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霓之旗

主王喻/修伞

[王喻王]直到天黑(一篇完)

“喻队?!”

王杰希被拉得一个踉跄,移出整步的距离,紧接着肩膀蓦然一沉,喻文州紧紧抓着他的手臂,足下脚步迟缓地擦过地上枯黄薄脆的落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他的下巴搁在了王杰希的肩头。

“砰!”

“砰!”

接连两声枪响,树上的麻雀被惊得振翅飞远,又拨拉下几片碎叶,王杰希和喻文州各自利落地解决了正分别面对着他们的最后两只兽人。

一切终于又回归平静。

听到靠在肩上的男人用力而缓慢地吐出了一口气,王杰希一手从口袋里掏出手帕用力按捂住喻文州右腰侧那个濡湿的血窟窿,另只手抱住了他略微下滑的后背,摸到凸出的肩胛骨。

“他们开始会使用工具了。”喻文州喘着气低声说,“这真是太可怕了。”

“海獭都会用石头敲开贝壳吃软体动物的肉,这群怪物也不至于那么蠢,”王杰希说,“总之他们不会制造。”

林子里妖风猎猎,几只刚才不知藏匿在哪里的野兔从他们脚边掠过,隐在疯长的野草里飞快地穿进灌木丛。王杰希左手揽捏着喻文州的肩膀,搀他走到一棵冠叶茁壮的树边躺下,然后独自站起身来,边四处侦查,边谨慎地走到了刚发生过激烈战斗的地方,从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兽人中某一只的粗壮五指中扒出一只用法简单的左轮手枪。

王杰希利落地卸开弹匣,里面还剩两颗子弹,要是再被什么东西捡了去,二人的处境就太危险了。他之前说什么海獭,显然只是一句安慰,使用石头和使用手枪当然是截然不同的技能。

这把枪大约是先前什么经过的人不小心落下的,正好被这怪物捡到——又或者枪的主人是被这怪物吃掉了。总之刚才要不是喻文州眼疾拉着他挡了一下,如果运气不好的话,这会儿他或许已经被一枪毙命和怪物们横躺在一起了。只是那人的身手总归还是差那么一点点,救得了千钧一发,还是伤了他自己。

王杰希很快把那只手枪收进衣服里,疾步走回树边,从包里取出矿泉水、止血粉和纱布,撩起喻文州被汗水和血液浸湿的黑色背心。

刚才的打斗让他们都受了些外伤,时间稍长一些的结了痂,和衣服几乎粘在一起。但是最要紧的还是那处枪伤,不赶快处理下是肯定不行的,出血量太大了,搞不好还会引起感染。

这种意料之外的时刻,他们是绝对不会好运到储存有什么麻痹类药物的,喻文州咬牙忍耐下来,细密的冷汗自额角泌出,他却没有闭上眼睛。他的手里还紧紧握着枪,机警地望着两人周围空旷的丛林。王杰希的额发和衣服也都被汗水浸透了,汗珠顺着他的睫毛流进眼睛里,他眨了眨,手上却一刻没停,也未有差错。

王杰希的动作又快又仔细,他为喻文州做好了紧急处理,将带血的纱布扔到一边,重新抓起枪。后者终于得空动了动喉结,咽了一口并不存在的口水,疲惫地闭了闭酸涩的眼睛。

 

探测仪稳定下来,指针停滞于安全的范畴内,兽人没再出现,四周也没有什么动静,之前乱滚的巨石彻底封了路,看来刚才那群兽人就是跟着他们闯进来的全部了。

王杰希暗自松了口气。出于多方面的原因,现在的他与喻文州两人配备的都只是最简单方便的武器,弹药携带得也不多,并不适合作战。

“谢谢,喻队。”确认了安全后,王杰希踱到喻文州身边坐下来。道歉和道谢的话在此时都显得有些多余,可是他总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其实现在不该这么称呼了。”喻文州平躺着仰望他,笑了笑,“不客气。”

 

王杰希和喻文州原本分属微草、蓝雨两支战队——这二者都是大陆上战绩累累的强大队伍,扫平过很多让人类恐慌的危机,在这一代百姓的心中是传奇,是英雄的队伍。而他们两人则曾在同时期分别担任这两支战队的队长职务,将队伍推上传奇的巅峰。

尽管联盟中的众多战队一向众志成城地为了世界与全人类在战斗,可是有了战绩,有了群众的呼声,也就自然有了大约能算良性的竞争。两支队伍的战斗力常被群众们拿来比较,坊间传言中也有不少关于他们彼此剑拔弩张的故事,说得丰满又生动,但事实上喻文州和王杰希之间并没有什么矛盾。

