噩噩的乏力感。

 

喻文州揉了揉太阳穴,觉得自己有些好笑,赌气么?仿佛非要为了和过去一刀两断而做些什么似的。他是个言之有信的人,如果是以前,不管对方是不是管得着他,他都一定会按答应的那样配合着张新杰规律的作息,绝不会这样胡来。

 

如果是以前,他也就不会在这个空荡荡的下午发现前胸贴后背的饥饿感来势汹汹了。

 

 

 

喻文州摸了摸肚子,有些无所事事地登陆了QQ。这个时候群里的大家也都陆陆续续起床了,他便也顺手打了一声招呼。

 

紧接着他看到王不留行非常体贴地在群里问大家:都刚起来?吃饭了么?食堂没吃的了,我正好在校外,需要给你们带点炒饭吗?

 

群里的大家纷纷响应,“+1”刷得喻文州不由感叹了一下诸位的手速,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便手机一震,接到了大学室友黄少天的电话。

 

 

 

对方还是一如往日的明快,吧嗒吧嗒地说了一堆自己的新鲜事情,又很关心地问了喻文州新学校的情况。

 

末了直到最后,他才有些试探地挑明了来电话的终极目的。

 

“文州,你没事吧?”他收线前这样问。

 

喻文州大约也是失了敏锐,仿佛最不记挂的是他自己,此刻才恍然对方是刚得知他分手的消息,担心了才来的电话,便笑道:“没事。”

 

 

 

要放弃一段多年的感情,的确需要一点时间。

 

喻文州跟张新杰是高中同学,一路走来是真不容易,坚挺程度让众多同学好友望尘莫及。更难能可贵的是,两人当年为了各自的理想选择了各不相同,却更适合自己的学校,甚至城市也相隔着十二个小时的特快动车距离,竟就这么和谐又自制地过完了远水不解近渴的躁动、热闹的大学时代。

 

 

 

或许是距离产生美感,又或许是每日千篇一律的爱情早被磨去了该有的魅力,考研时两人几乎是义无反顾了一把,一起考来了B市,过程与成果艰辛又美好,后续却不那么尽如人意。

 

这些借口到底是说辞还是可追本溯源的事实都不重要了,感情破裂仿佛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当然,也可能是一列层层崩溃的多米诺骨牌。

 

 

 

张新杰是个做什么都讲究有理有据的人,喻文州也向来明白磊落,可是这段虎头蛇尾的感情却含冤莫白,分手的时候像是说清楚了,又像是根本没有说清楚。

 

 

 

不。其实喻文州知道,那就是分手,明明白白。倘若没有说清楚,照他们的个性,又怎么会没有人来刨根问底呢?

 

残酷的事实是,他们都清醒地认识到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某种平衡的坍塌,那种不合适是怎么都无法弥补的大洞,于是他们靠着这样令人无语的默契不约而同地选择同时丢弃了那再不堪重负的、他们曾经并肩共济过的破旧小船,理智地爬上了两端的岸堤。

 

 

 

饶是如此,也挺教人难受的。

 

 

 

黄少天讲起电话来丝毫不吝啬电话费,好在他很有趣,同他聊天总是愉快且不让人心生厌烦的,喻文州没什么要紧事,也就没有包袱,挂断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大半个小时过去了。

 

 

 

他挂了电话,抹了抹屏幕上呼出的少许沾湿水汽,看到列表里多了一个对话。

 

 

 

“【王不留行】

 

没吃早饭现在该饿了吧,我顺路帮你带饭了?”

 

 

 

是一条私聊,差不多是他刚接电话没多久的时候发来的,见他没有回复,也没再说多余的话。

 

晾了别人的好意这么久,喻文州有些歉疚,忙回复道:抱歉,刚来了个电话,才看到。

 

 

 

他本想着都过了这么久,也不好再答要或不要了,结果王不留行很快又发来了回复:多带了一份饭,我现在正好回宿舍,我给你送过去?

