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王喻/张喻】年度之歌<上>

[张喻前男友设定,不会着墨很多,如有不适请火速撤离……(张是张新杰)]

<上>

*

王杰希走进包厢的时候,屋子里正是个不认识的人在唱歌,光线影影绰绰,漆黑的天花板顶旋转的吊灯闪着颜色纷呈的彩光。那人侧面对着他,身形挺拔却瘦削,额发掩去了眼睛,脸上只剩晦暗不明又花花绿绿的灯光,以及头发、睫毛盖下的阴影。

 

他唱的是一首粤语歌,吐字陌生得仿佛来自另一个语言系统,皇城根下长大的王杰希不怎么能听懂。可是他觉得对方的发音很好听,唇齿间不用力却也不模糊的咬字,有种娓娓道来般的温柔。

麦克风离得不远不近,断句间能听见轻声的换气。

「良夜美景没原因出了轨 来让我知一切皆可放低 还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得到过又促逝 也有一种智慧……全年度有几多首歌 给天天地播 给你最愉快的消磨……」

 

“大眼,你来了?”

叶修刚嘲笑了张佳乐在桌面游戏上的三度战败,扭头就看到王杰希一个人杵在沙发边,便站起身,拿了盘膨化食品给他递过去,招呼道,“坐里面来,那儿还有空位。”

王杰希点点头,跟着叶修往人堆里面挤。在吵嚷的环境下他才猛然发觉,自己刚才出于对唱歌者不予打扰的礼貌而沉默地站在门口的行为,实在正经得有些莫名其妙。这只是KTV,又不是什么演奏会,显然唱歌的人也并没有很认真,后半首只是三句两句地哼着,间或还低头看看手机。

 

王杰希进去跟相熟的朋友们打了招呼,然后对着剩下一众陌生面孔点了点头,将刚才叶修给他的零食递过去让大家分。

今年入学的研一新生们活泼又热情,开学才短短一周,连叶修那么深居简出的人居然都已经跟他们混熟了,拉着王杰希给大家简洁地介绍:“王杰希,王不留行。”

 

秋季新学期伊始,王杰希家里因为搬家费了点事。刚开学没什么要紧事,再加上他本来就是R大所在的B市本地人,真有急事来去也方便,便干脆请了一周的假,晚了些天才来学校,也就错过了最初的“认亲”聚会。

王杰希今年研二,“王不留行”是他在R大研究生新生群里的ID,去年他刚从大四学长的身份毕业,搭个新环境的便车做个新人,今年就又晋升学长了,非赖在象牙塔里的日子真是如白驹过隙,越过越快。

 

王杰希这人有点老成,不太是那种能常开着玩笑与陌生人很快打成一片的类型,在群里话并不多,和新生们也不很相熟。不过本性使然,事情总有转折,有一次有个直系后辈在群里问了一些关于住宿和校规的问题,当时大家聊的话题天南地北,很快这个问题就被刷过去了,没什么人在意。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潜水窥屏的王杰希冒了出来,有条有理、事无巨细地把所有问题解答了一遍,还顺便将常见的问题做了个“Q&A”,提出很多有用的建议,简直扩展成了一章攻略,对于没提问题的其他新生来说也省了不少事。

顿时王杰希就从寡言的正直大哥变成了本群贴心奶爸,形象瞬间高大起来。

 

于是此时,大家都非常友好热情地发出了然的慨叹,接着纷纷报上自己的ID和姓名,让王杰希对上号。群里有几个R大本校直升上来的本就与他相熟的新生,但大多数都是新鲜面孔,这么多人一下子都记住挺难的,好在王杰希向来记忆力不错。

他微笑着一一点头应过去,却发觉少了一位。

当然其实少的不只是那一位,只是他记那个学弟记得比较清楚。

 

喻文州一首《年度之歌》没唱完,空荡荡的伴奏在隔音良好的室内碰着壁来回播放着,间奏里谢安琪的音还没消干净,模糊的旋律起起伏伏。

最后这位新生既不拘谨也不活泼,他就那么自然地走过来,向王杰希伸出手:“索克萨尔,喻文州。”

哦,是了,他在这。

 

王杰希也友好地伸出手与他相握。屋里冷气打得过足,他刚才还听到旁边的同学搓着小臂抱怨,可是对方手掌的触感却温暖又干燥,明明是快入秋的季节却带着春天的温酽。

 

很快这曲终了,下一首歌的前奏雷厉风行地切进来,是首大家都会唱的近期热门歌,大街小巷千遍百遍地放过,又high又上口,沙发两侧有人抢起了麦克风。

 

喻文州朝旁边的人指了指被众人遗忘在台子上的那个空余的麦克风,在对方“大恩不言谢”的眼神中温和地笑了笑。他转回头的时候旋转的光线刚好打过来,王杰希终于看清楚了他的脸。

 

是你?