到了这两年,因为人类向来不可抗力的年龄问题,他们这批曾经风光无限、身经百战的三、四期战士都渐渐出现了体力与速度上的问题,陆续从一线战场上退了下来。

在这一批精英中,喻文州和王杰希算是不降反升的,“搞战术的就是不一样”,曾经做了喻文州很长时间副队的黄少天这样说。

从前的“死对头”一起调到了联盟总部,还无巧不巧地成了搭档,这件事情当了大家好一阵子的闲时谈资。

 

事实上除却几个月了还没改过来的称呼——其实此前他们也并没有谁刻意提出要改变这个习惯,多年的对手与盟友,“某队”的称呼尽管生疏,却带了些尊敬与欣赏的意味——总之除此之外,他们没有对角色转换产生任何不适应。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从战场下来转到偏文职的工作,对于实战不算强项的喻文州来说本就是极为合适的安排,王杰希又面面俱到,两人合作指挥的大战几乎攻无不克,也有上头的人说这样难得的两位战术大师,还是分流好,放在一起太浪费资源。然而这些也都只是未经审议的提议,两人才合作不久,尚在磨合期,未来不知还能有如何的爆发力。

 

太阳蹒跚地挂在西边远方的矮山之上,发出柔和的昏黄光芒。喻文州有些虚弱地冒着冷汗,王杰希帮他把敞着的外套扣紧,又把自己的迷彩衣脱下来,裹在喻文州身上。

“不用这样,”喻文州温和地说,“天黑了会很冷。”

“那就天黑了再说吧。”王杰希说。

喻文州没再反驳,这林子里昼夜温差大,现在的温度确实不低,只是他先前失血有些多,才觉得目眩发冷。

王杰希站起来,摸出口袋里的通讯仪器——果然,在这深山里,它就如同一个鸡肋的塑料壳。他皱了皱眉头,思考着要怎么和总部取得联系,报告这次意外,以及他们之前发现的一切。

“不用担心,进来前我给少天发了信号,还留了记号。”喻文州却不紧不慢地说着,表情里一副胜券在握的云淡风轻,“他会找到我们的。”

王杰希愣了愣,然后冲他点点头,坐了回去。真不明白这家伙是怎样在那种自顾不暇的情况下发的信号,他不是身手不快吗?

要非说不适应,这一点倒还真有点不习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微草都倚靠着王杰希,他擅长于安排一切事情,事无巨细,少有漏洞。这次他也不是没有想到要发信号,只是时间紧迫,情况危急,除了事后再作打算他一时间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还好,他多了位可靠又周全的搭档。

 

王杰希整理了一下背包,从里面拿出几块压缩饼干。他扶着喻文州半倚着树干坐起来,然后撕开饼干的包装纸,递给喻文州。

王杰希边啃着饼干,边想,有个搭档的感觉的确很不错。

不同于蓝雨战队中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双核模式,微草几乎常年来都由王杰希一人扛在肩上,这是个很沉重的担子,挑起来相当不容易。现在他将微草的未来托付给了有天赋又有能力的高英杰,可是对方也只是在这一两年中飞快长进成能够独当一面的小队长的,在王杰希还在的日子里,即便是他也很少能被称之为队长的搭档。偶尔王杰希也挺羡慕蓝雨这样的模式。

喻文州和黄少天配合无间,默契也非比寻常,简直传成一段佳话,就如同之前喻文州发出的求救信号,王杰希相信那不是一个正常发送信号的方式,因为没有人可以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做出那样的举动,唯一值得信赖的就是他与黄少天之间的默契。

 

所以,就算现在黄少天人不在本部,要救援他们需要曲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并不方便,可是在最危急的时候他还是会向那个曾经的蓝雨利剑求救。

 

夕阳渐渐落山,天边飘起红霞,染了血色的云朵藏匿在层峦叠嶂的山峰背后。即将湮灭光芒的太阳在最后的时间里燃烧着,橙红得像一只流油的咸鸭蛋黄。

这片林子里天黑得很怪异,不急不缓,像是完成某种交接的仪式,西边光芒坠下,东边便平衡一般地拉起黑幕,循序渐进地笼罩着整片天空。

 

气温也渐渐地降了下来。

 

“烤个篝火取暖吧,顺便防野兽。”喻文州说完睁开眼睛,才发现王杰希已经在拾柴火了。

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笑了出来。对手和搭档都是需要默契的,他是个好对手,未来也会是个好搭档。

 

王杰希用树枝堆起一座小山,点上火,木材在火苗中噼啪作响,冒出一颗颗火星,又很快落下去。王杰希走回喻文州身边,对方把他的衣服脱下来还给他。

喻文州的手指碰到他裸露的小臂,干涩的皮肤间通了电般冒出一粒粒的细疙瘩。

“快把衣服穿起来吧,”喻文州皱了皱眉头,似乎默认了那是寒冷所致,口气温和地说,“现在的温度有点低了。”