 

他们本住同一层楼,见面是很方便的。喻文州有点意外,但也没有拿乔,大方收下了这份好意。

 

 

 

他跟王不留行在假期里就有点交情,在王杰希“奶爸”称号没打响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十分聊得来。从某种程度上讲他们有很多的共同点,爱好与关注圈也很类同,不愁没有共同话题;从性格上说,两人都属于细心、好相处的类型,外表上喻文州是个非常温和的人,但是骨子里反倒是王杰希更体贴一些,喻文州的温柔在于处事,而王杰希大约在于为人。

 

 

 

在未见面前,喻文州也有一点好奇王杰希的样子,头两次聚会都没见到人,这次终于会面,才发现两人曾有过略显尴尬的一面之缘,喻文州自己觉得这缘分倒还挺有意思的。

 

 

 

*

 

那天吃了王杰希带回来的豆角孜然牛肉饭果腹,又欠了先前一杯饮料的邀约,喻文州便约了王杰希周末吃饭,对方很爽快地答应了。

 

 

 

周六,王杰希出了图书馆,便看到一个瘦长的身影站在树冠的阴影里看书等人,阳光从绿叶的缝隙间透下来,在灰白的水泥地和穿着白色印花T恤、深蓝色牛仔裤的人身上投下斑驳、泛金的光影。

 

“来了?”听到脚步声,喻文州合上书,塞进包里,冲王杰希笑了笑,“走吧。”

 

 

 

 

 

喻文州刚来B市,不是很了解R大附近的饮食,这家餐厅是张佳乐前辈倾情推荐给他的,可惜前辈也许久未来,错估了餐厅周末的火爆程度。他们去得不算太晚,可是位子都已经坐满了,外面摆着小板凳拿着号的客人排了好几溜。

 

 

 

王杰希家在本市的缘故,平时也少在学校附近吃东西,见这阵仗同是有点诧异,思索了一阵,问:“你饿吗?”

 

喻文州摇了摇头。

 

“那我们可以看一场电影再来吃。”王杰希指了指胡同口贴着的简陋海报。

 

喻文州表示没有异议。

 

 

 

*

 

这里是大学城附近的商业中心,吃喝玩乐一应俱全,出了餐厅所在的胡同,拐角就是一座挺大的电影院。王杰希买完票,从人堆里走出来便看到喻文州抱着一桶大爆米花等他,不知怎么的觉得心情颇佳。

 

 

 

他跟喻文州相处起来并不生分,一来二往甚至有种多年老友般的舒适感,虽再一见如故也是新识,但这反倒让王杰希觉得像多了几重新鲜的惊喜似的,每次看他,都好像会生出一些不同的感觉来。

 

 

 

他们来得稍稍迟了一点,却十分凑巧地还能赶一部刚开始放映的电影,补了两张位置有点偏的后排票,在一片漆黑里摸进了座位。

 

 

 

他们看的是部国产电影,片子前段时间在网络上疯狂宣传,大腕儿不多但打着青春牌,对于正享受青春的年轻人来说是共鸣,对踏上岗位的社会人来说又很是唏嘘,总之算吸引人眼球。

 

王杰希和喻文州都是五好青年,青春期过得中规中矩到乏善可陈,可是看着这电影,也横竖不觉得这种跌宕起伏有什么可羡慕,全是些无聊的把戏。不过两人都没把心里话讲出来,存在即合理,自己不懂大约也是没这样轰轰烈烈、无所谓牺牲地爱过。

 

 

 

喻文州想起自己高中与大学时代的恋情,和电影一比真是乏味极了,可是想起来也是很美好的事情。他轻轻叹了口气,伸手去抓了把爆米花。

 

 

 

抬起手的瞬间,他和王杰希的手一起卡在了桶里。

 

喻文州的手背还是和初次见面时一样十分温暖,仿佛天生就带着温和的体温。王杰希愣了一愣,看到对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也不知道是有什么好笑。

 

喻文州的眼睛弯了弯,像一抹皎洁的新月,王杰希便也笑了笑回应过去。

 

----------

 

真是矫情得不能行了的一章!!【倒地

 

我为什么要写上中下!严重错估了字数(严重错估了我的废话能力)!<下>要分123了orz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