王杰希有些惊讶地张了张嘴,他最初将索克萨尔记得清楚可不是因为这个。

可是很快他又把将要脱口而出的话咽了回去。无论如何上一回的碰面对喻文州来说都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王杰希是个体贴的人,当然不会叫人尴尬——更何况他想,喻文州未必会记得自己。

“啊,是你。”然而出人意料的,光线顺时针打到王杰希身上的时候,喻文州一眼就认出了他,并且毫不介意地提了起来,“上回有点仓促,忘了谢谢前辈的薄荷茶……改天还麻烦赏脸让我请回来吧。”

他的话说得过分客气,可是面上却没有露出一丝虚伪,满满的都是真诚。

王杰希愣了一愣,像是觉得对方挺有意思,又像是因为得到这个邀约而心情很好地勾了勾唇角。

“好啊。”他应下来。

 

“咦?你们认识啊?”旁边张佳乐勾着手指拉开一瓶易拉罐汽水的拉环,惊讶地问。

 

*

那对于喻文州来说着实不是什么快乐的场景,不过既然不是薄情之人,应当会印象深刻一段时间。

 

王杰希整个假期都在学校旁边的冷饮店做兼职,开始时不熟练的调饮料、冰淇淋的技法早就熟能生巧,机械式的叫人觉得无聊。

临近开学,学生们陆陆续续地返校,冷饮店的生意自然水涨船高地忙碌起来,王杰希有些忙不过来,再加上家里有事,便略带歉意地拒绝了店长好意的挽留,打算做满这个暑假就辞职。

 

他碰见喻文州的那天,正是他在职的最后一天。那日他如往常一般准时上岗,有条不紊、兢兢业业地完成最后的任务,在八月炎热的盛夏尾巴里调制着凉爽的冰饮。王杰希手下娴熟地工作,心里略微走神地想着,虽然有点枯燥,但这份工作能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也并不糟,比如隔壁小区居民楼那几个每到周末下了补习班就成群结队来店里吃冰,叽叽喳喳地看他泡冷饮的小学生,就十分可爱有趣,想到以后不再那么容易见到了,他还有一点不舍——然后他就在此时非常不合时宜地碰见了情侣分手的局面。

 

喻文州和张新杰在冷饮店的吧台前不欢而散,双方看起来都很冷静,可是气氛却降到了冰点,周围吵闹的人声都像是温热的气流碰到冰凉的玻璃杯,迅速液化成水珠簌簌地往下流般不可闻了。

王杰希当然不会去旁听顾客们的交谈,因此两人最初争吵的原因他并没有在意,只是在没人光顾的闲暇里,他听到戴着眼镜、穿着一丝不苟的年轻男人叹了一口气,说,文州,我觉得我们需要彼此冷静一段时间。

喻文州沉默了片刻,他的面相看起来总是这样温润、和气,可是事实上他此时并没有什么表情,惯常的微笑也没有挂起,只是平淡地答道,其实你知道,我们并不合适。

张新杰愣了一愣,很长又很深地看了他一眼,最后赞同地点点头,你说得没错。

 

之后他站起身,留下了还没有喝完的饮料,转身推门离去。

 

“这不像他,”喻文州低头看了看桌上两只成对的杯子,垂下眼帘无奈地吐出一口气,然后转头对站在吧台后的王杰希笑笑,“他原本总是会把饮料都喝完,像是非要遵循什么奇怪的原则——不过总有些事情是会变的,原则也可以被打破。”

 

王杰希点点头示意自己有在听他说话,然后沉默地摇了摇手上的容器,将冰凉的液体小心地灌入透明的玻璃杯,安上柠檬薄片作装饰,最后插上吸管。

“天这么热,喝奶茶会不会有点腻?”他仿佛有些多嘴地建议着,“换一换口味怎么样?薄荷茶,清热解暑。”

还能镇静情绪——虽然他觉得喻文州看起来已经很镇静了。

“算我请你。”王杰希将杯子递给喻文州。

TBC

总在午夜出没…………orz……


评论(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