王杰希不再拒绝,从善如流地套上外套,挨着喻文州坐下来。

 

“看,长庚星。”王杰希忽然眯起他稍大的那只眼睛,对着西南方的夜空扬了扬下巴。

喻文州惊讶地顺着王杰希的视线看过去。天空光明与黑暗交织,影影绰绰的浮云遮掩了暮色,而在混沌一片的黑灰色中,一颗明亮的星星无比显眼地挂在空中,发着柔和、辽远的光芒。

那是一颗长庚星,在白天与黑夜的交界处亮起,等到黎明时它还会再次出现,那时它就会换上一个更加富有希望的名字——启明星。

时间推移,暗夜四合,他们渐渐找不到长庚星的光亮,可是很快天空中云雾散开,一颗又一颗璀璨的明星争先恐后地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几十亿光年外的星光冰凉、遥远,在未知的空间里静静呼吸。

 

自大地遭遇浩劫,每当入夜乌云都会遮掩星空,他们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星星了,地球像是宇宙间被脱离的孤独星球,在漫长的时光里消磨资源。

而那些都不过是一叶障目。

 

星星一直都存在着,并不因为什么可怕的兽人潮和僵尸而转移。在这偏僻的深山老林,他们还能看到童年时见过的星空,如同最华贵的黑色绒布上缀满的钻石。喻文州依稀想起小时候南方老家的池塘、柳树,混着蝉鸣的夏夜像是永远不会结束,老人们摇着蒲扇聊天,他穿着背心裤衩和伙伴们在院子里捉迷藏。他极有耐心地藏在一个石洞里面默默呆了很久,成为游戏最后的大赢家,回家之后妈妈心疼地给他被蚊虫叮了大大小小许多个包的手臂与腿来来回回地抹上药。

那些好像都是很久远的记忆了……后来背井离乡、加入战队、奔赴战场……

夜间抬起头看到的不是漆漆一团的乌黑,就是战舱苍白到刺眼的顶板。

真没想到这片大陆还留有这样的角落,能看到如此美丽的星空。

 

喻文州重新躺下来,右手枕着自己的后脑,仰望夜空,王杰希安静地坐在他身边。

“其实我想过很多次,什么时候才能再次看到这样的星星。”喻文州说,“什么时候这个世界才能恢复和平、平衡,变成它原本该有的样子……真希望,那一天早日到来。”

“会的。”王杰希与他的视线看向同一方向,坚定地说,“因为我们一直在努力。”

喻文州轻声笑了笑:“我也很无聊地想过,等到那一天,我会和谁一起看星星——虽然那一天还没有真的到来,我却有幸提前重见了这片星空……挺好的。”

他顿了顿又解释道:“我是说,和我一起看星星的人是你,我觉得挺好的。”

他的眼睛里挂着时常带满的笑意,亮晶晶的,温柔和气却又带着些促狭的意味,而在王杰希眼里又好像与往日有什么不同。

两人沉默了片刻,一片阴影遮住了喻文州的视线。

 

“王杰希?”

你挡住我的星星了,喻文州原本想这么说。可是越来越近地、越来越近地,他仿佛看到了什么和星星类似,只是更加亲近而温暖的光亮。

他发觉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去躲避。

 

王杰希轻轻吻了吻他汗湿的额发。

 

苍茫的宇宙,辽阔的大地,浩繁的生灵,一切终究会走向平衡而圆满的结局。

这样不平安的夜晚却让人觉得如此安全、坚定。喻文州在疼痛与心安中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漫漫长夜终将过去,西南角升起明亮到扎眼的启明星,预示着光明的到来。

 

“文州,天亮了。”

王杰希轻轻将他摇醒。喻文州眯起了眼睛,在模糊的感官中,听见救援的直升机隆隆的轰鸣声。


 

FIN.


自言自语:

速撸!

作死写了一个不很擅长的题材,只是为了满足自己“让一些自以为又帅又萌但估计没什么响应的梗变成文吧!”的愿望……(这句话真是狗屁不通)

因为没什么剧情大约只能算是个碎片,一篇完,要是哪天想不开了就再来继续开开脑洞补剧情。

开始是想写两个绝顶聪明的人谈恋爱,但是鉴于我本人的智商,我发现这对我来说有点难,于是主旨变成了单纯刷刷帅气值。好吧,似乎也并不是很成功……

而且一开始是想着自己在B市也生活好几年了,多多少少有些了解,写起大眼的故事应该会比较顺手,万万没想到自己开了个和地域完全无关的脑洞……

没写肉,应该算无差吧,就打了双TAG。

评论(5)
热度(64)